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歷史這麼重要?」

據新華社4月5日報道,日本文部科學省認為,由新歷史教科書編撰會編寫、扶桑社出版的歷史教科書在近現代史中的很多觀點是片面的、過於武斷和絕對化,必須進行糾正。但是,這本教科書雖然經過了120多處修改,但其否認歷史史實、美化侵略的基調並沒有得到改變。

最近參與數位典藏的工作,作比較多跟歷史有關的事情。看到這樣的新聞的時候,就會多思考個五秒鐘;這也算是對我這個沒有歷史感的人一個很好的(自我)機會教育。我在閱讀上面這則新聞的時候,先想到的是:日本的教科書審定竟然總是國際的焦點。半個世紀前的侵略事實,對於寫教科書、編教科書、審教科書、公佈審查結果的文部科學省來說,幾乎是不能夠否認的參考背景、參照框架。一種無法逃避的現實感(即便你想要逃避)。常常在閱讀日本翻譯漫畫、翻譯小說的過程中,隱隱約約感受到這種被現實感籠罩,而想要打破、重新詮釋的努力。也幾乎是無法否認的,無論這些重新詮釋的結果是否荒謬,它們讓日本成為一個說故事的王國。

有的時候,現實是一種(無望地)讓人前進的動力。有了無法逃避的現實,遂有永遠在虛擬世界中衝刺的無盡動力。「銀翼殺手」Blade Runner經典地選擇日本作為未來的譬喻,ANIMATRIX與動畫輸出大國。但是要保持清醒其實是很困難的。永遠克制不要越線,對於一個國家來說,這怎麼可能辦得到呢?教科書、自衛隊、出兵海外、聯合國擔任常務理事國,這些數十年反覆翻攪的問題,都成為了新一代說書人「嚴選」的題材,訴說給下一代(甚至這一代 :P)的青年聆聽。如今文化的跨國界流通,這些意象也成為眾人共同的集體記憶。

可是我們怎麼看待這樣的事情?另外一個我所注意的是新華社官方的評論。最近在大陸南方的排日風潮,不曉得有沒有人有比較詳盡的觀察與論述。我在思考當我們沒有有創造性的課程與訓練來思索這樣的問題,未來的世界秩序即將讓位給的應該就是媒體操作煽動的大贏家來決定。也許是簡化版本的民族主義、也許是集體心理創傷的召喚。而我在思考這個問題,為什麼,歷史這麼重要。

「為什麼,歷史這麼重要?」 有 “ 4 則留言 ”

  1. 虽然作为年轻的一代,没可能像父辈那样有直观的感觉和体验,但是日本就好像一个永远绕不开的障碍,挡在所有东亚人的面前,没办法,没有人可以做到和一个人交往而不去考虑他的背景,不然信任又如何建立呢。blade runner中的日本场景,ghost in the shell中的香港,一个表明80年代对日本狂潮的记忆犹新,一个已经在日本的本身看不到希望了,是否代表了某种历史态度的演进?

    大陆南部的抵制日货行为,如果和韩国的全民抗日联系起来看,我只能说一个在政府的全力支持,而另一个则只是某种民间意志的宣泄。

  2. 記 : 鄭南榕殉難16周年
    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那年,我五歲。 在媒體意識形態被利益集團左右、政客不分青紅皂白斷章取義的年代,民國初年的儲安平,十幾年前的鄭南榕,媒體、政客、人民對buzzword(自由,民主)

  3. 記 : 鄭南榕殉難16周年
    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那年,我五歲。 在媒體意識形態被利益集團左右、政客不分青紅皂白斷章取義的年代,民國初年的儲安平,十幾年前的鄭南榕,媒體、政客、人民對buzzword(自由,民主)

yichenye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