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 多樣性的生與死

「每一種語言的滅絕都會造成一種獨特的文化、歷史及生態知識無可挽回的損失,每一種語言,都是一種人類對世界經驗的特殊表達…每當一個語言死去,我們就少了一種可以理解人類語言、人類史前史以及維護這個世界多樣生態體系結構及作用模式的證據。而最重要的是,這些消失語言的使用者,將會經驗到他們語言的滅亡,也就是他們原初種族及文化認同的滅亡。」

Voyu Taokara Lau 著,〈多元的美麗與胸襟〉,《人籟論辨月刊》2006年7-8月號。將加泰隆尼亞與北管戲曲、保生文化祭並置,對比出南島語系的寬闊文化胸襟。

「如果不是兩側的投影幕,北管戲的發音,聽在觀眾耳裡,有如異星或梵語的絕響,那是一種古老而走調的北方官話。所謂走調,是裡頭找不著現時北京話裡的捲舌音和唇齒摩擦音,而不時穿插的道地Ho-Ló字詞則和蛻變的北方腔口交織為一,只是你來我往的對白及唱作,除了粉墨登場的演員幾無人通曉,它以這島上傳統戲曲的身份隸屬於台下的人民,又戴上音腔的面具,保持若即若離、不全然歸屬的關係。

北管戲文的生發,雖然不是在台灣,但不正是文化交融的產物嗎?中國北方的官話到了長江以南,變化成了獨特的腔調,然後跟著先人渡海來台,再次糅合,如今這個音響,只活在一齣齣的古老劇目之中。」

讓文化生與死,就在隨手可及的一念之間。

(更新)感謝新郎官 pc 提供:Voyu Taokara Lau 另外的網址在 http://blog.yam.com/senghian

廣告

2 thoughts on “[更新] 多樣性的生與死

  1. when i work in office, most of my colleagues speak catalan most of the time, so even i know a little bit spanish, i still have no idea what they are talking about.

  2. The President speaks Holo when he wants to defend himself on TV, and the Major / KMT Lead Ma attacked him on that the day after his public talk. Speaking mother tongue is still a “sign" of non-communication for the other half of Taiwanese people.

    It’s really complicated, I think, in Taiwan. I wish people can use two languages to express the sincereness (ha, I am really dreaming)

    best, ily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