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打架:以康德 vs. 笛卡兒為例

說康德「批判」笛卡兒,其實只是說他樹立了一個平面,並且建構了一個問題,而這平面和問題都不能被笛卡兒式的我思所佔據或執行。笛卡兒創造了我思當作概念,但他摒除了作為先時型態的時間,來讓這時間成為一種回指向連續創造的簡單連續模式。康德則再度將時間引進我思裡,但卻是一個完全不同於柏拉圖式先時的時間。概念的創造。從時間中他造就出一個新我思的一個組成部份,然而條件是必須換他來提出一個時間的新概念:時間變成一種內在型態,具有三個組成部份,連續,但也有同時性和恆常性。這其中還隱含了一種不能再被單純的同時性所定義的新空間概念,因此變成了外在型態。這是一次可觀的變革。空間、時間、我思想(Je pense),三個以橋樑兼十字路口來連結的原創概念。一陣新概念的狂風。哲學的歷史並不只意味著我們對一個哲學家所創造出的概念的歷史性創新進行評估,還有當這些概念相互轉進時其變向的潛能。

「第一章:何謂概念?」。「何謂哲學?」(Qu’est-ce que la philosophie?),Gilles Deleuze 與 Felix Guattari 著,林長杰譯,台灣商務印書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