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知識份子論」

然而,無疑地類似包德溫和麥爾坎.X(Malcolm X, 1925-1965,美國黑人領袖)這類人物所定義的工作,最影響到我自己對於知識份子意識的表現。吸引我的就是一種反對的精神(a spirit in opposition),而不是調適(accommondation)的精神,因為知識份子生活的浪漫、興趣及挑戰存在於對現況提出異議,面對乏人代表的弱勢團體奮鬥的不公平處境。….

我不希望遭到誤解。知識份子不必是沒有幽默感的抱怨者。對於杭士基(Noam Chomsky)和維德(Gore Vidal, 1925-,美國作家)這類受人推崇且活力洋溢的異議份子,上述說法大謬不然。無權無勢的個人見證事物的悲慘狀態,絕不是一種單調、乏味的活動。這包含了傅柯所謂的「不屈不撓的博學」("a relentless erudition"),搜尋另類的材料,發掘埋藏的文件,喚回已被遺忘(或放棄)的各類歷史。這包含了一種戲劇感和起義感,善用一己罕有的發言機會,博取觀者的注意,比對手更具有才智、更善於辯論。既沒有職位要守護,又沒有地盤要鞏固、防衛的知識份子,具有某種根本上更令人不安的特質;因此,自我嘲諷(self-irony)多過於自吹自擂,直言坦率多過於吞吞吐吐。然而,不容迴避的則是無可逃避的現實:知識份子的這種代表既不會使他們成為權貴的朋友,也不會為他們贏得官方的榮銜。這的的確確是一種寂寞的處境,卻總是優於集體容忍事物的現況。

序言,「知識份子論」(增訂版)。艾德華.薩依德著,單德興譯。麥田人文。

廣告

One thought on “重訪「知識份子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