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寫花拉不搭想法

這些是準備要書寫的種種花拉花拉想法。跟什麼都不搭,也不想擺在已經長出自己意義的 kwiki 筆記本裡。就亂塗鴉在這裡。這些想法包括:

* 閃爍燈號的「群眾」藝術。透過閃爍燈號般的極簡藝術,創造群眾。但是這些藝術首先是一卡車一卡車的程式與技術工程。創作。想像力工程?空想科學?也許都有一點,也許也都不像。台灣還沒有這種藝術對話的空間:2001 年的時候我們有參與,也許,再過五年後吧。
* 被窄化的內容,與未來的故事管理系統;在那之前,我們要先找回軟體做為一種文化表達的意義。看圖說故事,有可能有更新的做法嗎?管理數據圖表對各種不同 literacy 程度的群眾,意義會是什麼?有沒有可能有不同的 layer 設計,讓這些人們之間的差異,轉變成為一種透過軟體與 protocol 的設計,誕生出新的對話的可能?在對話當中解決將現有的軟體改變得更為簡單、使用對象門檻更低、互動操作介面更為直觀,根本面對人的網絡中支持(support)的問題。這樣的講法光是現在的寫下來,都讓自己感覺到熱血沸騰啊。還是冷一點比較好。

待寫花拉不搭想法 有 “ 4 則留言 ”

  1. 我自私地臆想,你想說的話之一是「有沒有讓大家有更容易說出『我想要什麼(軟體)』的可能性」。The return of common sense, or it’s not so easy? 「我要什麼」本身也是受到文化及知識制約的句型,它絕不是無中生有的東西。原生 (originality) 的可能性似乎仍然得生根於對於一套做事邏輯 (modus operandi) 的瞭解和接觸上?

  2. luki: blog 就是你所提出的問題的最好「範例」。所謂「範例」是說,在沒有答案之前,我覺得現實生活場域裡頭就已經有了一些現象與活動,是超越理論的分析直指問題的核心的。在沒有 blog software 之前,在電腦系統上的公共書寫一直是個少數人才有的經驗。能夠說出我想要「如何地書寫」,必須基於這些經驗。

    自由軟體,或者開放源碼軟體其開發模式在跟使用者共生、共同成長的經驗中,把做事邏輯開放出來與外圍的使用者共享。注視著 code、體驗著 code 的成品,才能夠打破被制約的既定句型,穿越「已經成為往事」的文化與知識,才能夠說出,「我想要什麼樣的軟體」。

  3. 我同意你的說法。從個人經驗來說,我覺得 blog 是被我「等到」的東西… (一如 ThinkPad X Series 那樣)。BBS 雖然開展了個人書寫的可能性,但 BBS 的媒體質感 (the material texuality of medium) 是不一樣的。麥克魯肉飯 (McLuhan) 說的「媒體即訊息/馬殺雞」 (medium is the message/massage) 命題在此是成立的。

    簡單地說,我的經驗告訴我,blog 是一種 liberating/emancipating medium,在(自己的|別人的) blog 上的書寫經驗 則同樣是一種 liberating experienc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