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表現的形式及其他

昨天朋友 A 來家裡,正巧碰上他們的片子(其中「綠的海平線 | THE EMERALD HORIZON」台灣少年飛機工的故事,我曾在國史館台灣文獻館的書中讀過)在重播:「Discovery Channel 台灣人物誌:林懷民」(PORTRAITS TAIWAN: LIN HWAI-MIN)。心裡想,真巧啊。其中有一段在談薪傳前後的創作過程,林懷民在尋找表達自己這一代年輕人的方式…的那種苦悶。

我覺得很像我們前幾天一群人共同在敲打一個主題的過程。一群各自彷彿有點甚麼的三十歲青年,都在各自的系統中掙扎。堅持真實與事實的樣貌,而必須尋找出那不是屬於別人,對自己、並且對作為集體的自己(collective self)的一種表達的方式。

我印象很深的是那張雲門薪傳(Legacy)的海報。青年舞者的臉。

其他我讀到關於林懷民的文章,也特別記下來(感謝「背後歌」):海這個 moment,林懷民爆了!背後歌)。我特別喜歡這幾句:

一個文化起不起來,和媒體有很大的關係。現在只有吵架的文化,連語言都沒有。…記者寫稿,也不必再講求文字,結果是政治人物沒有語言,媒體沒有文字,一個社會裡文化最底的proper language都喪失了。你被人統、或變成別人的五十一洲,I don’t care!現在連語言都沒有,很慘。

社論有時寫得好,有時不好,可是以前于衡(編按:前聯合報採訪主任,去年底過世)那個時代,這些東西哪裡是這樣玩的,真的是推敲出來的,現在只有立場,其他統統不重要。一個是行銷立場,一個是政治立場,中間的質感跟講究都沒有了,沒有講究就沒有文化教養,怎麼玩都可以。每個人都很挫折,知識分子全面的挫折,那很恐慌很嚴重。

這裡可延伸一個問題,有沒有人一言九鼎,聯合報有沒有栽培各種的專欄作家。

中國時報有南方朔、陸以正的文章,你必須看,那不是年輕記者「反射性」寫出來的,可是聯合報看不出哦,張作錦已經是移到副刊去寫。如果你培養專欄作家,你要掐著他跟著你的政治立場走,那他也沒有credit,還是要騰出自由言論的「租界區」吧。整個社會都沒有知識分子的領導者。

所以變得很有趣,前面在演政治連續劇,後面的表達方式是不負責任的讀者投書,中間沒有人在說話。

全世界那裡有報紙沒有專欄作家的,不可能的。社論之外,還是要有一言九鼎的人出來講話。現在大家都奮不顧身跳進去,媒體也是,台灣最糟糕的是,像這回林義雄出來講話,已經是無效的,連馬英九,計程車司機也在罵他不沾鍋。報紙當然要有一、二個名人出來說話,但如今沒有所謂真正的大老,只有一群亂七八糟的記者組合起來的一個亂七八糟的媒體。

你不培養,就沒有;以前難道不是報紙培養出來的嗎?你用三年試這人、試那人,而且要跟他講清楚,你在我們這裡開專欄,就不准去上電視……我喜歡《壹周刊》的作法,每期給劉大任、張惠菁一千美金,就養起來在那裡,他講一點藍的不好的,你也要聽。以前王伯伯、余伯伯(指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會去那些人的家裡拜訪,他們在辦公室很威嚴,但真的禮賢下士,陶百川就是這樣出來的;「神明之所以靈,是因為大家拜出來的」。

我在乎台灣有沒有一個聲音,是大家願意去聽的。這需要培植,要給他很大的空間,不然就愈來愈薄。

這是林懷民先生跟聯合報王社長對談的紀錄。有沒有可能那種聲音不在報紙上、不在被「培養」的溫室裡,而是在網路上的野地中?大家如何傾聽野地中的聲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