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日子快速地向後飛過。喪失動力已經不再是理由。三月飄雪,在天氣變冷之前櫻花放晴。在數位典藏成果展中間 mo!relax 偶遇的小白兔,已經有成果上桌。也認識了阿修,除了酷網站的連結之外,他的文章引述了 Richyli報導,解答了我對於社會網路服務網站的直覺困惑:相信自己的直覺。小黛寫了焦土之春,而我還記得柳橙之所寫的「我們當踩著皇后的步伐」。影像充斥心靈,在話語浮出之前影像奪走了他們,置換成無止境的複製。然而複製的越多,我們是否失去的也越多,一如傳輸膨脹、語言貶值,話語符號的意義購買力降至谷底?典藏後設資料的描述永無止盡,註解已然轉向使用與保存。記憶的保存期限能夠超過兩年嗎?注視自己所曾留下的痕跡(愛看找死兔子,俄羅斯伏特加遠勝 ABS 藥用酒精),我好奇甚麼樣的思想與行動穿過時間的磨損停留了下來。時間是殘酷的,是殘酷的。具體是否能與批判共存?說真話的傅柯想要還原那希臘時代的批判源頭,訴說真話的整體存有;也許那也是一條逃離被虛無吞沒的小徑。那是詩歌的小徑嗎?至少這些生命是屬於詩意的(也許是堅持讓隸屬關係成為可能)。愛情扎實存在,只要不遺忘,虛偽的形式便無法置換生命歷史地層的累積。

我是實際的。

雜記 有 “ 2 則留言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