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工作,情感滿足?

最終,我們這樣過度投入工作,過度向工作尋求肯定和情感,也就連累了我們的社會。隨著我們把更多的自己獻給了工作,我們就忽視了身邊的關係,諸如與鄰居、大家庭、教會、家長會、鄰近小酒館、義工組織和在公園野餐所發展出來的人際關係。我們只看到「我做了什麼事」,卻忽略了我們需要從「我是誰」來得到認同;我們在乎公司直接降下的注意和肯定,但公司從根本上就只把人當成員工,其價值的高低畢竟是以對公司的利潤貢獻度來考量的。

假如我們一定要成為公司一份子才能得到對自己的認同,這時我們不但失去了和家人積極相處的能力,也失去了以公民身份參與公眾事務的能力。在民主社會裡,必須倚靠既根基於社會、又獨立自主的公民來共同增進社會利益。當我們把情感無限量地往工作裡丟,我們的獨立自主就會受到妨礙,我們參與公民社會的能力也會降低。當我們把一切都奉獻給工作,自己就所剩無幾,我們在家庭裡和社會裡彼此關心的情感便更形減少。為了工作而活,會使得我們不去建立人生憧憬。當我們把自己拴在辦公室裡,逃不出截稿日期、升遷或活動的追趕,這時我們就失去了自我,也失去了立足點。

不過我要釐清一點:所謂的「過度投入工作」,不能單單只說是員工個體的問題,也不能只說那是公司企業為了介入和控制員工所採取的運作方式。若想了解自己為什麼會對於工作有越來越重的依賴,絕對不能不探討我們所生存的社會。我們必須要了解,是甚麼樣的社會力量,迫使我們對工作存有如此高度的心理依賴。

「轉向工作尋求情感需求的滿足」是一個社會問題,這種問題的發生,跟家庭、社區和職場的變化有密切的關係。

《我們嫁給了工作》(Married to the Job: Why We Live to Work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菲麗普森(Ilene Philipson)著,林宜萱譯。

廣告

One thought on “愛上工作,情感滿足?

  1. 勤奮工作節儉度日的信念基本上是宗教造勢的結果喔
    演變至今或演化至今本來面目已經模糊難辨了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