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blogging (上)

清理書房時經歷了很多幸福與不幸的事情。幸福的事情就是我買的某本書,魂牽夢縈數月之久終於出現了。不幸的事情就是某些書不止出現了一次(或兩次)。幸福的一個具體事例是「外邊思維」(米歇爾.傅柯著,洪維信譯,行人出版):本來因為自己那本苦尋不著,還有著邪惡念頭想跟躲同學擋個一本來看看,但是在大清理之後竟然浮現了蹤影。傅先生這本文學時期的著作,第一篇眾人皆覺得簡明易懂的內容是:「I. 我在說謊,我在講話」。

「我在說謊」,這當然是希臘克里特人 Epimenide 的典故;一句斷言就動搖了希臘的真理。傅柯想到了「我在講話」,我想到的卻是 Jedi 的黑 T 恤: I am blogging(我在寫 blog)。從 deadhead 的「轉檯感言」我讀到了 William Gibson(是否會叫做 Bill Gibson?嘻嘻)的最後一篇揮別之作

I’ve found blogging to be a low-impact activity, mildly narcotic and mostly quite convivial, but the thing I’ve most enjoyed about it is how it never fails to underline the fact that if I’m doing this I’m definitely not writing a novel – that is, if I’m still blogging, I’m definitely still on vacation.

我不像死頭那麼…嚴肅,我在上面那段文字當中找到的關鍵字竟是 enjoy。William Gibson 發現 blogging 是一種低影響的活動,中等程度的自戀,相濡以沫的氛圍(現在還有人用這個詞嗎?),但是這讓他最愉悅(受苦?)的卻是 blogging 永遠成功地提醒他:他還沒有進入工作(寫小說)的狀態。他還在混(on vacation)。但是這個狀態卻讓他愉悅。(至少在九月的這個片刻讓他決定選擇了這個字)

Jedi 的那件 T 恤實在是一種弔軌跟欺騙。除非你用 mobblogging,否則進行式的用法便是一種誇飾法。blogging 需要時間構想與準備嗎?也許需要,也許不需要。需要的講法必須承認天底下所有瞬間的連結與牽連都其實有基礎的醞釀過程,不需要的說法則是對寫作 blogging 瞬間的虛幻本質有了明確的認識與了解。所以 I am blogging 這句斷言,就可以輕易地把紅海分成兩半:你是務實的把自我的思緒流轉的連結過程都跟部落格整合在一起的那種人嗎?還是,你是那種知道就算一切的努力呈現,最終落筆的瞬間一切都還是虛幻的人嗎?

我也很愉悅於在工作的空檔中創造這個節慶式的中途之家。但是隨著日子的到來,我也開始感覺到某些真正的工作的逐漸成形,而那些是無法以 blog 部落格的型態連結的 object。未來會不會真的有一個時刻是搭乘大船離開 blog 的中土世界?我不曉得。但是我已經開始在準備行囊,隨時觸碰一下亞玟皇后所贈與的白色寶石,迎接下一個紀元的來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