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冷眼」:我的回應意見

最近新聞非常熱的是有線電視頻道的換照風波。在媒體改造學社的論壇上,媒體改造學社聲明 2005/8/1 下午有引起了讀者的回應。在「無顏」兩篇評論之後,是羅世宏教授的回應;然後是「冷眼」的一篇質疑文章。

我寫了一篇回應意見在之後。全文如下,請各位可以先參照原文(以及各大媒體的評論文章)。歡迎各位先進不吝批評指教。

我針對冷眼提出的質疑,做出一些回應。我是媒改社的成員與執委。這些回應並沒有專業知識在其中、也沒有經過集體討論,純粹是個人判斷與意見,文責自負。

1. 表決方式怎麼設計,要滿足什麼目的我個人並不了解。但是並非記名表決就是優秀,敢為自己的意見背書,無記名表決就是遜腳,不敢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事實上,民主制度的基礎反而是隱私 / 無記名投票,因為不容易發生「綁票」的情形。你可以想像這些委員夾帶著大量利益然後以記名方式投票,然後後台邪惡勢力(不管是誰)不容許跑票的事情發生嗎?

我再重複一次,我不了解他們的表決為什麼採用無記名表決。我希望主辦審議委員會議的新聞局能夠說明清楚理由。但是我並不覺得無記名表決是一種丟人羞恥的事情。

3. 我並不覺得這是一種片面的說詞。事實被忽略,當成這些委員砍殺了21家「未通過換照」的頻道;結果根本是 13 家沒有提出「換照」申請,自動消失。我會覺得這裡還有很多問題:新聞局難道沒有傳達清楚換照審議結果將導致頻道結束的訊息嗎?這些頻道想要藉由不換照來規避任何型態的監督嗎?(無論監督合不合理)提出抗辯的機制在那裡?(有沒有?)有多少頻道尋求這樣的抗辯機制?多少家被駁回?這些是所謂的程序正義。

我也對這些問題沒有答案。但是在這樣的判斷「片面說詞,不予置評」中,我也沒有看到事實的討論。

這相當可惜。

4. 公眾監督制度:誰代表公眾?NCC 成立目前所遭遇到的其中一個困難也就是代表制度沒有共識。一群學者的確有可能代表公眾監督,前提是這些學者反映了某種對於媒體運作的立場,左或右、社會主義取向或資本主義取向、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導向或公共財導向等等,而且各個立場的學者都有出席。這樣的代表性有多少?可以討論。還需要其他的代表性?可以討論。但是我們的媒體我們的社會好像都沒有認真處理這些重要的問題。

6. 作得很爛,自然會有市場機制逼媒體自律嗎?這本人不太同意。市場機制未必會逼媒體自律,可能更加速問題的惡化。我自己平常不太了解傳統媒體,所以實在對此沒有想法。媒體改造學社至少有個我個人觀察到的立場,是屬於正面(增加好內容)表列性質的:政府應該支持公共廣電集團創造優質媒體與節目內容。負面(減少壞內容)作為大家就有很多不一樣的看法。但是政府是否該介入?如何介入?民間是否該介入?如何介入?消費者本身是否該形成力量,介入影響?這些都是問題。

其他的問題我時間有限、思慮尚未清楚,所以沒有全數一一請教。各位也都是各領域的專家,也會有各自的想法表述一同討論。

最後,我聽到大家都說「別怪被人誤解與亂扣帽子…」;難道沒有除了誤解與亂扣帽子之外的論述與溝通方式嗎?就算是國外保守派跟激進派、左派跟右派、共和跟民主黨,在言論的市場中,應該都還有一些互相尊重跟彼此敬佩的專業判斷吧?難道各位對自己所關切的理念,以及其他關心這些理念的人,也都瞬間帽子亂飛,隨著媒體扭曲的鏡像發洩各位的情緒嗎?「昔日正義,今日劊子手」這樣的形象各位不會覺得太過…..戲劇化了嗎?不覺得有點炒作嫌疑嗎?

個人意見,敬請指教。

best and warmest wishes, ily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