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誰該監督媒體?

王文誠,中山大學公共事務所助理教授:「換照審查 最該退場是…政府」。聯合新聞網。

當然,媒體屬公共領域,該受到監督,該被批判,該有退場機制,也不該只屬於市場;不過這個監督的角色,永遠不該是「政府」來主持「正義」。因為在公私領域模糊的台灣,當媒體「公」器侵犯執政者的「私」領域時,政府透過法律賦予模糊的「公」器,伸張「正義」,打擊個別媒體的「公」領域,完成執政者的「私」領域。媒體執照成了緊箍咒語。所以,「政府操控媒體」、「政治力決定新聞頻道換照」等政府干預媒體的社會論述,不脛而走。

王教授陳述了為什麼大家會一起說出政府操控媒體等等的話語。

當困惑媒體相關科系學生的理論與實務,與生存的競爭力發生衝突時,這個前提,必須政府真的退出媒體,不必透過執照管制正義的執行,箝制媒體。根本的是,希望媒體變成只是公領域的「使者」,而非私領域的「訊息」。

政府請審議委員來管換照,讓審議委員自己決定誰該過誰不該過。問題是審議委員代不代表民間?代表民間是什麼意思?如果大家都沒有辦法決定誰該代表民間,那是否就不該審議,全面放行?另外一個問題,代表民間是否就是利益集團的真實反映?或者,應該有換照的論述在背後支持:為什麼有發照這回事情,為什麼可以換,多久換一次,怎麼樣可以算過,什麼樣的情形算是沒有符合原本「照」的意義。代表民間,並不等同於就有能力回答這樣的質問。

公共領域全面退守,讓市場自由決定生死存亡去留,顯然是這些互射的砲火背後的交戰邏輯。我們作為讀者閱聽人該怎麼處理?該怎麼做出自己的判斷?這也是考驗公共領域與公民社會是否成熟的另外一個挑戰。

廣告

One thought on “那麼,誰該監督媒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