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少年」:一種感想

20century.gif

標題:「20 世紀少年」,作者:浦澤直樹(Naoki Urasawa)。類型:驚悚(Thriller)。

在童年 1970 年代,賢次與一掛朋友在稻田中的廢棄空地蓋了他們的秘密基地。他們在裡面夢想著拯救地球、抵抗邪惡力量。1997 年,賢次長大後成為一家複合型便利超商的店長。有一天一個顧客全家失蹤、留下一個神秘的符號。那個符號是 1969 年他們朋友創造的符號,朝著天空的漫畫翻頁手指符號、加上一顆大眼睛。另外一個朋友自殺,自殺前送了一封信給賢次。同時也逐漸發現的是「朋友」教派的出現,竟然使用著同一個符號。誰是那神秘的「朋友」?這一切跟賢次有關嘛?

感謝 inertia 中年男人推薦,我一口氣看完了 15 本「20 世紀少年」。原來是「危險調查員」的作者,它幾乎是得到一面倒地獲得稱讚的驚悚與少年冒險推理漫畫。浦澤直樹豐富的社會歷史細節與心理內涵,與優秀的敘事手法,讓他的作品成為文字評論創作者的豐富寶藏。除了各位可以在其他評論者發掘到的很棒的論點(例如從村上春樹的小盒子理論來閱讀其中的宗教內容:「20 世紀少年」的封閉盒子)之外,讀完法國 Aniki 的評論,我覺得這部漫畫鉅作有下列幾點特色:

一、在時間旅行的難題中依著相同場景、反覆變焦。作者重複回到小學當時的場景,一次又一次回到 20 世紀中期以及 21 世紀的開始,一下子就跨越了兩三個世代;這種時間跳躍的處理方式,卻焦點放在不同的歷史社會細節上,而演進了故事的深度與意義變化。在跳躍處理中,故事中的社會場景死傷慘重,卻仍然焦點緊抓著某些故事細節、不背離的清晰軸線,形成一種日本漫畫末日傳統的獨特詮釋方式。這應該算是「懷舊」文體的一種超強大變形吧。

相較起來,許多時空旅行難題的電影/小說,也許可以跟「20 世紀少年」合在一起來加以評論。比較「蝴蝶效應」跟「Groundhog Day」、「時光機器」,都是單一點跟點之間線性的循環運動;解脫就是離開那個點、離開那線性的關聯。也許是因為不同於兩個小時電影敘事方式的限制,「20 世紀少年」得以用獨特的方式連接回去日本獨特的世界末日傳統:循環的時間性被延展開來,源初的那個起點不是一個單調的、邏輯上的一「點」,而是一整個面。所有的出場角色被連結回去那個 1970 年前後的時空,並且不斷發現新的意義,並且陰謀影響還在繼續下去。影響未來的世代。

就像是人生反省到某種時刻你就會覺得說:一切都是你的錯。要不是你某個時間點太過低估某個角落的男子機車沒有抓穩手把快速滑過犁田在太陽下曝曬太久想像一種獨立自主的旅行忽略了她的感受想要照顧上了年紀的老父猶豫不該邁出一步抓攫自己的未來未來一瞬間就過去了。這些片段通通在一次又一次的回顧與眺望中,凝結回那個萬事萬物統統爛掉的原點:你(或者某個場景)。對,就是你。而這部漫畫的前面一段路,就像是賢次的反省故事。

二、預言書的說故事型態;善用這種傳統宗教文體、既創造同時又打破讀者對於故事的期待。一開始的小學生的幻想,作為一個藥引子,像是一個假的開場白。影響了每一個細節。當讀者慢慢地從賢次的自責與反省中離開,移動到大一些的視野時,一下子焦點被凝聚在某一本預言書之上。這個預言書簡單、空洞地令人感覺到恐怖,一如所有的機器人與幻想故事都只有小學生的水準一樣,但是它卻發生了。人類的社會並不會擁抱複雜而深邃的古老智慧,淺薄的直接的想像卻能觸動大部份空虛的人的感官。一個更大的心理陰謀籠罩在偽造、利用與再利用這些直觀、輕便簡單的預言想像(無論是文字內容與符號運用)。

三、成功的角色營造:年輕、現在、變老,浦澤直樹在處理的是社會、個體心理演化的問題。在故事跳躍的時間規模裡,大量的人物角色被耗損著。我覺得作者透過類似「抽格」與「倒敘」的手法,瞬間讓這些角色變老,一下子增加了故事歷史的縱深:然後你知道慢慢地,會揭露到底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

四、語言的使用。浦澤直樹對於「朋友」的運用實在太大膽與險奇了。以程式語言的習慣來說,就是運用到日常生活的「保留字」;這種招數奇而險,因為你必須要很有格局與準備,才能夠平衡運用日常生活「保留字」的威力。這在 LaZo 先生對於「20世紀少年」的許多篇分析文章中都有提到,他對於奧姆真理教所作的功課很深入,對於這類新興宗教的本質有自己的看法,因此而展現在他對於「朋友教派」與「朋友黨」的詮釋之上;最後這些詮釋,又對應回小學原初情境的互相對待關係中。

SPINET 有漫畫的首頁網站,也有作者浦澤直樹日文的連載日記。你也可以翻翻樣本頁面,感覺一下劇情的緊湊。

我自己還捨不得去看第 16 集,想讓自己再停留在 15 集最後的彩虹轉漆黑的場景:「鈴鈴鈴,電話響起了….. 一切都準備好了吧。」

然後世界就滅亡了。
廣告

8 thoughts on “「20世紀少年」:一種感想

  1. 我覺得浦澤直樹再這樣下去會先滅亡…:p
    他是漫畫編劇裡拖戲拖得很遜的一個,原來再怎麼酷的動機到後面都變成裹腳布。

  2. 看完 16 集,突然覺得(感謝 Peko 提醒,底下部份暫時刪除,避免肚臍眼傷人 ccCcc )

    但是夢真的是真實嗎?

    我在想,其實應該是說,(也刪除)。

    (祝福大家看漫畫愉快!有機會再貼回去!)

  3. ilya真沒道德,一下子就把16集的大綱說出來,讓租不到16級的我有一種在電影院看電影時,旁人說出後續劇情的感受:)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裡是你的肚臍眼,愛看是我自找的…XD

    #明天再去漫畫店看看16集上架沒:)

  4. 20 世紀少年,個人認為,還是有危險調查員的影子喔
    不過,同樣的是,真的很會掰
    是原先就設定好的呢 ~ 還是
    想到啥就畫啥
    可是利害的是引導人想像的功力

    … 真會掰阿,有機會回台買一套好了..

  5. 浦澤直樹在還沒有跟專業腳本作家合作之前的作品,就很喜歡用這樣的方式拖戲:產生新角色、滾雪球灑狗血、小結、產生新角色… YAWARA 和 Happy! 都是如此。

    等到全部看完,你會發現前幾集就已經是那個全部了。

    危險調查員和終極傭兵的合作經驗,使得他的點子升級了,現在都有乍看之下很具深度的感覺。可惜實際上劇情結構和前述兩部作品不同-那些都是像單元劇的東西,小而美。怪物和二十世紀少年,都是以一些很適合隱藏在單元劇背後的暗流作為動機,然而那個暗流實在太… 讓人疲勞了,就像潮來潮去,除非重力場改變,不然永遠都是那個樣子…

    不過這檔事全怪在浦澤直樹身上極有可能是不公平的。首先,他背後可能還是有腳本作家,只是現在也許基於某種原因沒把名字掛出來 (或是中文版沒掛);另外,連載漫畫作家不拖戲,出版社可能也會逼著他拖,否則誰想跟紅極一時的鍍金鐵飯碗過不去呢?

    所以說,我只會怪他拖戲手法很遜,不會怪他拖戲。:p

  6. 花了一天的时间(从上午12点看到次日2、3点,再从5点看到7点)看完了15卷《20世纪少年》,实在是一口气悬着都没时间喘。。。。。
    16卷里讲了很多过去朋友的经历,一下子解了很多密团,但是鉴于之前的《MONSTER》的结局,《20世纪》不知道最后是不是会草草了结了呢。
    过程永远是最吸引人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