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並不人和」

根據工作狀況的處理,以及前一陣子心理書籍的閱讀,剛剛腦袋裡突然跑出這樣的一句話來。蠻有意思的,想想這既是感覺感受性的「個人描述」,似乎無法訴諸客觀評價;但是其實在現象當中掙扎的時候,我卻也覺得這種個人語言,其實還是應該可以找到具體的例證來加以探討。我想以這句話來作一個小小的敘說心理學(narrative psychology)分析練習。

「這裡」是那裡?對於工會罷工的同事、對於執意為文批判的媒體評論者、對於家暴婦女的主觀經驗來說,這裡就是發生衝突的這裡。Here and now。由於這句話所陳述的多是主觀經驗,其實也應該有時間、空間、脈絡上的限定,才能夠看到這句話的意義。「在這個脈絡、時間點,我感覺到我們之間並不和諧。並不和睦相處。」也許有人怒氣沖沖,也許有受壓反彈,眼前所見到都應該已經是心理災難發生之後的遺跡。殊不見推理事件、神探柯南等等鄉野小說論述的受害者變成加害者的故事,最終的殺人事實,往往架構在之前諸多的壓迫壓力歷程之上。

「並不…」這樣的陳述當中,已經預設了有一個被遮掩的現象場域。雙重陳述是否廣泛出現在受害者敘述故事的陳述上?或者在事件發生先前,就已經出現,反倒是在事件出現後,陳述銷聲匿跡?如果依照《生存之書》(The Gift of Fear)的邏輯來說,如果這樣的描述有效的話,也許可以作為一種「前事件指標」來被指認。也許不是「並不…」的句法,而是這種雙重敘述,本身可能可以用來識別某種程度的受害者,或者至少是敘述上得受害者。

在這當中,最不值得注意的,大概就是「人和」了。一種語言被用來當作遮掩的帆布,工具性格昭然若見;語言使用脈絡下,也可以估算說出這句話的人所承擔的社會壓力有多少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