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無法更換的密碼

生物特徵辨識,如果要跟隱私權這個抽象的概念作結合,並且要讓我媽媽都懂的話,我想到最最重要的一個理由就是:它是一種你「永遠無法更換」的密碼。身份證掉了之後還可以補發、會員卡掉了還可以註銷重新申請,你的指紋,是永遠屬於你的,無法被塗銷重新設定。這是一種無法被 renew 的天然資源。雖然它是唯一的,但是不能被輕率地用在如此頻繁使用、用途多元、到處暢通的環境中。

因為你的指紋一但被偷了,你就要提心吊膽一輩子;而且正是因為指紋如此「能夠防偽」,所以指紋將會被到處濫用,所以你更會因為指紋可以到處通行而更加提心吊膽。你因為輕易地把信任交給不適當的人,所以你會寢食難安。你將為了你所付出的信任而感到痛苦,寢食難安。正如莊庭瑞顧問在「指紋全民建檔擾民傷財」文章中指出,這些對於科技能夠解決社會問題的迷思,誤導了大多數的民眾相信一套神奇的系統能夠幫他們消災解厄。殊不知正是錯置的信任,對於簡陋邏輯不見批判事不關己的掉頭它顧,正是集體造神的民意基礎。

搞科技的反對科技優先宰制一切,警察方面的代表尋求能夠解決台灣社會詐騙猖獗的辦法,(僅僅是期待指紋是那個萬靈丹)。原本沒有衝突的兩種善意,最後竟在這種「按或不按」的問題上交鋒,真不知道是那裡出了錯。也許我們人民作為主人,應該要求一種並存的解決方案…. 或者至少從我們自己做起。在跟家人或周圍的人聊到指紋的時候,我們也許該尋找鮮活有力、生猛夠嗆的具體實例來幫助人們認識「隱私權」…

廣告

2 thoughts on “一種無法更換的密碼

  1. 台灣的指紋建檔雖未達全民規模,但役男的指紋檔案規模也頗龐大,但有沒有人偷役男的指紋去濫用呢?顯然沒有。

    這篇批評如果要成立的話,前提是,生物辨識已經變成身分認證的主要方式,請注意,身分認證和追查犯罪者的身分,並不是同義詞。

    所以,讓身分認證的方式永久地停留在舊式的、非個人生物特徵的方式︰虎符、口令、鑰匙、印章、證件、密碼、金鑰等等,才是審慎的做法,哪個團體鼓吹使用「生物辨識」來進行身分認證,這政策才是應該要誓死反對到底的。

    一個社會一旦以生物辨識作為身分認證的主要方式,「指紋被偷」的恐懼才會真正發生。光是用全民指紋建檔來偵查犯罪,也許侵犯隱私,也許違反人權,但這不會造成文章中所描述的恐慌情境,真正要恐慌的尚未來臨,那是全面用「生物辨識」來進行身分認證的美麗新世界。

    因此,用「指紋會被偷」的邏輯來反對指紋建檔的犯罪偵查需求,個人認為這是用錯置的理由來進行批判,也許這個理由能夠造成有效的恐慌或恐懼,但這仍是錯誤的認識。

  2. IS LIFE推薦閱讀專欄
    2004.06.12.::指紋全民建檔擾民傷財 你的指紋一但被偷了,你就要提心吊膽一輩子;而且正是因為指紋如此「能夠防偽」,所以指紋將會被到處濫用,所以你更會因為指紋可以到處通行而更加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