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新聞局」

Benla 轉寄來一則令人噴飯的台灣日報社論:「偉大的新聞局」。很爆笑地破解了一些對於政府與「抗議民眾(學者)」之間互動的想像。我覺得蠻有意思的文字,帶來了媒體公共化運動中緊張情形中的,想像力的解放。

新聞局的堅持其實是該堅持未堅持,他們長官堅持政不通、人一定要和,他們就很不堅持無線電視、廣播頻道作為公共財應有的管理原則,新聞局對那些「萬年」頻道擁有者幾乎從不堅持管理,從沒聽說有人在換發執照時被開刀,新聞局的管理是讓需要頻道的公共事務推動者無頻可播,坐「頻」生財、不擇手段者,反而什麼事也沒有。

是以,地下電台也不必抱怨,新聞局就是如此,它是升官墊腳板,不是堅持公益的頻道管理者,當這種新聞局的地下媒體也沒什麼不光彩,退一萬步說,看看當今高官多少曾經是黨外雜誌戰將,他們都不急著讓同志合法,他們一定有像新聞局一樣偉大的道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