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屬於個人的希望」

「『這個國家什麼都有。真的是各式各樣的東西都有。可是,就是沒有希望。』自從完成了一本讓國中生說出這種對白的長篇小說之後,我就經常會思考「希望」的問題。要描寫社會的絕望與頹廢,如今已經是非常簡單,所有的場所都充滿了絕望與頹廢。在被現代化的強大力量推著向前進的時候,描寫其中消極負面的部份,是文學的使命。對於現代化背後那些遭到歧視的人,日本文學一直以來都多有描寫。但是在現代化告終許久之後的現代,已經不需要這樣的手法以及這種主題的小說了。

在這本短篇集裡,我試圖為各個出場人物刻劃出他們所持有的希望。不是社會的希望,是別人所無法共同擁有,只屬於個人的希望。」

「我經常會思考『希望』的問題」,村上龍著,張致斌譯。印刻文學生活誌創刊拾號,專輯「村上龍:一種巨大的疲憊」。

很讚嘆以「為了留學而出國的人物作為主角」這種如此 popular 的主題,竟然能夠書寫出這樣的敘事效果。想像放在一本名叫做「ALL 讀物」的雜誌上面連載的文字,周圍是喧囂的出國留學年輕人與功能強大、制服親切的廣告;能夠寧靜地陳述著機場、公園、喜宴會場與 KTV 裡面的絕望頹廢與…,「只屬於個人的希望」。

就不得不讓人安靜了下來。

廣告

2 thoughts on “「只屬於個人的希望」

  1. 不當的希望造成疑懼者國族主義(parnoid nationalism)
    一點一滴,他們對不餵奶的國家的依戀產生一種特別的疑懼者國族主義 。他們變得憎恨與偏執,永遠準備好要「捍衛國家」,希望可以再獲得失去的希望。是他們的生活處境帶出他們最糟的

  2. 希望的動員: 左右派的比較
    從希望的動員來看, 第一世界上多數的政黨, 不管是勞工黨或自由黨或保守黨, 都以國族主義在動員希望與恐懼 (尤其是仇外的恐懼) . 更基進的政治動員的難以伸展, 這是所謂 “新自由主義" 的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