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或者作自己快樂的事情

今天很快樂地閱讀了洪志鵬先生的網站:「自由人日誌」。整個網站都是很棒的個人體驗,充分讓讀者可以感受到他的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我尤其認同他介紹保羅紐曼醬汁傳奇的文章,「沒錢有沒錢的作法」:

“這些都不稀奇,稀奇的是他們做生意就是憑著一股熱情。保羅紐曼對食物醬汁的要求很高,甚至到外面的知名餐廳用餐,他還是覺得自己做的醬汁最棒,還會跑到廚房裡跟對方要材料來調配自己的醬汁,所以他們決定自創品牌來賣這麼棒的沙拉醬。一開始照例他們去找行銷顧問公司,當然對方慎重來做簡報,告訴他們要花一百多萬美金來做市場調查跟分析。聽完之後他們決定花四十塊美金找鄰居朋友來試吃就夠了。整本書都是在講他們如何打破成規,憑著直覺、想像、還有最重要的熱情來做生意。再加上好運氣,這個傳奇故事就發生了。

…想起之前在Sun推廣Java技術,在沒人沒錢的情況之下,到後來也可以做出一些成績。我的名言有一句是「沒錢有沒錢的作法」,別的公司錢多資源多,我們在人少又沒錢的情況下,照樣可以發揮讓敵人聞風喪膽的效果,自己也做得很爽很得意。"

繼續閱讀

對話:一種創傷(演化)的科技形式

(HopeNet 科技月刊人文走廊專欄)

吳乙峰導演與全景基金會以 921 震災為主題的紀錄片《生命》,引起了許多的迴響。這些迴響不僅僅是因為這是第一部以有限資源透過網路對話與動員形成輿論、然後在院線放映獲得成功的紀錄片,也是因為這部紀錄片同樣成功地讓許多觀影者反思到拍攝者、導演與被攝者的關係之多重意涵,眾聲喧嘩地參與了閱讀/觀影之後的集體創作過程。經由網路資訊的自由流竄,一種在我們周遭消失許久的集體經驗,如今被分散式的論述重新構築出來,所有用心關注這個議題的朋友都應該可以感受到這種感覺。
繼續閱讀

兩種否定的差異

如何體認身分中否定與他者的層次,但能夠不陷入為著要建立自身正當性而否定他人的誘惑?體認兩種(也許是同一種之中的兩股力量?)否定的差異,才是挑戰所在。

易鵬,「譯後記:薩依德,寓言不止」,《佛洛伊德與非歐裔》,行人出版社。

「紀錄片不是贖罪券」

“…紀錄片不是一間告解室,不是為了讓人走進來買一張贖罪券。只有當紀錄片能夠做敏銳進步的提問,或者在無論結構性的問題或人性與情緒之複雜性上,讓人們獲得深刻一層的認識時,它才能夠開始產生具有救贖意義的感動、和具有政治意義的行動。消費性的感動,無論那淚水在當下是多麼認真,常弔詭的只可能會帶來對結構性問題更大的漠然與冷酷。

吳乙峰的「生命」,於此遂提供了做為台灣社會一面鏡子的價值:五年前的地震,震出了台灣呼天搶地的感動論述;五年後,感動論述在這個社會繼續盛行不輟,且猶有甚之。在社會與文化的分析上,我們應該追問:為什麼?"

郭力昕,《試論「生命」及其文化現象:當紀錄片成為新的教堂(pdf 檔案,已更新連結),時報人間。

殖民地軍官的帥氣

班納迪克.安德森在「愛國主義和種族主義」(《想像的共同體》第八章)中提到殖民地軍官的精神貴族化現象。他找到了一個等比公式:歐洲軍事導師普魯士的參謀總部強調專業化軍官團「無名的團結」、「彈道學」、「鐵路」「工兵」與「戰略計畫」,等同於殖民地軍隊所強調的「榮耀」、「肩章」、「個人的英勇作為」、「馬球」以及「軍官特有的一種帶有古風的優雅」。當然,安德森先生(Mr. Anderson!!!)又找到了一段爆讚的引言:
繼續閱讀

閱讀《佛洛伊德與非歐裔》

感謝躲兄,我讀到了薩依德對於自己的閱讀方法被誤解的澄清。這對於向人解釋與釐清該如何閃避(閱讀的)坑洞有相當大的助益。

“我覺得在此我該補充一些別的。我常被詮釋成回溯地攻擊偉大作家與思想家,如珍.奧斯丁以及卡爾.馬克思,因為似乎從現代標準來說,他們某些觀念政治不正確。這是愚蠢的想法,我在此需明確無誤地表明,不論就我所寫過或說過的任何東西而言,此想法均是不正確的。而且正好相反,我一直試圖理解我所仰慕的過去人物,並且同時指出,就他們對其他文化與人們的觀點來說,他們受制於自己的文化片刻。我所想要表達的特定觀點在於:絕對有必要閱讀他們、他們對當代非歐與非西方讀者而言,有其內在價值,這些讀者經常要不是樂於認定他們扼殺人性而全面否定他們,否則就是認定他們對被殖民人們不夠注意…;這可以說是以「脫離」他們所歸屬的歷史情境方式閱讀他們。我的方法是盡可能地將他們置於脈絡中看待,但是 —- 因為他們是出色作家與思想家,其作品基於這些作家本身都無法意識到的發展而能促成他種、另類的作品與閱讀 —- 我以對位方法看待他們,這些人物的作品以無從預見的方式行旅穿過時間、文化與意識形態疆界,偕同後代歷史與後續藝術,而成為嶄新組合的一部份。

《佛洛伊德與非歐裔》,愛德華.薩依德著,易鵬譯,行人出版社。

療傷系網誌

我看的部落格或網誌不多,但是總是有幾個網誌想到的時候就會露出笑容。一個是渣網站或者是亂樂園(剛剛發現其實是渣樂園,不過就是一樣很快樂的亂渣就是了)。另外一個是剛剛偶遇的家庭常備藥:萬金油(感謝 asee :P)。套句萬金油裡面的文章標題,這些網誌對我來說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療傷系網誌」。就像萬伯母的家庭有療傷系歐巴桑出現一樣,我覺得我的幸福在於,周圍有看到這樣的「療傷系網誌」,自己那騷動不安的存在(是的我是愛裝哲學的無賴)彷彿一下子就平靜了下來。
繼續閱讀

Tâi-oân Lô-má-jī Kok-chè Gián-thó-hōe

會寫這樣的標題,就是我不會的意思。

我跟 deadhead 參加了台灣羅馬字國際研討會(Tâi-oân Lô-má-jī Kok-chè Gián-thó-hōe)。有趣地從外邦人的角度來重新認識自己血液裡面留著一半以上的母語。聽到哈佛東亞系多明尼加小姐聰明地訪談高中生的語言態度,以及比利時 Johan Gijsen 先生、義守大學的 Yu-chang Liu 女士的問卷研究。另外「日語書寫 ê 歷史 kap 羅馬字」這篇有詳盡的歷史回顧,我覺得收穫很大。鄭兒玉牧師、鄭良偉主委兩位長輩很有個人風格的報告,我覺得很讚、歷史密度與對語言詮釋的方向都是嶄新的經驗。可惜 pc 這次沒有辦法下來,因為初接觸的我如果能夠跟朋友一起聽這樣的研討會,感受會更深切。

當然這個研討會裡面有很多很有趣的片段。晚點再來寫一些東東。

[影像] 就是那種滋味:《梅子的滋味》

我好喜歡《梅子的滋味》。忙著忙著在捷運上的片刻、下班之後騎車在墳墓路上、離開台北坐在某個咖啡店裡,離家很多很多公里的時刻,我就會突然想起《梅子的滋味》裡面的某個片段。然後一回神,才突然明瞭梅子的滋味是什麼。

梅子的滋味是什麼?酸酸甜甜、各式各樣;有醃漬的、有作酒的,有甜的有酸不溜丟的。每個梅子在樹上,也不知道自己落在地上之後會是什麼命運,將來是什麼滋味。有的掉到夾縫裡面,有的平平穩穩地落在主人的懷抱裡;也不見得落在網子裡的就比較幸福,夾縫中的主人認真用力撿了,就心疼地好好擺著。撿不到的,就躺在縫隙中看著天光,想念著年少時的相好與夥伴。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