拼貼

底下的都是各種拼貼。

最近因為某種機緣(容後再稟),我被迫要重新思考什麼是 blog / 部落格,我跟部落格之間的關係。我認為應該要發展出某種抽象的概念層次、直接與寫作相關連,否則混同所有的部落格書寫、僅僅依照主題做出區分,恐怕難逃沒有辦法產生區辨力量的命運。

讀到瑞紅姐 <a href="Xletter 寫的〈豈止風流一角頭?〉,我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想跟正要去度蜜月的 pc 說,你看,倘若你們把一些重要的字早點翻譯推廣,現在大家表達這些情感回憶的時候就有好的表達工具了。(這算不算是職業病啊?)

阿公沒讀多少書,識字而已,但卻憑義氣膽識,一度儼然成為海口四方一霸,到處為人排解田界糾紛。鄉民大小爭吵,只要請「青山公」出面說句公道話,雙方就都服氣。多年前,有一次我奉阿嬤之命到鄰村「茄投」去辦事,那裡有位阿婆一聽我是青山公的孫女,就說:「妳阿公當年真會替人調解代誌『喊水會堅凍』!彼時陣,別人播田(插秧)是一邊擔四簍(秧苗)、雙邊八簍,伊一個人就可以擔一邊八簍,雙邊正好十六簍啦!——但是妳阿公實在是查某一牛車(女朋友一大堆),舞嘎嘛是有夠吃力(搞得雞飛狗跳)!」

閱讀的同時也讓我察覺我自己的閱讀習慣,如何在閱讀不同資訊時發展出差異的速度感與細節程度。你可以想像所有的文章,都加上了 Google Map 那樣的放大縮小尺度的調整功能嗎?例如閱讀鐵志的〈【散文】知識迷宮〉,我如果這時候想要閱讀知識迷宮的細節時,我能否放大哥大的那棟大樓看見細節?(例如,其他的哥大前輩在網路上的討論與心情)

昨天晚上讀了水鳥君〈美國共和黨的科學戰爭〉,遂觀賞了由 UCTV 播映、UCSD 科學史教授 Naomi Oreskes(她有論述氣候變遷的文章:BEYOND THE IVORY TOWER: The Scientific Consensus on Climate Change,值得一讀)所主持的訪談節目,訪問 Kerim 曾經提到的《共和黨的科學戰爭》(Republican War On Science)的作者 Christ Mooney。很棒的訪問,很精彩。最後結束時 Mooney 說出他的信念,於我心有慼慼焉:

We just need to not distort the information, in order to justify something we already want to do in the first place. So let’s just get the information right.

相對於閱讀的同時,電視上正在反覆重複地播映台灣第一女婿連續劇。我在想,有的時候當我開車,那種找不到節目聽的感覺真的很痛苦。有了 iPod、vblog、Podcasting 改變了我很大一部份的人生。我們搜尋了 Google Video 跟 YouTube.com,不僅找到了押井守的《御先祖樣萬萬歲》、好看的世足廣告,還找到了多年前大江健三郎的柏克萊演講、Al Gore 上 TheDailyShow 跟《南方四賤客》、超級盃中場的 Lost 檔案廣告 MTV。網際網路對我的意義就是在於:我再也不用擔心沒有東西可以閱讀、可以看了。台灣的知識分子、文化工作者,你們在那裡?你們可否也創造很棒的內容,來讓我們自己閱讀、觀看與聆聽,收錄在 iPod 裡面?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在網路上找到馮建三老師批評媒體、介紹古巴,看到陳光興談論亞洲、畢恆達介紹性別與空間?我看 UCTV,讀 Mooney 批評共和黨,那台大、中研院到底在那裡?

最後,討厭的 Lost 真好看。第二季已經全部播映完畢了。

拼貼結束。

廣告

2 thoughts on “拼貼

  1. 再來廣告一下,我覺得UC的Conversation with history 節目實在是不錯,大家來聽跟Joha Searle的訪談吧,聽他談哲學與大學教育

    I have to say I think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hat I try to convey, and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any professor can convey, is to exemplify a style of thinking and a mode of sensibility. It’s what you provide an example of that is as important, and in some ways more important, than what you actually say explicitly

    But now we’re telling otherwise innocent children, “Look, you came from this background, that’s who you really are." And I think to say that is to abandon one of the fundamental advantages of the university education, namely, before we told you, yes, okay, you came from this background, you can be proud of this background, we’ll offer you something better. We’ll let you , giving you the resources of the whole of human history to redefine yourself

  2. 讚。不過這好像該給大學生來看看,到底大學重點是啥:redefine yourself, not the reconfirm your(past)self. 你家裡多有錢、多帥多「美」、有多少資源可以動用、是不是原住民,這些都是你的 past self;而 Searle 老先生所說的大學,其實是重新換個人、調養身體的機會。

    唉,現在是大學生的讀者們,你們要好好把握啊。(流淚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