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習作」:對失誤之真實本質的瞭解

paul-de-man.jpg

德曼後期作品中的見證,迫使我們由言語與沉默、生命與寫作、語言與現實之間繁複的關係,去嘗試捕捉當代歷史心創的複雜陰影;迫使我們完全重思自傳與歷史的觀念,乃是文學與文學批評中不可逃遁、既非虛構、亦非哀傷的重要真實文理。因此他的作品觸發了大屠殺的沉默形象與歷史遺忘,顯出我們藉由既定的文化論述模式而作的記憶嘗試,只是重演沉默與遺忘。然而見證的某種沉默形式能夠翻譯、並且使我們記取「不是失誤的終結,而是對失誤真實本質的瞭解」。德曼的作品並未取消我們的遺忘,反而使我們自己歷史的遺忘能夠對我們陳言,提醒我們 —- 我們已再度忘卻了見證與原文的恐怖、威脅與謀殺,見證與原文之不可能。

第五章:天啟之後 — 保羅德曼與陷入沉默,見證的危機-文學.歷史與心理分析,麥田。Shoshana Felman 與 Dori Laub 著,劉裘蒂譯。這一章在處理的問題是歷史如何變成一堵高牆、成為一座屏障記憶。而面對這樣的高牆的活生生的人,被歷史堵住的言語能力的人,在想些什麼?每個人都會犯錯,而如何才能夠覺醒?什麼才算作覺醒?這些倫理學上的命題,讓讀者擁有更多穿越高牆,深入沉默的能力。

「沉默習作」(Exercise du silence),保羅德曼的作品,1942 年 12 月出版。開場白是「保持沉默(keep silence):多奇怪的說法啊。是沉默攔著(keep)我們。」貝爾那諾斯(Georges Bernanos)的警句;然後引述巴斯卡的名言:「如果他們保持沉默,石頭將會開口說話。」

然而他自以為征服的探險,卻征服了他。擁有世界為他的死亡造就空間…除非他放棄所有權的印信、細心地焚毀記憶的字典,否則他無法臨近迫切的現實….此時此刻他瞭解謙卑乃是他的專業,而放逐是他唯一的出路。

這讓我想起 1993 年過世的我的學長,馬大偉。一位我們都公認是未來最棒的年輕心理學家的學長。有憂鬱症的的紀錄。十一年前的 2 月 12 日,我接到他過世的消息:於家中自殺。

廣告

18 thoughts on “「沉默習作」:對失誤之真實本質的瞭解

  1. Hi
    無意中看到你的網頁
    所提及馬學長 應該是我小學學長(我小一時 他小六)
    之前聽到他的消息 也是滿驚訝的
    因為從小到大 幾乎可以用教過他的老師都很"光榮"來形容…
    在我們求學路上 非常常聽到他的名字
    真的是沒想到 後來居然會發生這種事
    時間 過的真的是很快

  2. 對不起,想到當年馬大偉同學,連當年南部最優秀的五福國中及道明中學,都認為屏東市出了一個人才,以前他國中老師李建國都請他當小老師

  3. 抱歉,我是林宗毅,我是否可以說明,越是好人,越是壽命短,像馬大偉同學一樣,像以前顏回一樣

  4. HI 很冒昧的打攪您 在查詢六塊厝的相關資料間 又無意間聽到馬大偉的訊息 我是大偉的國小國中同學 他走的時候我有去送他 每回我清明時去屏東慈安宮看我外婆時 也會順道看看 他也在慈安宮十來年了

    在六塊厝長大的我們 雖然已經在他處定居 但我有時會憶起大偉 他沒有你們說的精神疾病 而是做為同學的我們 總是沒把握住可以跟他相處的時光與關心

    為了瞭解很多事情的始末 我特地打電話回家裡詢問了當年的一些事情 有些是大偉自己說的 有些是他媽媽說的 我想說的是 我很想念大偉

    transgicma@yahoo.com.tw

  5. HI 很冒昧的打攪您 在查詢六塊厝的相關資料間 又無意間聽到馬大偉的訊息 我是大偉的國小國中同學 他走的時候我有去送他 每回我清明時去屏東慈安宮看我外婆時 也會順道看看 他也在慈安宮十來年了

    在六塊厝長大的我們 雖然已經在他處定居 但我有時會憶起大偉 他沒有你們說的精神疾病 而是做為同學的我們 總是沒把握住可以跟他相處的時光與關心

    為了瞭解很多事情的始末 我特地打電話回家裡詢問了當年的一些事情 有些是大偉自己說的 有些是他媽媽說的 我想說的是 我很想念大偉

  6. 抱歉我是林宗毅,請問馬大偉同學是否因為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他也有自己困難,而且因為很成熟,所以他最後選擇輕生,真正需要心理輔導也是他本人,抱歉沒有惡意

    • 大偉是我舅舅,其實我們家關係很複雜,在這簡單敘述我外公外婆離異之後外婆改嫁屏東飛官爺爺(姓馬),而屏東爺爺跟外婆一直腳下無丁也剛好大偉舅舅家家境狀況不好所以從小領養了大偉舅舅恰巧也姓馬,我從小因父母工作關係所以小學前放在屏東陪外婆和屏東爺爺,也就天天跟舅舅生活在一起~印象中的舅舅功課完全不用人操心常拿奬和奬狀回家,記得舅舅抽屜中奬狀是像A4影印紙一樣疊成一疊疊的,當時屏東家中家境算是挺不錯的~外婆當會頭每每標會時家裡總是塞滿了人.

      • 會說舅舅有精神疾病在此來說明,一路來舅舅求學路都很順很少有第二名的,也很順利考上了北部建中,但上了建中我也長大被接回台北上學了,發現舅舅開始有點不穩定了,像是爸爸常被學校教官叫去說舅舅蹺太多課了,據爸爸說都是1.2百起跳的原因是之前求學路都太順利了,反到了建中看到原來有這麼多人跟他一樣,且高中考大學的升學壓力逼迫著要看固定的讀物無法像之前想看什麼書就看什麼書,我外公也很疼舅舅,記得帶舅舅每次去書局回來總是10本20本這樣買回家,涉足範圍也很廣,所以舅舅開始蹺課~但在爸爸的努力和學校溝通後,勉強畢了業也順利考上了台灣大學.

  7. 上了大學課業壓力沒那麼大了,舅舅開始玩起了社團,課更少去上了~每天都在整理社團資料,也開始情緒變的很浮燥,開始在看心理學的書也在差不多時間外婆走了~舅舅也透過屏東爺爺的證實是領養來的孩子,也找到了生母情緒變的有時起伏很大,記得那時大學暑假吧,舅舅回到屏東因外婆走了屏東爺爺認識了一位奶奶晚上就留在那奶奶家用餐過夜了,舅舅還跟同學約好隔天要帶朋友去逛屏東,但隔天遠在台北的我們接到了電話說舅舅同學去敲門沒人應門,又看到院子那好像看到一個人影怪怪的,屏東爺爺和警方趕到已來不及了(舅舅已上吊生亡),據外公和爸爸的說法,舅舅租了很多的倫理悲劇的錄影帶前一天可能看了一晚,在舅舅的日記裡才知道,原來舅舅國中就知道自己是領養來的小孩,只是生母家經濟中狀況不好也沒法子幫到忙很在意,也提到很可惜他想要更多的時間看更多的讀物.

    • 這是從小的印象,聽長輩說舅舅生母家好像也有遺傳性的精神疾病~我是不確定的!只記得那時要將外婆骨灰請回台北時本來也要請舅舅的,但舅舅生母家好像是說他們要供奉,所以就沒一同請回台北,所以目前還在屏東哪一個寺廟有點忘了.

  8. 我是偶然來帶這裡的. 我在建青的時候認識馬大偉的. 當時只有他跟我在社團裡比較接近. 我人在美國. 馬大偉出事的時候我人在紐約.

    我知道他的家裡有些複雜, 以及他有精神病的事情, 但是詳情總是不清楚. 隔了這麼久, 算是有個結尾了.

  9. 畢業已經三十年,想到馬大偉同學,還是會感慨,他同班同學現在在社會都很好出路,有些甚至去德國留學,他太獨立了,凡事有困難不會跟同學說,他當年在學校男女生都喜歡他,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