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日記

monster1.jpg
看完了浦澤直樹的「鉅著」《怪物》(Monster),心中如釋重負。

「看看我,看看我,我體內的怪物,變得如此巨大了!」

原本單獨被書寫的一句德文,原本也被單純地設想為「不過就是精神變態殺人犯想要傳達的訊息罷了」。浦澤直樹竟然能夠延伸出一塊歐洲的整片天空,帶領讀者追溯到殺戮與惡行動的源頭。這句話語當中的反身性(reflexive)一種奇觀式的讚嘆,讓我想到拉康鏡像理論中的嬰兒:注視著鏡子、試誤性地拼湊自己的主體經驗。一種孩童世界的純真(?)被挪用在成人世界中,變成諸多替代性、次要的惡所欲想的、期待長出來的,原初的惡的本體。

(嘩啦嘩啦卡嚓卡嚓啪勒啪勒咕嚕)

這樣話語,竟然能讓人進入童稚的世界、並同時傳達如此恐怖的訊息。

讓我解釋一下:為什麼為《怪物》所迷。這部浦澤直樹的漫畫有大野心,想要解釋德國連續殺人事件後面的原因。既在解釋為什麼有這些惡的結果,也試圖描繪「絕對的惡」的存在,同時也解構/組合惡的源頭的基本人性。透過童話的「朗讀會」來控制孩童的心靈,追溯 511 幼稚園這種人性實驗,究竟創造出了什麼樣的怪物。

我看完之後手邊想要閱讀的第一本書,是 D. M. Thomas 的《白色旅店》(The White Hotel)。行為本身沒有什麼能力影響、扭曲人生,只有對行為的詮釋與逃避,原初事物的譬喻意義才會造成心理的障礙。透過說話,我們得以將隱藏的事物迂迴地釋放到大氣之中;尋找聆聽者,也就是意味著期待被對象聆聽所拯救。

表達障礙的解除,也就是生命重擔的卸下之日。這就是心理治療的簡明版究極意義。

怪物日記 有 “ 3 則留言 ”

  1. 是啊!為什麼如釋重負呢?

    今年過年在家看了"怪物"後,心裡好沈好悶,是一種下大雨前 連空氣都特別重的感覺。難受,後來草草翻完最後二本。
    如果綁架孩童的壞人也看了之後被"啟發",學會靠朗讀會把邪惡的意念深植在小孩的腦中,學會讓小孩知道要"不擇手段生存",該怎麼辦呢?

  2. 因為我終於找到了心理分析的意義。所以如釋重負。

    在通篇漫畫中所發生的犯罪與殺戮,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都是原本就已經存在在這個社會當中的,怨靈。約翰,我們那神奇的「絕對之惡」的創造者,結果並沒有創造任何新的事物。原本讀者所擔心被籠罩地喘不過氣來,對於一種「絕對的惡」的想像,無論是安娜、天馬與其他的醫生偵探聯盟,幾乎都沒有辦法抗拒它的確存在的…重擔。

    但是只有那個 BKA 警察,拋家棄子的追索,並且始終不相信約翰的存在的那個人,能夠深入到最後。並且與天馬並行,提早走到了最後一關。某個程度來說,我會覺得最後 BKA 先生還是贏了。他堅持他的原則到最後,找到了科學線索後面的具體心理動機,就像他的手會自動啪啦啪啦的動一樣。

    一個沒有那麼快相信的鐵血警探,竟然走到了跟一開始就相信那「絕對的惡」存在的同一個結局。這部漫畫實在給了人們很多信心跟希望。而且最後那個問題:誰創造了怪物?到後來,天馬只不過是一個配角。源頭的創造者可能是他姊姊安娜、他的媽媽(在當時的一個關鍵動作)。而誰又創造了「非」怪物?法蘭茲先生的一句話,可能就拯救了安娜幸免於(心理災)難。

    所以我覺得在看到最後,我自己讀(體會)到了對心理分析「說話」的重新信任、對科學原則堅持的正面意義、以及對於絕對的惡的不存在。就算存在,那也是如同原始叢林的森林大火一樣,是自然的生態過程。如同颱風縱使狂暴,總會過去。

    而且,生命只要有愛,是沒有辦法被次等的惡所操縱的。

    這是我如釋重負的原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