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知識學校

Canetti.jpg

教師間的多樣性真令人詫異,一個像我這樣的生命首次有意識地察覺到這種多樣性。他們長時間地站在某人面前,展現出所有的情緒變化,不斷地被人觀察,一節課又一節課地扮演他人興趣的關注對象,不允許離開,還要每次經歷同樣的時段;大家很不願承認他們的優越,於是眼光變得銳利、挑剔和尖酸。大家有必要趕上他們,卻不願太過辛苦,因為這時還不是有所成就的獨特工作者;還有他們教師生活外的秘密,這時他們並不是演員似的站在某人面前;此外,他們的輪流出現,一個接一個出現在相同的地方、扮演相同的角色、抱持相同的目的,所以很能夠比較 —- 這一切因素的共同作用,構成一所完全不同於現成學校的地方,這是一間人類多樣性的學校,如果不太認真看待的話,它也是第一間探究人性知識的有自覺的學校。

這是卡內提(Elias Canetti)在《得救的舌頭》(Die gerettete Zunge, The Tongue Set Free)當中描述他在瑞士瑞米街上的州立中學裡面的感想:「希臘人的誘惑。人類知識學校」。透過他的眼睛,我看到了一所中學變成了如此有著自覺的人類知識學校….

值得一提的是,閱讀整本書的時候,我所想到的第一個記憶中的類似物,竟然是《魔術燈籠》,柏格曼的傳記。也就是《芬妮與亞歷山大》這部電影中的影像。

廣告

2 thoughts on “人類知識學校

  1. 我還在衡量從針對舌頭跟耳朵(《得救的舌頭》《耳中的火炬》)讀者到書評的距離。一直在尋找青春期情愛性事、愛人未遂或者被愛失誤卻遍尋不著,這樣的挫折閱讀經驗是否可以為論。(哈哈)

    無線網路國內有人得標啦。有人得標就有人可以訪問啦。至於國外的長輩,這就要跟你一起計議囉。誰叫你都不回我信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