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ing and memory

In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sequel book right after a decade: Information Anxiety 2, Richard Saul Wurman defines what is learning, and what is memory:

“A revolution will occur in gaming. We’ve evolved from Pong to Sega and Nintendo, to Sony PlayStation, now to PlayStation2 and the Microsoft X-Box. The intriguing development will be a change in demographics, as these machines and their software — now directed primarily at males of ages 10-18 — will extend to both females and males from 18-80. While the interfaces evolve, the software will move beyond violent games to business gaming, problem solving and decision-making, vicarious travel, and ultimately to flying through information — perhaps all human knowledge. What began with simple games will result in the most powerful tool for learning, strategic decisions, and navigation (virtual or real) invented to date.

However, beyond any technology, what we have to remember when dealing with information, is that it all comes down to having the right attitude. We have to give ourselves permission to seek out and accept only that information which applies to our interests with a heavy focus on interest connections. Nodes of connection opportunities at each thoughtful breath. When we accumulate and organize information around our interests, and consequently reject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 overwhelming onslaught of raw data and understand the differentiation between data and information, we will be able to learn what we desire to know so that we can design our lives.

Learning is remembering what we’re interested in.

Memory is what we are ultimately made of. That memory needs an organization that comes from our personal vision — eyes with thoughtful filtering lenses, ears with our own frequency, and finally, brains of Velcro tuned to our personal interest connections."

While reading the paragraphs, I appreciated its simplicity and it inspired me with several thoughts. I think about a friend in travel who is going to Italy at the end of May, and another friend confused by her boy friend ill-treating her and waking-up in the midnight. These thoughts just fast flied through my mind in watching the fine-carved fonts printed and the beautiful layout of the paragraphs. I myself is figuring why.

The first lady who’s visiting Italy is seeking in her annual travel plan and participation of activities concerning understanding / saving World-wide civilization heritage sites and cultures. Comparing to her in-house MIS work, those ancient stories and antiques are treasures to settle herself in. In understanding her trajectories, I can experience that kind of world from her eyes. What is she looking for? A separate reality to everyday life only? In the years of our discussion, my understanding toward her life is starting from “the difference" (comparing to her normal life) shifting to “the same" (connecting with other people’s lives elswhere). Could that be a evolved form of a game?

The other friend is suffered from her boyfriend. He ill-treated her. Maybe in a non-violent form, but from Bateson’s perspective, it’s a psychological torture — non-verbal logic-typing “violence". I believe it’s a man’s will enforced on other person’s behaviors. My friend is trapped in such a loop and couldn’t get out. If we want to get out of such circle, we need first to empower ourselves, and language / logic is the first energizer we must take. In some scenarios like military services or other totalitarian institution context (i.e. school, class or hospital, and jail: total institutions), we do fail and “play the game" — follow the rediculous rules set by others. In playing these games, we use language and behavior to interact with the environment and learn from them back in. When listening and thinking about my friend’s suffering, I wonder could she play her game little by little? Is there such a game for people to practice trial and error?

Those digressions contrast the main theme of Richard Saul Wurman’s words: learning, and memory. In a world of over information, of attention economy prevailing, he said “learning is remembering what we’re interested in." My friends, they are carving and (re-designing) their lives in traveling and confusing. They are learning, just like the online game playing kids. Just like office game playing. “Odd girls out" sort of friendship game playing. And others.

In converging from the scenarios and thoughts, the landscape shown post-clouded calmness and bright-shining. Maybe the story could be told this way:

Learning is forgetting what we’re not interested in.

And in designing “things", maybe I could help people dive into “learning" and build their own memories. Moving from telling stories to building memories, this might be a big leap psychologically and psychiatrically.

Internet News: Ignoring Colbert

I didn’t saw the “Helen Chasing" part of the Colbert show in WHCA‘s 2006 White House Correspondents’ Association Dinner. After I saw the whole clip on google video / C-SPAN, I start re-thinking about Colbert’s action and its meaning. This time the target is even bigger: not only the host (Mr. President), the entertainer, the party, the Internet, and now including the media.

Peter Daou said in Ignoring Colbert: A Small Taste of the Media’s Power to Choose the News (The Huffington Post):

“This is the power of the media to choose the news, to decide when and how to shield Bush from negative publicity. Sins of omission can be just as bad as sins of commission. And speaking of a sycophantic media establishment bending over backwards to accommodate this White House and to regurgitate pro-GOP and anti-Dem spin, I urge readers to pick up a copy of Eric Boehlert’s new book, Lapdogs. It’s a powerful indictment of the media’s timidity during the Bush presidency. Boehlert rips away the facade of a “liberal media" and exposes the invertebrates masquerading as journalists who have allowed and enabled the Bush administration’s many transgressions to go unchecked, under-reported, or unquestioned."

Peter did a good job in re-walking through the routine and pointing out the important points. And hearvily criticizing the media that “omit" Colbert. What do you think?

尋找表現的形式及其他

昨天朋友 A 來家裡,正巧碰上他們的片子(其中「綠的海平線 | THE EMERALD HORIZON」台灣少年飛機工的故事,我曾在國史館台灣文獻館的書中讀過)在重播:「Discovery Channel 台灣人物誌:林懷民」(PORTRAITS TAIWAN: LIN HWAI-MIN)。心裡想,真巧啊。其中有一段在談薪傳前後的創作過程,林懷民在尋找表達自己這一代年輕人的方式…的那種苦悶。

我覺得很像我們前幾天一群人共同在敲打一個主題的過程。一群各自彷彿有點甚麼的三十歲青年,都在各自的系統中掙扎。堅持真實與事實的樣貌,而必須尋找出那不是屬於別人,對自己、並且對作為集體的自己(collective self)的一種表達的方式。

我印象很深的是那張雲門薪傳(Legacy)的海報。青年舞者的臉。

其他我讀到關於林懷民的文章,也特別記下來(感謝「背後歌」):海這個 moment,林懷民爆了!背後歌)。我特別喜歡這幾句:

一個文化起不起來,和媒體有很大的關係。現在只有吵架的文化,連語言都沒有。…記者寫稿,也不必再講求文字,結果是政治人物沒有語言,媒體沒有文字,一個社會裡文化最底的proper language都喪失了。你被人統、或變成別人的五十一洲,I don’t care!現在連語言都沒有,很慘。

社論有時寫得好,有時不好,可是以前于衡(編按:前聯合報採訪主任,去年底過世)那個時代,這些東西哪裡是這樣玩的,真的是推敲出來的,現在只有立場,其他統統不重要。一個是行銷立場,一個是政治立場,中間的質感跟講究都沒有了,沒有講究就沒有文化教養,怎麼玩都可以。每個人都很挫折,知識分子全面的挫折,那很恐慌很嚴重。

這裡可延伸一個問題,有沒有人一言九鼎,聯合報有沒有栽培各種的專欄作家。

中國時報有南方朔、陸以正的文章,你必須看,那不是年輕記者「反射性」寫出來的,可是聯合報看不出哦,張作錦已經是移到副刊去寫。如果你培養專欄作家,你要掐著他跟著你的政治立場走,那他也沒有credit,還是要騰出自由言論的「租界區」吧。整個社會都沒有知識分子的領導者。

所以變得很有趣,前面在演政治連續劇,後面的表達方式是不負責任的讀者投書,中間沒有人在說話。

全世界那裡有報紙沒有專欄作家的,不可能的。社論之外,還是要有一言九鼎的人出來講話。現在大家都奮不顧身跳進去,媒體也是,台灣最糟糕的是,像這回林義雄出來講話,已經是無效的,連馬英九,計程車司機也在罵他不沾鍋。報紙當然要有一、二個名人出來說話,但如今沒有所謂真正的大老,只有一群亂七八糟的記者組合起來的一個亂七八糟的媒體。

你不培養,就沒有;以前難道不是報紙培養出來的嗎?你用三年試這人、試那人,而且要跟他講清楚,你在我們這裡開專欄,就不准去上電視……我喜歡《壹周刊》的作法,每期給劉大任、張惠菁一千美金,就養起來在那裡,他講一點藍的不好的,你也要聽。以前王伯伯、余伯伯(指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會去那些人的家裡拜訪,他們在辦公室很威嚴,但真的禮賢下士,陶百川就是這樣出來的;「神明之所以靈,是因為大家拜出來的」。

我在乎台灣有沒有一個聲音,是大家願意去聽的。這需要培植,要給他很大的空間,不然就愈來愈薄。

這是林懷民先生跟聯合報王社長對談的紀錄。有沒有可能那種聲音不在報紙上、不在被「培養」的溫室裡,而是在網路上的野地中?大家如何傾聽野地中的聲音?

民主停滯不前的公民教學手冊:America (The Book)

有些書你會寫在 blog 上,有些你會擺在書架上,但是有些書你只會擺在心裡。有些好看的書(但是你說不出來為甚麼好看)、想看的書(但是你搞不清楚為甚麼想看)因為說不出來搞不清楚,所以就安靜的待在那裡。這本書就是那種讓人好笑地說不出來、搞不清楚的書。

這本 2004年美國大選時的暢銷書(而且好像暢銷了很久,Dora 你知道那裡可以找暢銷多久的資訊嗎?):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 Presents America (The Book): A Citizen’s Guide to Democracy Inaction (Hardcover) 。我們最近在一次關於書的聊天中,談到了這本兩年前的經典暢銷書。它以奇特的撰寫方式攫取了我的注意力;也是基於同樣的奇特性,我幾乎無法平靜而順暢地介紹它(而不笑出來)。因為每一頁每個圖表與文字,都彷彿是 80年代迄今各種策略的文化游擊行動(culture jamming,英文字珠璣集譯為「文化干擾行動」)之集大成。

你可以連到這本書的官方網站:Comedy Central: 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 – America (The Book),下載預覽章節(學習指引第 1-4 章第 5-9 章,與「認識你的遊說專家」特派記者 Stephen Colbert教你如何穿著、言談舉止像個電視新聞記者)來認識一下這本奇書。當然,wikipedia這本書的條目介紹有關它的爭議(例如第98-99頁你可以替脫光光的九位大法官穿上法官袍、找回他們的尊嚴;第160頁 Mallard Fillmore 記者鴨被稱為政治諷刺漫畫陣營中的白宮好朋友)與章節內容。

在當年 Amazon.com電話訪談中,Jon Stewart (可以瞧瞧迷哥迷姐架設的 Jon Stewart Intelligence Agency 情報局了解他有多受歡迎)解釋(他有解釋嗎?)了他選擇「教科書」這種「文體」的理由。

“I mean the thing about it being a textbook is the interesting part…. So many books now are these polemics. And we wanted to sort of find the polar opposite, the emotional opposite of kind of the kick-in-the-groin political diatribe. And we thought the textbook would be the perfect unemotional structure to kind of examine the system as a whole.
我的意思是:把這本書製作成一本教科書,實在蠻酷的。…所以許多書現在加入了這些爭論。我們也希望找到對立的、情緒上相對於「撩陰腿」啊、政治口水戰之外的一種可能。而且我們也認為,教科書將會是整體檢視這套系統的一種、很完美的非情緒化結構(unemotional structure)。

Plus we wanted to put in one of those things where you get to write your name in–My Book, This Book Belongs To–that kind of thing."
再加上我們希望這本書是那種,你可以把名字寫上去的—「這本書屬於誰誰誰」—的那種書。。

2004年之後,政治諷刺文體繼續越來越盛行。可能伴隨著對美國當前政治抗爭的越來越熟練與無力,Jon StewartThe Daily Show 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除了一般認為等拉特曼(David Letterman)退休之後,Jon Stewart 會接下一線寶座之外,2005 年 10 月 The Daily Show 團隊中的「專業特派記者」“Stephven" Colbert也獨立成立了一個節目 The Colbert Report。這個節目開播所介紹的合成新字,也是解析當前美國布希總統治國的重要觀念:truthiness(真相感,真相的那種感覺,情緒上透過本能就知道,無須任何證據與理性的思考),馬上影響了美國的日常英語使用,在2005年底與2006年初被紐約時報美國方言學會(American Dialect Society)獲選為表達年度時代精神的一個字。這位在 America(The Book) 當中處處專業演出、告訴你全美國最爛的總統是誰的特派記者,獲邀在2006美國白宮記者聯誼晚宴上有20分鐘的脫口秀。他正式撰稿並且當著布希總統的面反諷演出正面奉承爆笑演講,不僅主人沒有面子、大家笑得開心,而且這段演出的更成為YouTuBe下載觀賞第一名的節目,Google 也觀察到跟他相關的關鍵字搜尋也爆增流量。Salon 的記者也為他製作了一個 Thank You Stephen Colbert的網站。

這才不過是天才的美國白宮記者晚宴 4 月 30 日到今天的事情。從2004年的美國爆笑公民教科書到2006年的電視現場演出,我的感想是:時勢造英雄,好的創意/作品是不寂寞的(哈哈哈)。

「獨教番童工舞唱,強留沃野長蒿萊」

1935年11月5日,林柏壽由花蓮返回台北途中,贈予林獻堂詩,被記載在林獻堂的日記(「灌園先生日記」)中。我們不太確定林柏壽先生所撰寫的這詩句中的「工舞唱」是否意有所指,但是1935年10月10日開始,台北市公會堂(現中山堂)正式揭幕的是「始政四十週年記念台灣博覽會」

「這場耗資1,119,407元的博覽會,在五十天的會期中吸引了2,738,895人次到台北市的主展覽館參觀。」

呂紹理先生在《展示台灣:權力、空間與殖民統治的形象表述》(Exhibiting Taiwan: Power, Space and Image Representation of Japanese Colonial Rule)一書中介紹了博覽會的歷史與台灣-日本之間典藏、消費、觀覽的殖民糾結。在「第四章:攬鏡自照」中,他從各個角度整理了各方面對博覽會的反應,其中討論並引述林獻堂先生的日記,以此來瞥見面對當時那光彩炫目國防民生等新科技展示時的複雜態度:

「如果我們回想舉辦始政四十週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的主要目的,在於推動新一波的南進政策,此一政策包括了向東南亞的發展、開發東台灣,以及進一步強化『同化政策』,就可以知道林獻堂日記中的話語,乃針對南進政策中,台人無法進步參與的問題,他憂心在此政策下台灣土地資源將進一步被日人所奪,他也一針見血地指出,儘管總督府在農業技術上銳意改良,然而人口增加、耕地日漸不足,即使再好的農業技術,『農事之改良實難奏效』。亦即農業問題不僅僅是『技術』問題而已,更涉及了『分配』問題。在始政四十週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光彩奪目的展示內容中,清一色謳歌農業改良技術的成效,對於『分配』的問題卻隻字未提,這才是博覽會展示中掩蓋真實社會的面向,而他錄下林柏壽贈詩之句『獨教番童工舞唱,強留沃野長蒿萊』,正是對此一問題的批判。…不過,博覽會所欲傳遞的訊息極為豐富複雜,它也包含了種種新知新技術的展示,對於青年學子而言,是很好的學習機會,因此他才鼓勵並安排一新義塾的學生要北上觀覽。林獻堂日記所流露的,應是他對於博覽會『選擇性接受』的一種態度。

《展示台灣:權力、空間與殖民統治的形象表述》(Exhibiting Taiwan: Power, Space and Image Representation of Japanese Colonial Rule),呂紹理著,麥田出版社,p. 288。

買了這本書之後,我忍不住一直想找機會在我的 blog 上面介紹給來這兒造訪的網友們共享。可是一直找不到時間,也找不太到一個恰當的切入點。透過部落格介紹書籍有個難處:若是找不到那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所譬喻的「刺點」(punctum, in Camera Lucida)[1]而只是直接平鋪直述,就會顯得專業而疏遠,少了一點人味與趣味點。優秀的書,更需要花費心力來找出那適如其份、恰當而準確的表達方式,來讓人們接近與感覺。除了自己的工作面向上對這本書的興趣,我很感激有這樣一本分析闡述「展示」的文化政治議題之外,我更關心的是,一本書的內容如何直接地與我們的日常生活對話。如果一本書有能力做出真實的對話,那麼接下來就該是我們轉述者的責任了。

電影導演、政論家王正方刊登在人民網「從金鼎獎看台灣政治的可笑」的評論這樣說:

(金鼎獎)入围的96本图书,书名中有“台湾”二字的共35部,有关台湾的书占1/3强。如果除去童话书籍,则是51本入围书籍中,有29本的题目带有台湾字样,比例更高达57%。单就人文类书籍这一个项目来看,入围的5本书名分别是:台湾西方文明的体验、展示台湾权力空间与殖民统治的形象表述、台湾来电、殖民地台湾的近代学校、台湾鱼故事。简直是无书不台湾!似乎要受到金鼎奖评审委员的青睐,最好和台湾有关系。…

….台湾的书商已经在抱怨了,有关台湾种种的书籍,很难销往香港、东南亚或北美洲的华人市场,岛外的读者对此兴趣不高。其实何止如此,借问一声,金鼎奖人文类入围几本书:展示台湾权力空间与殖民统治的形象表述、殖民地台湾的近代学校等“优秀”图书,总共有几个人看过?何必自欺欺人呢?

我不是政論家,所以我無法評論金鼎獎的政治化問題。但是就一本優秀的著作來說,不透過內容的討論來做出肯定或否定評述,這是我沒有辦法接受的。我也許無法論述整體文化政治化的是非功過,但是讓更多的人有機會看到這些書裡面精彩的部份,這是我可以盡到的一點小小的責任。

因為台灣的過去我們了解的實在太少了。不是嗎?

令人警醒的長久原則

昨天重新閱讀「長久基金會」(Long Now Foundation) Alexander RoseMCN 2005 的演講投影片(Design for Longevity),裡面有很令人讚嘆的思想結晶。關於「長久數位資料儲存的原則」(Long Term Digital Data Storage)。

「如何讓原本就是數位的資料(born digital)能夠保存,數位化的資料有著一些完全與類比資料相反的原則:

1. 移動儲存(Movage):以移動為原則的儲存方式。資料必須保持移動(stay mobile),才能夠繼續活下來(stay alive)。離線的儲存方式例如 CD、特別是磁帶已經是「宣告死亡的媒體」(dead media)了。應該要避免這種儲存方式。
2. 對數位資料來說,資料存取常常等同於資料的生命(Access often equals life)。除非人們存取與運用資料,否則資料就將過時並且行將作廢。
3. 任何東西不是開放源碼(Open Source),就定義上來說,其生命週期就是只能延續有限的時間(time limited)。專屬軟體(proprietary software)與專屬檔案格式的商業模式是與長久保存相違背的。」

這些精鍊的話語實在讓人警醒。現在的人們每天的作業幾乎很難離開電腦。每天我們都在處理資料輸入與輸出的動作。這些數位化的資料,也就是所謂的 born digital 資料,很難想像他們的生命週期竟是如此短暫。email 往返使用 Outlook、構思企畫案整理計畫使用 Word 彙整繁複多層次註記的資訊,但是這些資料幾年後便煙消雲散。

我最近在閱讀與思考「書目」(bibliography)這件事。彙整特定主題的書目,自己在文章撰寫中使用以及與別人互通共享。彙整的工具有哪些?怎麼樣的環境最適合工作流程的順暢進行?而當一切忙碌結束,工作的成果會用什麼方式保存下來?我所使用的工具如果不再更新,停止作用失去生命,有什麼共通格式確保這些資料仍然可以被其他的軟體使用?根據這些思考與朋友 Kerim 的推薦,我選擇了 BibTex 作為交換的格式,JabRefBookendsCiteULike 三套不同邏輯與平台的軟體共同管理我未來至少五年以上的書目整理環境。

email 每天使用的更為頻繁,倘若要跨平台、處理到共通格式與多軟體,問題也更難掌握。目前透過 IMAPMail.app、webmail、加上 Mozilla Thunderbird 處理數 GB 以下的資料已經有點捉襟見肘;難怪 Gmail 變成很多人們的最終避難所。網頁瀏覽顯然 FirefoxSafariDel.icio.usNet News Wire Lite 已經使用情形趨於穩定(有時間再最佳化吧),當能夠思考五年以上的時間時,花錢採購必要的軟體就是一種愉快的解脫了。

如果你所處心積慮、用心良苦所經營的這些工作,十年後完全灰飛湮滅,就算給你很高的報酬,你還是會像現在這樣地去全心投入嗎?

Game 2.0? 遊戲中的社會性網路實例

時尚蜂巢(StyleHive.com)的口號標語是:「購物癖/血拼狂的社會性書籤服務!」(“Social bookmarking for the product and shopping obsessed”);這是一個關於在網路上尋找與分享新奇、新鮮事物的興奮之所在。有趣的是它滲透到遊戲平台 Second Life 裡面。你可以從展示影片中看到 StyleHive 所建立的展示間,並且裡面的商品都是使用者所選擇的熱愛(書籤)以精心調製的 3D 影像展現。

所以你可以在虛擬的遊戲中實體地逛街。並且看到的展示空間是獨特無比(外面真實世界也看不到啦)。

重點不是 3D 遊戲空間比真實世界「還要真實」;重點是兩者之間的互融,創造出一種網路(遊戲)空間的獨特性。網路(遊戲)空間再也不需要跟真實世界相比,它就是真實世界。真實世界(例如 StyleHive.com 的網站)未來可能呈現的是 Second Life 裡面的票選結果。3D 呈現的商品景象是一種「誠意」,展示給願意相信的使用者一種許諾:「放心把時尚風潮(或其他的問題)交給我們吧!等會兒我們就把這個世界弄得更完美了」。

誠意,就是去打造一種信任關係。懂得經營誠意系統,就能夠編織營造綿密的交換體系。在這點意義上,這個展示館還蠻人類學的…. 朋友 S 曾經告訴我,線上遊戲平台就是彼此不爽、成群結隊黨同伐異地打來打去。系統管理者所需要作的事情,就是有系統地製造角色與團體之間的對立,讓使用者花更多的錢購買點數延續線上生命。就同樣這點意義來說,目前的線上遊戲平台成功地(很有誠意地)創造了一個打來打去的世界。人們相信上去可以好好打一場仗,好好發現怪物與異形(其他隊伍?)發洩一番,好好地擁有 Second Life。

未來我們還會在線上(遊戲)中擁有其他的關係嗎?還是,早就已經發生了….

IdeacodesMax Kiesler 寫了這篇消息。我閱讀的是 Emily Chang 與 Max Kiesler 的 Web 2.0 訪談錄eHub Interviews Stylehive

[更新] 「數位鹿場 1704」與「坎那沙塔奇抗爭史」(上)

在西元1704年2月29日破曉前,大約三百名法國與原住民聯盟的軍隊發動奇襲,攻擊美國今日麻塞諸塞州鹿場、也是波肯塔克家園(Pocumtuck homeland)的英國聚落。歷史上稱之為(印地安人對白人的)「鹿場大屠殺」(你也可以參考對美國西部拓荒時期原住民與白人戰爭中所謂的大屠殺的詳細解釋)。為了讓紀念這個影響歷史的重大事件,避免後代子孫遺忘過去,於1870年成立了波肯塔克山谷紀念協會(Pocumtuck Valley Memorial Association)這個組織與博物館。2003年,協會與博物館共同推出了網站:鹿場夜襲事件:1704年的許多故事(Raid on Deerfield: The Many Stories of 1704)。這個網站獲得了龐大驚人的迴響與許多獎項

美國聯邦政府博物館、圖書館與文獻檔案館機構(IMLS)以學習機會計畫 Learning Opportunities Grants(現在補助計畫名稱改為美國博物館計畫 Museums for America補助了鹿場博物館在「兒童發現中心」(Children Discovery Center)製作互動式親子與教學課程,並在2004年對外開放。補助的目標是「啟發年輕人探索過去、訓練批判的思考能力。該中心也將針對參觀者豐富地展示歷史事件,連結到日常生活中,並啟發人們對歷史的熱愛與終身學習的興趣」。IMLS 也邀請鹿場博物館計畫專案經理 Lynne Spichiger 參加 Web Wise 2005 研討會,並在會中演講

長期合作報導 IMLS年度成果展研討會Web Wise 的網路知名刊物FirstMonday,在 Web Wise 2005 的專題中刊登了「數位鹿場 1704:認識法國與原住民戰爭的一種新觀點」(Digital Deerfield 1704:A New Perspective on the French and Indian Wars),詳盡地介紹了這個計畫製作過程始末。

2003年2月,在鹿場夜襲事件的三百週年,波肯塔克山谷紀念協會與紀念堂博物館(Memorial Hall Museum)發表了一個網站,鹿場夜襲事件:1704年的許多故事(Raid on Deerfield: The Many Stories of 1704),紀念與從現今五個文化族群:Wobanakiak (Abenaki)Wendat(Huron)Kanienkehaka(Mohawk)三族原住民、英國與法國,不同的角度重新詮釋當年鹿場夜襲事件。這個網站將許多網頁元素包括歷史場景、這些民族的生活故事、文物與歷史文獻檔案、互動地圖、聲音與歌曲、論文、繪畫與插畫,以及互動式的時間軸大事紀整合起來,提供一個視野讓人們看見全球政治宗教衝突、家庭故事與戰爭英雄史詩的世界。許多教師們發現了這個網站裡面的豐富內容、特殊功能,以及教材區所提供的豐富教學資源,可以帶回自己的課堂上跟學生分享。

正如作者 Lynne Spichiger 所言,它既探索了土地所有權的矛盾意義、呈現著不同的價值、同時也是一個殖民主義的個案研究。這個網站是一個早期美國歷史多元文化的一瞥;這些內容原本根植在歷史上的文化與宗教衝突、貿易與親屬關係連結、個人與家族榮譽以及種族滅絕與擴張。既複雜,但是卻能讓我們接近那多元、不是單一的真實。

而鹿場博物館製作這個網站計畫,設定了很重要的下列目標:

1. 從五個族群的角度,呈現鹿場事件:這個網站沒有單一的事實與真相。我們鼓勵觀眾一起探索許多各式各樣的真相(various “truths")並且自己決定他們想要如何思考這個事件、是什麼導致了這場戰爭、以及影響了什麼結果。

2. 將許多內容結合在一起,透過針對美國歷史上戲劇性的一個事件、在繪畫中詳細描述細節、展現視野寬廣且相互競逐的不同觀點,呈現在歷史場景中。

(這些內容包括總共超過 20 個歷史場景、23 個不同民族生活的故事、165份傳記、超過130件分別來自於 PVMA 以及30個以上美國、加拿大、法國、英國與義大利等國研究機構的文物與歷史文件;15份互動地圖;超過400個名詞定義;超過200份書目與網站引述資料;聲音與歌曲;超過12篇以上的論述文章;超過100幅的插畫與原作,以及一份120年鹿場歷史的互動式的時間軸大事紀。)

3. 建立一個對爭議性題目呈現衝突觀點的模型,讓任何有興趣的組織都能夠加以運用

4. 藉由鼓勵學生親身體驗不同文化角度的觀點、認識問題的複雜性,協助教育工作者駕馭衝突的力量(harness the power of conflict)。

5. 創造一個合作與共同努力過程,鼓勵分散的社群與不同的文化族群能夠一起合作

一位紐約 Marlboro 中學社會科學的老師 Chris Sturm,根據這個網站製作了教案,並且將豐富的內容擺到美國與歐洲、原住民互動的歷史當中。學生被分成三群,跟隨英國、法國或原住民的各自觀點,深入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最後在課堂上以座談的方式、各自代表不同的文化族群進行討論。依照他們副校長的說法:

「學生在這段期間中熱烈參與,與同學之間討論,並且深入探索網站的內容。這些繪畫很精彩地抓住了學生們的注意力。從這當中的學習成果將會協助觸發他們的終身學習興趣,並且養成運用科技來作研究以及批判思考的能力。」

我在 4/28 週五早上花蓮的台灣原住民數位典藏與網路百科研習營的講課中,介紹了這個計畫和與會的學員分享(整個演講的投影片共 15.65MB,可以由此下載)。我問的問題是:我們為什麼要作數位典藏?為了要讓後代子孫能夠不遺忘過去,能夠持續為了探索真相而努力,今日的我們運用科技來將歷史加以保存。數位鹿場計畫就是一個很動人的例子。更重要的是,這樣的保存只是對過去探索的開始,不是結束;在設想觀眾、讀者、學生會怎麼樣探索的過程中,我們自己也更加知道我們自己是誰。從哪裡來,要去哪裡。

晚上到東華大學民族藝術研究所參加台加紐原住民影片巡迴展,很湊巧地看了由號稱是加拿大最有名的原住民女性製片、紀錄片導演Alanis Obomsawin所執導的「坎那沙塔奇抗爭史」(Kanehsatake: 270 Years of Resistance)。在兩個小時的故事中,大家很專注地看著加拿大魁北克省奧卡市所發生的「私人高爾夫球場 vs. 原住民保留地」的土地戰爭。主持人(原藝所的同學)穿著迷彩服、戴著可以遮住臉孔的領巾,評論人紀駿傑教授遂說到:根據這部影片,Zapatista 之前就已經有原住民抗爭採取這樣的裝扮了。

「1990年,在加拿大東部蒙特婁附近,位於原住民保留區的坎那沙塔奇與奧卡,發生了土地上的爭執,當地的摩和克族人,決定挺身爭取自己的權力,沒想到竟引發成為原住民與白人政府居民之間的征戰。這個長達數月的抗爭引起了國際的注目,不但提高加拿大全國原住民對自己權力的意識,也顯現了白人與原住民在各方面的不同觀點。抗爭過程極為激烈,加拿大政府甚至派出部隊駐守,因而引起國際人權組織的注意。本片也道出北美原住民過去數百年與歐洲白人的一段辛酸歷史。」

摩和克族,也就是 Mohawk(其中一種名稱的解釋是,歐洲人恐懼地稱之為「吃人族」;他們自稱是 Kanienkeh 或 Kanienkehaka,「燧石民族」)。奧卡,是跨越加拿大與美國境內魁北克、Ontario與紐約三地其中之一的族群聚落。這場抗爭的資料你也可以在維基百科上找到:奧卡危機(Oka Crisis)。電影中寫到他們這是兩百七十年來的抗爭。我就在想:這不就是跟數位鹿場的三百年歷史同一個時期的故事嗎?也許我們盡情穿梭在「數位鹿場」所重建的歷史氛圍中,或者看 Michael Mann 導演、丹尼爾戴路易斯主演的「大地英豪」(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1992 film))而感動,但是卻不知道從1826年小說出版甚至更早之前,Mohawk / Kanienkehaka 故事詮釋競逐早就已經不斷在進行。

300年後的人們重新製作多媒體網站詮釋鹿場事件;但對於奧卡的原住民來說,他們還被迫停留在資源爭奪,這齣永恆不變的戲劇中擔綱演出,無法脫身。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