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的出口燈火

同樣不能像電影中把欲望簡化為一種男女奔放的情欲,在小說(《英國病人》)中,欲望是作為生命的重生而存在於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它顯然不是占有或竊據,而是尋求自由的解放,尋求對他者的關懷,尋求靈魂傷口的治癒,尋求對民族中心與國家神話的棄絕,尋求在殘酷的黑暗世界中留下一盞指引自己逃離的燈火。列維納斯在「哲學與無限的觀念」一文中指出:「欲望產生於在有限的世界中尋求無限的超越」。然而這種超越並不是個人的孤立或遁世,而是與「他者」(異客)的融合與共享,一種經由棄絕到超越的昇華過程,儘管它是艱難的,也是痛苦的。

閱讀第三世界:尋找生命缺憾的救贖之路──翁達傑的「跨文化史詩」,宋國誠(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破週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