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朋友嗎?

(本文刊載於 Hopenet 光碟月刊)

社會媒體的出現

彷彿才不過是六七年前,一台又一台安靜的個人電腦孤島,只有在辦公室需要傳檔案的時候,透過一張張小小磁片中的 word 檔案,人們怯生生地透過親手交換磁片的片刻,世界才彼此連結在一起。而病毒的感染則是一種溫暖的歡聚時刻,像是褪色相片裡的整個社區停電的晚上,大夥兒走到戶外走廊上乘涼;在那個片刻裡,所有的人們一起七嘴八舌、添油加醋地訴說著中毒的恐怖症狀。接著是視聽多媒體的出現,透過燒錄機、各種材質與價錢的光碟片與 mp3,地下的 BBS 站台傳遞著 ftp 下載的神秘資訊,只有自己人才知道(當然,哪裡都有這樣的小社群)。有一天,所有人都開始使用 email 了。然後又有一天,辦公室的年輕同事突然問你有沒有 MSN 帳號。「七年級的都已經不用MSN 了,」他們這樣說著。即時通訊(IM, instant messenger)最常使用的應該是每天都會見到的人們吧。

就像陌生的朋友從不熟悉慢慢熱絡了起來,原本僅僅是因應工作而生、資料與檔案交換的實體網絡,交換的事物開始轉變成為情感的資料與生活的檔案。研究者會嚴肅地推推鼻樑上的眼鏡,告訴你這叫做「社會互動」。相對於之前的「功能性互動」,就像是對日常行禮如儀的例行工作開始有了感情。

前天傍晚一個朋友很興奮地告訴我,他從還在讀國中的小外甥那邊聽來的一則傳奇故事。那是關於四五年前他在玩天堂線上遊戲時候的一則傳奇。在天堂的某台太陽神遊戲伺服主機裡,玩家們彼此之間結黨成群;有些虛擬幫派的默契是堵在城池或莊園的要衝路上,對過往的虛擬旅客洗劫他們的寶物。那時候他已經算是資深的玩家,身上具備著瞬間移動的法術,以及頗高的正義點數(這可以讓你不容易在被洗劫的時候死去)。基於某種俠義的心腸,他衝出某個路口跟一大群虛擬幫派的玩家們決鬥,然後在踏出結界的時刻,漫天的箭矢朝他射來,「在螢幕上箭矢前後相連成為一條條密密麻麻的銀線」;他用瞬間移動法術拼死的逃出了那個空間,但是生命點值馬上就掉到谷底。這場「大戰」在後來被很多戰友們傳頌,沒有人相信這個膽敢跟幫派嗆聲的大將,「竟然連小學都還沒有畢業」,小外甥這樣地感慨地追憶著。

這是不是一場「大戰」、所謂的戰友又是什麼,這些意義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網路世界中,在一個迅速變化呈現訊息的螢幕前,人們認真地進行著難以想像、各式各樣的社會性互動。而這些填充著我們每天的生活。這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

另外一種線上遊戲

Yahoo!奇摩交友網站有六十幾萬名使用者。我們也許不會關心每天使用google搜尋引擎的人數,但是有六十幾萬名台灣的年輕人在交友網站上「互動」,這件事情就讓各種人非常感興趣了。我不瞭解整體的交友網站市場,沒有個別業者與廣告廠商合作、修改遊戲規則的內幕消息或第一手資訊,但是我對這些空間中的社會互動感到興趣盎然:這讓我想到赫曼赫塞「荒野之狼」中的魔幻劇場,無數的小房間舞台上演著一齣又一齣的虛擬人生劇碼。

在網路世界裡的誕生的新社會空間中,人們可以擺脫身體與地理空間的限制,改變身分、創造自己想要的形象。透過符號與行動,人們定義他們自己,然後形成一個又一個的社群和聚落,跨越地理空間與真實時間。然後,在這些小劇場中洗滌與創造的事物,以及這些互動所創造的果實,再帶回到真實生活裡。如果說天堂線上遊戲中,朋友的小外甥是用選擇的角色、武器裝備、驍勇善戰來定義自己的話,那麼交友網站的人們便是在認真地用自己的影像與文字書寫在扮演身分、定義自己:我就是這樣的人。

定義自己,是為了要能夠順利跟別人交換。我們定義了照片的那一格訊息中,那個照片中的帥哥、或者以阿尼形象示人,或者什麼都不留的M139-881-769號使用者,「就是我」。那個心情日記都是用注音文的可愛女孩「就是我」。那個移動迅速的愛用神族的敏捷殺手,「就是我」。在芸芸眾生中,我於是跟別人不同,閃躲開了必然被遺忘的命運。讓你記住我。讓你下一次登入系統的時候,記得到老地方來看看有沒有我留下的痕跡。至少,你下一次再看到有人揮舞光劍一如秋風掃落葉、像唱顛倒歌一樣地顛倒著在說話時,「你,也許,可能會,想起我。」

交友網站是網路世界中,最大的身分交易市場。在那短暫的瞬間裡—也許是幾年,也許是幾個月(看人生際遇與軟體市場新陳代謝的風浪大小)—我們相信我們自己是誰,然後珍惜地小心翼翼地打包送給別人。細心呵護宛如照顧小盆栽初生的幼苗。在別的地方會謹慎拒絕填寫的個人資訊詳盡表格,在這裡卻是自己願意,仔仔細細地刻畫早已忘記的陳年紀錄。「也許有一天…」,就讀國小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愛看「偶然與巧合」熱愛 Matrix 都會變成一個偶然的緣分。

但是有沒有可能,我想要輕拭某筆刻畫的痕跡呢?讓資料庫的欄位內容不是只有冰冷的平舖直述,而是還有淡淡的暈開的效果呢?有沒有可能扮演的主題不是記憶,而是為了遺忘呢?交友網站這種文體,這樣的交換遊戲,有沒有不一樣的可能性呢?

最近在自己的 blog 網誌上面隨筆寫了一些遊蕩在 Orkut.com,一個經朋友邀請才能加入的交友網站的心情。原本簡單的交友經驗,一下子因為不同的介面與設計規則,變得豐富了起來。原本在 Yahoo!奇摩交友撰寫心情日記、努力簽心回簽、回應留言,一個人力爭上游人氣指數的平面道路遊戲規則,走進了 Orkut.com 則發現:你是由你的朋友(FOAF, Friend Of A Friend)和你所加入的社群團體來定義的。透過人際網絡的照片臉孔,我們重新定義,也重新包裝我們自己。在Yahoo!奇摩交友,我知道自己是六十幾萬人裡面的一個個體;在 Orkut.com 中,我知道透過我的朋友的朋友,我跟四萬多人連結在一起。

Orkut.com 號稱是由 google 的工程師所架設的交友網站殺手。透過 blog 一傳十十傳百,一兩個月內一下子的成長速率瞬間就已經擠入網際網路必造訪的網站第 505 名。同類型的網站還有 friendster.com 與 ryze.com。除了透過這些之外,我們還有沒有別的可能性認識彼此呢?dogster.com 也許就是一種可能:FOAD,Friend Of A Dog。del.icio.us 則是我那分享書籤認識的好朋友。當然我們不應該忘記 blog,那些網路世界中的傳統筆友。於是有一天更新的軟體網站服務會出現,然後,我們就會彼此相遇。

廣告

3 thoughts on “我們是朋友嗎?

  1. 我最近我喜歡講一個故事,本來好像該寫寫 blog,但似乎快要懶了…

    Nick Hornby 的小說 “High Fidelity (失戀排行榜)",在開頭的時候,男主角說:重要的不是你是什麼樣的人,而是你聽什麼樣的音樂。

    不管是那一種交友方式,剛開始總得抓住某些連結關係,那樣比較有安全感,那管它是什麼牽強的理由…

    可是這本小說演到最後,男主角不得不承認:重要的不是你聽什麼樣的音樂,而是你是什麼樣的人。

    去掉 FOAF,去掉加入了那些 communities,去掉心情日記,去掉照片,去掉我分享的書籤,去掉 blog,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聽起來不像交友網站,倒像是新世紀宗教了。:p

    BTW, instant “message" service.

  2. 在奇摩交友打滾一年多
    的確大部份的人常用外表第一印象下判斷
    但還是有一些人會注意你的自我介紹和日記
    (如果你有用心寫的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