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 「數位鹿場 1704」與「坎那沙塔奇抗爭史」(上)

在西元1704年2月29日破曉前,大約三百名法國與原住民聯盟的軍隊發動奇襲,攻擊美國今日麻塞諸塞州鹿場、也是波肯塔克家園(Pocumtuck homeland)的英國聚落。歷史上稱之為(印地安人對白人的)「鹿場大屠殺」(你也可以參考對美國西部拓荒時期原住民與白人戰爭中所謂的大屠殺的詳細解釋)。為了讓紀念這個影響歷史的重大事件,避免後代子孫遺忘過去,於1870年成立了波肯塔克山谷紀念協會(Pocumtuck Valley Memorial Association)這個組織與博物館。2003年,協會與博物館共同推出了網站:鹿場夜襲事件:1704年的許多故事(Raid on Deerfield: The Many Stories of 1704)。這個網站獲得了龐大驚人的迴響與許多獎項

美國聯邦政府博物館、圖書館與文獻檔案館機構(IMLS)以學習機會計畫 Learning Opportunities Grants(現在補助計畫名稱改為美國博物館計畫 Museums for America補助了鹿場博物館在「兒童發現中心」(Children Discovery Center)製作互動式親子與教學課程,並在2004年對外開放。補助的目標是「啟發年輕人探索過去、訓練批判的思考能力。該中心也將針對參觀者豐富地展示歷史事件,連結到日常生活中,並啟發人們對歷史的熱愛與終身學習的興趣」。IMLS 也邀請鹿場博物館計畫專案經理 Lynne Spichiger 參加 Web Wise 2005 研討會,並在會中演講

長期合作報導 IMLS年度成果展研討會Web Wise 的網路知名刊物FirstMonday,在 Web Wise 2005 的專題中刊登了「數位鹿場 1704:認識法國與原住民戰爭的一種新觀點」(Digital Deerfield 1704:A New Perspective on the French and Indian Wars),詳盡地介紹了這個計畫製作過程始末。

2003年2月,在鹿場夜襲事件的三百週年,波肯塔克山谷紀念協會與紀念堂博物館(Memorial Hall Museum)發表了一個網站,鹿場夜襲事件:1704年的許多故事(Raid on Deerfield: The Many Stories of 1704),紀念與從現今五個文化族群:Wobanakiak (Abenaki)Wendat(Huron)Kanienkehaka(Mohawk)三族原住民、英國與法國,不同的角度重新詮釋當年鹿場夜襲事件。這個網站將許多網頁元素包括歷史場景、這些民族的生活故事、文物與歷史文獻檔案、互動地圖、聲音與歌曲、論文、繪畫與插畫,以及互動式的時間軸大事紀整合起來,提供一個視野讓人們看見全球政治宗教衝突、家庭故事與戰爭英雄史詩的世界。許多教師們發現了這個網站裡面的豐富內容、特殊功能,以及教材區所提供的豐富教學資源,可以帶回自己的課堂上跟學生分享。

正如作者 Lynne Spichiger 所言,它既探索了土地所有權的矛盾意義、呈現著不同的價值、同時也是一個殖民主義的個案研究。這個網站是一個早期美國歷史多元文化的一瞥;這些內容原本根植在歷史上的文化與宗教衝突、貿易與親屬關係連結、個人與家族榮譽以及種族滅絕與擴張。既複雜,但是卻能讓我們接近那多元、不是單一的真實。

而鹿場博物館製作這個網站計畫,設定了很重要的下列目標:

1. 從五個族群的角度,呈現鹿場事件:這個網站沒有單一的事實與真相。我們鼓勵觀眾一起探索許多各式各樣的真相(various “truths")並且自己決定他們想要如何思考這個事件、是什麼導致了這場戰爭、以及影響了什麼結果。

2. 將許多內容結合在一起,透過針對美國歷史上戲劇性的一個事件、在繪畫中詳細描述細節、展現視野寬廣且相互競逐的不同觀點,呈現在歷史場景中。

(這些內容包括總共超過 20 個歷史場景、23 個不同民族生活的故事、165份傳記、超過130件分別來自於 PVMA 以及30個以上美國、加拿大、法國、英國與義大利等國研究機構的文物與歷史文件;15份互動地圖;超過400個名詞定義;超過200份書目與網站引述資料;聲音與歌曲;超過12篇以上的論述文章;超過100幅的插畫與原作,以及一份120年鹿場歷史的互動式的時間軸大事紀。)

3. 建立一個對爭議性題目呈現衝突觀點的模型,讓任何有興趣的組織都能夠加以運用

4. 藉由鼓勵學生親身體驗不同文化角度的觀點、認識問題的複雜性,協助教育工作者駕馭衝突的力量(harness the power of conflict)。

5. 創造一個合作與共同努力過程,鼓勵分散的社群與不同的文化族群能夠一起合作

一位紐約 Marlboro 中學社會科學的老師 Chris Sturm,根據這個網站製作了教案,並且將豐富的內容擺到美國與歐洲、原住民互動的歷史當中。學生被分成三群,跟隨英國、法國或原住民的各自觀點,深入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最後在課堂上以座談的方式、各自代表不同的文化族群進行討論。依照他們副校長的說法:

「學生在這段期間中熱烈參與,與同學之間討論,並且深入探索網站的內容。這些繪畫很精彩地抓住了學生們的注意力。從這當中的學習成果將會協助觸發他們的終身學習興趣,並且養成運用科技來作研究以及批判思考的能力。」

我在 4/28 週五早上花蓮的台灣原住民數位典藏與網路百科研習營的講課中,介紹了這個計畫和與會的學員分享(整個演講的投影片共 15.65MB,可以由此下載)。我問的問題是:我們為什麼要作數位典藏?為了要讓後代子孫能夠不遺忘過去,能夠持續為了探索真相而努力,今日的我們運用科技來將歷史加以保存。數位鹿場計畫就是一個很動人的例子。更重要的是,這樣的保存只是對過去探索的開始,不是結束;在設想觀眾、讀者、學生會怎麼樣探索的過程中,我們自己也更加知道我們自己是誰。從哪裡來,要去哪裡。

晚上到東華大學民族藝術研究所參加台加紐原住民影片巡迴展,很湊巧地看了由號稱是加拿大最有名的原住民女性製片、紀錄片導演Alanis Obomsawin所執導的「坎那沙塔奇抗爭史」(Kanehsatake: 270 Years of Resistance)。在兩個小時的故事中,大家很專注地看著加拿大魁北克省奧卡市所發生的「私人高爾夫球場 vs. 原住民保留地」的土地戰爭。主持人(原藝所的同學)穿著迷彩服、戴著可以遮住臉孔的領巾,評論人紀駿傑教授遂說到:根據這部影片,Zapatista 之前就已經有原住民抗爭採取這樣的裝扮了。

「1990年,在加拿大東部蒙特婁附近,位於原住民保留區的坎那沙塔奇與奧卡,發生了土地上的爭執,當地的摩和克族人,決定挺身爭取自己的權力,沒想到竟引發成為原住民與白人政府居民之間的征戰。這個長達數月的抗爭引起了國際的注目,不但提高加拿大全國原住民對自己權力的意識,也顯現了白人與原住民在各方面的不同觀點。抗爭過程極為激烈,加拿大政府甚至派出部隊駐守,因而引起國際人權組織的注意。本片也道出北美原住民過去數百年與歐洲白人的一段辛酸歷史。」

摩和克族,也就是 Mohawk(其中一種名稱的解釋是,歐洲人恐懼地稱之為「吃人族」;他們自稱是 Kanienkeh 或 Kanienkehaka,「燧石民族」)。奧卡,是跨越加拿大與美國境內魁北克、Ontario與紐約三地其中之一的族群聚落。這場抗爭的資料你也可以在維基百科上找到:奧卡危機(Oka Crisis)。電影中寫到他們這是兩百七十年來的抗爭。我就在想:這不就是跟數位鹿場的三百年歷史同一個時期的故事嗎?也許我們盡情穿梭在「數位鹿場」所重建的歷史氛圍中,或者看 Michael Mann 導演、丹尼爾戴路易斯主演的「大地英豪」(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1992 film))而感動,但是卻不知道從1826年小說出版甚至更早之前,Mohawk / Kanienkehaka 故事詮釋競逐早就已經不斷在進行。

300年後的人們重新製作多媒體網站詮釋鹿場事件;但對於奧卡的原住民來說,他們還被迫停留在資源爭奪,這齣永恆不變的戲劇中擔綱演出,無法脫身。

(待續…)

廣告

5 thoughts on “[更新] 「數位鹿場 1704」與「坎那沙塔奇抗爭史」(上)

  1. 你好,我也看了那一場「坎那沙塔奇」,
    看完後相信大家有不同感受。
    從你的文章中,我才知道也有鹿場大屠殺事件
    雖然我有看過大地英豪這部片,但是我忘記內容了@_@?
    謝謝這個部落格讓我知道這些。

    其實還想到另一個問題,
    因為看到影片中的"暴民"(姑且稱之當地居民對摩哈克族反動的人,影片也是這麼詮釋的)
    這些"暴民"手執石頭攻擊摩哈克車隊,以及抗議焚燒戰士模型,
    我想請教的是,為什麼他們會那麼憤怒?難道他們不知道摩哈克人在悍衛自己的土地嗎?
    這件事其實也可以扯到當地媒體對此一事件的態度,如果媒體有公正的報導,
    為什麼"暴民"還不了解摩哈克族的種種行為並非無理取鬧,還是因為什麼因素讓暴民如此懷恨?
    其實此紀錄片對"暴民"與摩哈克族的刻畫並不深,我第一時間能想到的是,
    當這些"暴民"還不是暴民的時候,平常安居樂業,看到原住民議題也許關心、也許漠然,
    可是摩哈克族因為捍衛迫使交通阻斷、道路封鎖,使加拿大全國陷於一種不安氣氛下,
    這些正常人開始變成"暴民",他們也許只是在抱怨摩哈克人使他們的生活不便、使他們的心情浮動,
    就此一點,我看到人性的自私。
    可是我這樣說也許並不公平,前文提到,紀錄片裡對暴民與摩哈克族的關係刻畫並不深,
    也許是有一些事情在這個紀錄片是看不到的………
    不知道您對我說的觀點有什麼想法,希望聽聽你的意見。

  2. ms:你的動作好快啊!我還沒有開始詳細寫「坎那沙塔奇」,因為它正是宛如當代版「鹿場事件」般複雜的故事。我在書寫「鹿場」事件的過程中,光是使用甚麼樣的詞彙就讓我很頭痛,反覆查閱資料才知道自己又理解錯誤;我相信「坎」事件也是一樣的複雜。在維基百科上,它被書寫者稱為奧卡危機(Oka Crisis),其實一定與這場危機背後的空間指涉、行政權力對話的意義有關。Mohawk / 「坎」國族與原住民事務局(原民會?),對上魁北克省政府與底下七個市政府,中間又有阻斷橋樑長達兩個多月、軍事對峙的衝突,實在很不容易很快耙梳清楚這中間的脈絡。

    我相信紀錄片也只能夠呈現部份的真實,需要我們自己用心用手去挖掘,才有辦法找到對我們自己來說最有意義的真相。

    其實「暴民」這個詞很尷尬。對於那些無法通過橋樑的加拿大市民來說,阻斷橋樑的也許就是暴民;他們宣洩憤怒的舉動,也許只是為了要還以顏色,大聲說出自己「受夠了」。他們無法理解為甚麼別人家的事情會阻礙到自己的生活?透過官方以及正義的代言人說出決不跟這些原住民暴民妥協。其實這也是為甚麼「鹿場事件」這個網站這麼獨特、有足以借鏡的地方:我們身處於某一種立場、陣營時,其實很難替另外的、對立的人們想像他們的觀點與他們的受苦。

    因為紀錄片中並沒有去探討另外那些人的心態與故事,所以我們無從了解這件事情的複雜性。透過知識與透過網際網路,我們試圖打破自身在選擇英雄故事、急躁地伸張正義的迷思,試圖走進更深的歷史地理族群政治肌理中。

    我認為片中一直強調的戰士的心不再堅硬,傳統儀式消弭憤怒,是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因為唯有試圖了解一切,但是還是堅持立場,才有辦法帶來真正的力量。三百年前是如此,三百年後也是如此。在這些歷史時刻,媒體沒有帶來真正的正義,在所有的國家暴力中,以正義之名者又何嘗缺席過?

    我沒有真正的解答,只有試著去理解與書寫。很高興能夠讀到你的想法,也很希望能夠分享你接下來的思考…

  3. 您知道東華大學的「人文社會季」中的"加拿大電影"活動中即將播映"背水一戰"(no turning back)一片嗎?
    這也是一部探討坎事件後續發展的紀錄片,若您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去看看:)

    謝謝您的回答,相信觀眾們要做的事是要吸收不同的觀點,而不是只服從一個觀點。
    不過這件事還真複雜啊~~~~~~~

  4. 「我們身處於某一種立場、陣營時,其實很難替另外的、對立的人們想像他們的觀點與他們的受苦。」
    忘記說了…我會好好思考這句話的。

  5. […] 我在 footnote.com 上面有看到類似的服務。但是這裡堆疊的資訊與展示型態,讓我感受到的還是那種官方史觀的特定角度;也許過了不久,這樣的服務就將被 google 買走而大紅特紅…然而我還是最想看到類似 theyrule.net 的互動工具、以及 digital deerfield(數位鹿場…)的多元文化視野:不是說一個故事,而是說多種的故事…. 作者:ilya,時間:6:28 pm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