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窺近代

坐在四分溪書坊裡面讀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女青年大隊訪問紀錄(口述歷史叢書五十六)》,《國際合作在中國:國際聯盟角色的考察,1919-1946》與《中國農村復興委員會訪問紀錄》。發現我大一的國文老師(「薇薇夫人」的妹妹)竟然也是女青年大隊的一員。只是她沒有被訪問。晏陽初的河北定縣實驗在國際聯盟教育考察團的報告中,評價是成本高昂,不太適合中國社會(只是沒有看到晏的答辯資料)。沈君山先生針對農復會訪問紀錄寫了一篇回應文章,提到沈宗翰先生的感觸是「守孤城」。說到晏出走異國。

我覺得(個人意見)農復會一書應該有一個序列安排,呈現口述歷史被訪問人士之間的關係。相較於女青年一書的篇幅比較長,每個人有各自的故事,農復會的主題篇幅較短,可能就適合不同的排列方式。

閱讀,方知人的渺小。歷史長河中讀者的渺小。就像胡適先生的《嘗試集》,嘗試二字出自陸游的詩:『嘗試成功自古無』。知渺小後,才能夠帶著勇氣跨出第一步。管窺近代,實為眼前謹跨一步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