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Personal"

從 Orkut.com 的朋友朋友收到一個專欄作者的訊息,邀請大家去讀他的文章:「太多不是朋友的朋友」(Too Many Fake Friends)。蠻有意思的。

“Well here’s a message to everyone I’ve rejected, and will reject. It’s really nothing personal. It’s not that I don’t want to be your friend, because I really do. I’d just rather we became acquainted the old fashioned way. So if you send me an invite to join your network, please don’t be insulted if I turn you down. It’s not that I don’t like you. I just have an old-fashioned concept of what makes a “friend."

Although if your invite happens to mention a super-neat collection of Hot Wheels, I just might reconsider. Especially if you’re going to share."


Jim Louderback
, “Too Many Fake Friends“.

廣告

3 thoughts on ““Nothing Personal"

  1. 我不能同意更多了。

    很久以前大家還在用ICQ的年代,看到朋友們一長串的名單,就會覺得,「哇,你有好多朋友。」再早之前,還是小朋友的時代,大家走在大學校園裡,比的是誰走在路上招手問好的對象多(我偶爾就被捲入這種 “girlie fight" 當中)。Grow up, girls! 麥克魯肉飯 (McLuhan)的比喻,在我們這個年代也一樣好用:Instant messaging is instant MASSAGING, 心情不佳的時候來一注(have a shot),瞬間排解各種低潮!人就在八爪章魚般地回覆四方而來的即時回應中,忘卻千百煩憂。又有如《美國天使》裡電話應接不暇的羅伊康(Roy Cohn),手握轉接機盤,有如天使長般威風凜凜… 可惜我慢慢變成了某種村莊理論的信徒,覺得人的往來在精不在多。生張熟魏終究也只是,alas,生張熟魏罷了。Instant MASSAGING有如扮演自己的pimp,讓「陌生人的好意」時時灌注進來--雖然我們有時也挺需要的(套用阿莫多瓦語)。

    但怎樣還是見過面的好。It’s the real thing that count. 我深深地熱愛somatic這個字,somatic, “meat" (after William Gibson): It’s something I don’t want to do without.

  2. okboy, 謝謝你讀我的 blog 也給我榮幸來邀請你。但是就像這篇文章說的一樣,我對你並不了解,可以請你至少寫信讓我認識你,我再邀請你加入 orkut.com 嗎?也許過程比較慢,但是我想那比較符合朋友的真義。也許我回這個訊息的時候,你已經經由 zheng 或者其他中國朋友加入了 orkut.com。那我們就有機會在 orkut.com 上面認識了。

    luki:哈哈,不能同意更多。陌生人(stranger)的善意/好意,在 Zygmunt Bauman 引介的社會學當中,陌生人有著神奇的意義變遷的歷史軌跡。我喜歡在這個時代裡面的陌生人的危險與救贖,這種資訊社會微光的雙重意義。既是冒險,也是一種尋求著個別碎裂片段渺小的自我之間的普同性可能。「見過面」(臉孔的此曾在)是否是「面對面」(vis-a-vis)的資訊社會混音變種加強 remix 版本?臉孔與善意都註定會隨著時光流逝而消失如煙,但是那一點點的堅持,就是讓「朋友」之所以為「朋友」的最終參照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