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侍候過阿比西尼亞皇帝

…就在我一瞥窗戶的那一剎那,我不禁嚇了一跳,簡直暴雪成災了。我的小木舍和栓著鍊子的小動物們彷彿待在一片白茫茫的天空中,小木舍完全與世隔絕了,就跟那些被遺棄的鏡子,藉著照片的一張薄膜,卻將一些圖像保存了下來。大雪儘管覆蓋住往日的時光,但回憶卻永存著,任何時候都能摸到皮下的脈搏怎樣在跳動,得知生命曾經從這裡流過,現時仍在流著,將來還將流下去….這時我不禁有些害怕,要是我死了,那麼所有這些成為事實的不可置信的事情都將隨之泯滅。就像美學與法國文學教授所說的,只有善於更好地表達自己的意思的人才是更好的人。我感到一種將我經歷的一切寫出來的願望,好讓其他人能夠 — 不是閱讀它,而是如我所說 — 將這些像用我生活的長線串起來的珊瑚、念珠一樣的所有畫面,尤其是像我不可置信地抓住了的現在這個生活場面,描繪出來。我驚喜地望著這徐徐落下的大雪,它將小木舍埋到腰間了……每天晚上,當我坐在鏡子跟前時,貓兒就坐在我的後面,小腦袋直往我的圖像上擠,彷彿那裡面便是我。我看了看自己的手,外面的鵝毛大雪跟洪水一樣呼嘯著,我仍舊看著自己的手,甚至舉了起來,像是自己向自己投降的樣子,我又往鏡子裡面瞧了瞧,瞧瞧鏡子裡得手,活動著的手指。我看到了面前的冬天、大雪。我看到了,我得扒開、鏟掉這些雪,把路找出來,以後我每一天都得尋找那條通向村子裡去的路,也許他們也在尋找通到我這裡來的路…….白天我將尋找通向村子裡去的路,晚上我將寫作,尋找往回走的路,然後再沿著這條路走,扒開覆蓋了我的過去的大雪。於是我嘗試用字母、用寫作來自己詢問自己。

p. 226~227,《我曾侍候過英國國王》,赫拉巴爾(Bohumil Hrabal)著,劉星燦、勞白譯。

廣告

One thought on “我曾侍候過阿比西尼亞皇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