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掩著精神與實質的分歧與矛盾

…那麼公民投票能不能凝聚共識,對內加強團結,對外展示主權意志呢?這個可能性不容否認,但是就三二零公投而言,執政當局似乎志不在此。將公投與總統選舉同時舉行,焉能不讓選舉的敵我割喉死戰延燒到公投?不過這是次要的憂慮。我們更該關心的是,用公投形成共同意志,是一個甚麼樣的過程?它與藉著社會生活中交往討論而形成共同意志,有甚麼區別?簡單言之,前者是政治權力所操作塑造的共識,是政治結構的產物,反映著政治場域裏的爭議、疑忌以及權力關係;後者則是以生活世界為基礎的共識,反映著其間的分歧、欺騙與壓迫,也反映了在分歧壓迫之間尋找合作條件的努力。差別在於,在理想狀況下,後者多了幾分說理與公平,前者即使落實了政治平等,最後註定不免要以票數逞其霸道。

我無意醜化公投而美化其他求取共識的途徑,更不相信後者一定能獲得美好的結果。但是,對任何社會,共同意志乃是極為珍貴、也極其危險的理想。共同意志有助於一個政治共同體找到整合的自我,卻也可能將社會變成一統的利維坦。要得其利而避其弊,關鍵在於形成共同意志的途徑,能否謹守憲政與法治的原則,能否發揚多元與自主,能否針對不同的政治價值進行批判的評價和融匯。這些考慮,或許治絲益棼,可是簡單明快的方法又何在呢?難道公投這種新版的民主集中制,就是追求共同意志的不二法門嗎?

「誠實面對公投背後的價值選擇」,錢永祥,(本文作者為中研院社科所副研究員)
出處/《新新聞》889期論壇。引述自 TWBlog.net

價值的分享與分歧

反對公投如我者,畢竟與贊成公投的朋友,分享著好些重要的價值與觀點。我們都對於民主有信心也有期待,對於人民的權利與能力有珍惜也有肯定,相信民主的條件繫於集體生活的公共化、相信正當而合理的決策只能來自公共討論,也因為「選舉總路線」戕害了社會的民主生機,而感慨遺憾。

那我們的分歧在哪裡呢?容我簡單分析。台灣歷史的積累(其他國家也少有例外),呈現了兩項動向互異的訴求:一是追求開放進步的社會、二是追求獨立完整的國家。前者是多年來泛民主運動(包括社運)的動力,後者則是各種台獨、本土運動的嚮往。這兩項訴求代表著迥異的價值,相互衝突,卻又不能有所偏廢。繼承台灣歷史,也就繼承了它的這種曖昧遺產。認真的政治思考,不可能獨沽一味。

於是關鍵在於,你是在進步論述的脈絡裏談國家的發展與自主,還是在國家主義的脈絡裏追求社會的進步?你要讓進步的價值引導政治發展,還是讓國家自主性(「國家理由」)來詮釋和使用這些價值?我猜測,我們大家的分歧在此。公民投票所包含的進步精神與國家主義實質,生動地呈現了這個基本分歧所在。但如上面的討論所示,公投制度本身,不誠實地掩飾了精神與實質之間的矛盾。

大選之後,三二零公投就會淪為敗柳殘花。可是上述分歧是真實持久的。我們願意如實面對這中間的選擇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