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擊隊式搶救之外的一些想法

長腳蒼蠅說,這真是「打游擊式的搶救人權運動」啊。我雖然沒有引述他的說法,但是我心裡面實在蠻認同這些反省的。我想到之前我們在討論台大與史前博物館的卑南遺址考古文物事件時,所談到的「搶救考古學」的問題:總是一直在搶救,沒有辦法好好考古(或者推動人權工作,或作其他的事情)。

如果有機會可以好好作的話,針對這次的指紋與身份證換證事件,我覺得可以作那些事情呢?我想要好好整理各國政府對於按捺指紋的身份辨識,這件事情的立場與看法。我覺得反對陣營當中對於違反人權的具體實例談論不多,民眾的感受不夠深刻,是民眾還會因為治安理由支持按捺指紋的原因。到底什麼叫做違反人權?遭受到了什麼樣的損害?

所裡的宋老師在簽名連署的時候,有討論到一般論點中提到,美國入境時的按捺食指指紋的規定是否已經代表著按捺指紋並不需要大驚小怪;人家都已經有我們國民的食指指紋了,我們何必對於自己指紋的隱私權大聲嚷嚷。但是從資訊安全的角度上,有一個關鍵性的差異:全體強制與部份民眾自願的部份指紋錄存,與其管理的相關問題。等同式的邏輯謬誤變成民代主張,混淆了事件的焦點。

我們有一陣子大家都在討論接到跨國/兩岸合作、詐騙電話的經驗,壹周刊還有專題報導過這些詐騙集團企業化運作的細節。這些就是個人隱私資料商品化被集中盜賣的結果。這些惱人、氣人的被騷擾經驗,被騙的體驗,能否與這次換證按捺指紋的作法關聯起來呢?

我們該不該在國中的公民(社會科學?)課本當中加入一個介紹資訊人權的章節?如何透過類似個人隱私資訊洩漏事件所造成的廣泛影響,教導國中生、乃至於全國人民人權的概念?在這樣的教學機會中,內政部歷任部長、執政黨對於這些重大政策的多次不同意見,我也認為是一個很重要的資料應該加以保存。學生可以借此理解到要談論人權,不是空談,現實世界中還需要有很多的角色共同參與,人權的理念才真正能夠落實。

至於行政院提出來「必須依法執行」的理由看來的確很無奈,但認真想一下,難道民進黨政府真的只有在政治性議題上才想到「抵抗權」才知道堅持,而在真正需要有魄力的非政治事件時卻溫馴如鼠嗎?

長腳蒼蠅這麼說。

這樣有力的評論,我今天有看到類似的觀點:

行政院當初曾對三一九真調會條例行使「抵抗權」,指示相關單位消極不配合執行,不過這次對戶籍法捺指紋的規定,卻不祭出抵抗權,強調要依法執 行。對此,行政院發言人卓榮泰表示,真調會條例當初通過時,爭議百出也是國親強 行通過的法案,但戶籍法在民國八十六年通過時,並沒有爭議。

卓榮泰強調,行政院若不遵守法律,是破壞法律的尊嚴,現在由民進黨立院黨團提出 釋憲案,行政院沒理由反對,但在釋憲結果出爐之前, 政院將繼續執行捺指紋的規 定 。

(中央日報,身分證捺指紋爭議有變數 政院:可等釋憲結果再換證

政府作東蒐集全民指紋,沒有配套的辦法強渡關山「依法行政」,是行政的問題還是立法的問題焦點變得模糊。雙方的對立顯得空洞而無力。

我決定默默地去行使小老百姓市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的抵抗權利。

游擊隊式搶救之外的一些想法 有 “ 1 則留言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