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edia 上面的媒體批判資訊

Taipedia.info 裡面有提供關於山難新聞的不同觀點:大學登山社真的那麼不受教嗎?

「印象中新聞報導裡總是會出現類似的說法,彷彿發生山難的學生都清一色不知感恩。然而,設身處地想想,歷劫歸來驚魂未定,就有鎂光燈和麥克風伺候,有多少人還能保持理性,進退合宜?況且,這次還涉及記者要求學生提供照片,在僅有記者片面之辭的情況下,實在很可疑。

….ptt 的八卦版和 climbclub 版已經有針對此事件的不同說法,且根據側面了解,當事人不但的確有向救難人員道謝,還曾受記者威脅「若不提供照片就亂報」。同時,在三家以此觀點報導的媒體中,UDN 更是在學生尚未獲救時便想透過手機搶獨家。

因此,特將此事件告知媒觀。 」

這樣的質疑其實還缺乏一些更實際的證據與論述,不過老實說,殺傷力很強。這是一種對記者與媒體資訊的徹底不信任,我覺得我就蠻受到這樣的資訊影響的(加上我自己先前對媒體改革議題的一些理解)。但是也是老實說,我覺得不信任其實是一種流動的媒體病毒(media virus),我並不想把它連結到「正義」的向度上。

讓我說仔細一點。首先對於沒有去 ptt 的人來說,我並不能知道「當事人」的任何評語。只能第 n 手的轉述,轉述的過程又很容易再加上每個人原本對於媒體的不信任。這些轉述的資訊便讓人們忘記對原本事件的掌握。

我覺得這應該要有記者對於這件事情來深入報導。一方面他們可以真正藉由瞭解這件事情的原末,來拾回接受到這些資訊的讀者對媒體的不信任,另外也算重建我們這個社會專業者的形象。網路不是一切。我們還是需要真正好的教授、媒體工作者、百科全書編纂者、語言學者、企業家、出版家、作家,在他們各自的專業上扮演具有公信力的角色。如果他們能夠把專業拾回去,我對這塊土地上整個社會的未來也才會比較有多一點點點點點的信心。

Taipedia 上面的媒體批判資訊 有 “ 10 則留言 ”

  1. 我覺得一種分散式的專業團體(distributive professionals)的存在是必要的。主詞是專業者,形容詞是分散式的,意思是可以是透過某些先進的方式互相有連結,但是還是由專業者所組成的組織網路。

    記者的專業是什麼我不是可以評論的角色,但是我還是認為與網民(netizen)做出區分會比較好。網民代表著一種分散式的業餘專業者;他可能具有其他領域的專業,在溝通上能夠順利地用公共的語彙來表達他對特定問題的看法。

  2. 除了不信任之外,容我再指出(由 mjhsieh 提醒)的一項重點:

    救災新聞真的可以那麼大剌剌地進行第一時間報導嗎?這讓我想起 zonble 寫的大園空難經驗。

  3. 戰場不在記者會

    新聞:腰椎開錯刀還留碎骨 女大學生怒告醫師

    太多人把媒體神話了,認為壹週刊、蘋果日報可以為人伸張正義、打抱不平,事實上大部分台灣的媒體只是嗜血,根本對事實、真理、正義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