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不睡覺

飛機飛過東京的時候,底下比較像是棕色的一片。田野是棕色、樹林是棕色,草原也是棕色。Louis 說,飛機飛過阿姆斯特丹的時候,經過鬱金香田,顏色才鮮艷呢。金黃色、紅色、黃色,煞是好看。Louis 是一個專業攝影師,拍攝主題有植物與生態;她從加拿大魁北克經過芝加哥轉機,飛到曼谷拍攝泰國的花卉市場。

日夜交替,日光遮板開了又關,在飛機上彷彿又度過了幾天的生活。只有在比肩距離的往台北飛機上,氣氛熟悉卻周圍默默無語。與加拿大的凝視一同往東京轉機,尼康相機、色彩控制與魁北克的語言天然屏障,好像都是讓旅程消融疆界的話題。離開飛機,更之前是非裔美國人的政治認同、精神創傷 PTSlaveryD 創傷後奴役疾患與廚房勞動。我們從美國記憶中與 Sybil Moses 擁抱,倒退著離開國會圖書館。凱悅旅館中 David Rumsey 與教育部秘書的專題演講,見到了大法官與理事會成員,酒讓人微醺。飛機緩緩從台北起飛。

看到有人寫到:

關係裡疏離寂寞卻偽裝親密熱鬧的彼此,在小胡同裡擠著浸溶滲透,沒頂了對方。

有人從埃及回來,有人正想要往埃及衝去。或者金邊與吳哥窟、或者奈及利亞與塞內加爾的樂舞村落。而我說,到那裡都是一樣。有好的朋友,到那裡才會有點不同。(唉呀,講那麼多幹甚麼,又不是 Charlie Kaufman 啦,喝酒…)

世界已無味這種心情反而可以冷靜的想一些人生的大道理,不過就像某人的疑問道,究竟除了嘮叨地書寫由於讀者存在而不可能完全誠實的自我陳述以外,還能夠生產出什麼樣的文字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