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屈辱

昨天在跟 Joy 談 recycling technology。當討論到我們給予事物生命卻沒有替他們想到結束的時刻,這讓我想到柯慈 Disgrace (「屈辱」)裡面最後一幕的狗狗。這隻狗在主角撰寫的歌劇中獲得了一個角色,在西塔琴與鄉村農婦追憶拜倫的歌聲中,以它面臨不知何時會降臨的死亡忠實心情吠了幾聲。與柯慈不同的是,我竟然追尋著 Animatrix 的腳步,想像著一台機器的終結,替換了那隻狗狗的身影。喇叭傳出信件到達、視窗關機的音效,在歌劇中出現會是什麼場景呢?凡有開始的,都有結束。每日投注在敲擊 nb 的感覺心情(有時我們會叫它小黑),如何被記住直到機器消失的時刻?看著柯慈「屈辱」的你,也許會有機會知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