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spora and buddhism

今天去民族所找 T 學姊,經過「宗教教義、實踐與文化:一個跨學科的整合研究」學術研討會。去的時候已經 12 點了,沒有機會多聽到完整的前後脈絡,但是聽到黃倩玉女士的「 現代佛教的教育實踐:佛教慈濟基金會個案初探」的會場討論。除了大家都很有興趣的慈濟討論之外,黃女士麻六甲等地的國際田野訪談所觸碰到的全球化與 diaspora(離散)現象,感覺是在佛教文化實踐的脈絡中,探討地域性與離散雙重辨證衍生新脈絡的文化意義。李玉珍女士的評論則是認為除了理論應用的適用性問題之外,這個新全球化宗教與地方意義認同生產之間的關係,是非常有趣的題目。結論是真是令人期待啊。

中午時分跟學姊與她學生有一些聊天對談。學姊提到有一個朋友有特殊的經驗,但是卻苦於「使用語言來描述她自己的過程」本身變成是一種限制。我相當可以感同身受。理論模型中如果有一種 meta 語言的支援時,對於一些穿梭在親身體驗與個人社會研究之間的人們來說,應該會是一種思想工具困境的解套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