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奇蹟與綠色之路

greenmile1.jpg

We each owe a death, there are no exceptions, I know that, but sometimes, oh God, the Green Mile is so long.

「如果下次發生這種狀況,還是要打電話給我喲。」聽到朋友這樣說,實在很感動。幾乎眼淚都快要掉下來的那種心情。讓我想到深夜看「綠色奇蹟」(The Green Mile),對於有這樣一部復古調調的片子出現在幾年前的那個時空,實在覺得蠻特別的。John Coffey 黑人大個兒企求解脫的靈視,映照彷彿老調褪色的種族歧視生存苦悶的故事脈絡,直指人類生活的暴力本質,讓我驚覺我以為的「過去」其實也不過才這幾十年前;一切都隨時可能重來。所內的英文編輯 Paul 在幫我修改替大長輩寫的英文演講稿時曾說,這些電腦資訊科技的進步也才不過幾十年,而我們竟然會用、得用 traditional 來描述那只不過棒球場上前三局所發生的事情。

不過正如許多片子與魔鬼都沒有關係一樣,這部片子後來發現跟「綠色奇蹟」完全沒有什麼關係。原來片名叫作「綠色的一哩路」,是指從監牢到電椅這段一哩的綠色柏油路。後來在老 Edgecomb 回首回顧時,變成了每個人都必須走完的這一段路。

Edgecomb’s(敘事者 Paul Edgecomb,由湯姆漢克所飾演的死牢監獄主管) tour of duty at Cold Mountain in the Depression-era South included watch over a quartet of killers awaiting their final walk down “the Green Mile," the stretch of green linoleum flooring that took convicts from their jail cells to the electric chair.

(greenmile.jpg導演 Frank Darabont,曾經導過 imdb 票選史上最佳 250 片的第二名:《刺激 1995》("Shawshank Redemption, The")訪問。他說他喜歡這種老老的風格。)

生存、暴力、謊言、隱藏這些可是數百年歷史都還尚無定論的「老」問題啊。而唯有雕琢這些細節到一種程度,才有辦法在某個不預期的瞬間彈出一種跨越這些老與無解的超驗靈視。

闔起電腦,我決定出去走走。

廣告

One thought on “上帝奇蹟與綠色之路

  1. Computer Science 真的也才不過三十幾歲而已。只是這個領域變動得太快,尤其是在二十到三十歲之間的時候,那歲月的算法真有如天上人間。

    每次我想到這件事時,都會想到孔丘說自己十有五而志於學,但是接下來卻是三十而立了。之後每十年一算,跟前面的兩個十五年比起來,總是引人遐想: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到底是什麼樣的事情呢?

    如果把人們在歷史中累積千年的努力也算進去,那麼或許這只是打了無數次的棒球比賽又一個新三局。

    令人期待的是,希望百年之後的世代可以進步到,能笑著回顧現在的無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