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IS Report: First Encounter

I had written a report for this participation of WSIS under the name and agreement of SLAT to National Youth Council. The draft version of the whole report is listed below, and I would pick up special topic to rewrite and expand in the future.

一、 專案名稱:參與世界資訊高峰會
二、 執行單位:中華民國軟體自由協會(http://www.slat.org)
三、 執行時間:2003.12.6~14
四、 專案精神與宗旨:

參與世界資訊高峰會,了解世界各國政府與公民社會在資訊社會的行動方案中,對自由軟體/開放源碼接受程度與目前運用狀況;並且評估台灣非政府組織以自由軟體/開放源碼參與國際公民社會、建立互助合作國際交流關係的可行性。

五、專案執行況狀況:

本次專案為本協會第一次參與類似的重要國際會議。設定的策略目的乃是了解在已順利參與與世界資訊高峰會及相關組織其他的平行會議、週邊活動,並獲得豐碩成果。底下將以主要參與活動分別報告執行成果。

1. IAVE(2003.12.7 11:00am~18:00pm)Conference on Volunteering and ICTs

IAVE國際志願服務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Volunteer Effort)是全球最大的志願服務類非政府組織;其會員組織散佈情形涵括全球95個國家,區域包括北美地區、歐洲、拉丁美洲、非洲、亞太地區及阿拉伯國家等,並且是聯合國「經濟暨社會發展委員會」(Economic & Social Development Committee, ECOSOC)的特別諮商(Special Status)團體。IAVE在本次世界資訊高峰會聯合國志願服務相關議題與市民社會工作小組是核心參與組織;IAVE台灣分會,IAVE Taiwan台灣志願服務國際交流協會2002年成立,除了參與全球志工組織的其他區域會議之外,在這次提供了青輔會代表的大會註冊服務。在他們的網頁上有這樣的立場宣示:

資訊社會是我們在二十一世紀初所遭遇的政治、社會、文化與經濟問題的核心。資訊社會的精要並不在於技術性的進步,而是在於全球化社會的來臨之後,人類因資訊的傳遞與交換而被解放而產生的現象。要解決今日世界的基本問題,基本的相互連結已經不足夠了。

我們該抱持著什麼樣的價值觀來確認資訊社會將是民主、正義、尊重個人和文化權力的工具?資訊社會該如何協助社會發展的進步,以及個人和集體繁榮的解放?「溝通」,對於我們想塑造的社會未來,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在建構一個團結的全球化社會的同時,我們該如何去保存不同文化之間的差異性?該如何給不同文化必要的空間與願景,以讓其參與轉變帶來的集體動力?

這些是國際社會想問的問題,而每個個人皆有責任為其回答,當然每個個人也都可以對高峰會的這些議題,有機會將其觀點與意見把達出來。

Conference on Volunteering and ICTs 志願服務與資訊傳播科技研討會是他們在本次資訊社會高峰會中所舉辦的平行會議;主旨在定義資訊社會中志願服務者的角色與可能的行動,會議主題是:"From principles and agreements to specific action"(從原則與協定到特定的行動)。由於我到達日內瓦已經是12月7日中午,再加上旅館、行李安置等問題,所以只有參加到7日中午以後的場次:Where We Are Now: Current Status of Volunteerism and ICTs by Region與Trends in Volunteerism and ICTs(包括中央研究院曾志朗副院長亞卓市Educity的專題演講)。

剛剛抵達日內瓦其實根本還搞不清楚會議的狀況,連尋找會議舉行的地點都花了半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後來是安東尼來接我,才知道是換地點到Geneva Palexpo Conference Centre Room Mont-Blanc,也才開始認識會場環境)。但是在進入狀況之後,就對國際志願服務的豐富內容與討論深深的吸引了。

除了世界幾大洲的志願服務狀況報告之外,當場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兩場演講是:北美洲加拿大NetCorps Canada International的負責人Diane Trahan介紹www.netcorps-cyberjeunes.org與她的組織;另外一場是以色列Topaz國際青年兒童培力組織的主席Dr. Mike Naftali介紹他們組織所發展的志願服務資訊硬體與軟體系統。加拿大的Diane女士以統計資訊介紹加拿大組織「有系統地」訓練資訊技能的年輕志工,派遣到海外世界各地的情形(截至2004年3月,已經派遣了1375人,散佈在100個國家中)。更令人驚訝的是停留時間將近6個月,並且這些志工彼此被組織與串聯起來,持續性地對當地的社群作出貢獻。

這些具體的事實讓我一下子感受到,我這次有幸參加的這個世界資訊高峰會,所聚集的能量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專業者的這個事實。我自己回想到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我放下手邊的瑣事投奔南投「幫忙」的那段經歷;那時候的台灣根本沒有資訊志工這個概念,但是在那段日子的體會裡從慈濟與各縣市政府的行動與力量中,感覺到有組織、有系統地助人與自助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我跟Diane女士表達了對她們所作的事情的欣賞與敬佩,並且也交流了我自己從media activism這個領域中台灣自己的經驗,以及先前對於南斯拉夫、印度的實務情形的了解、如何地用不同的語言(例如,災難媒體Crisis Media)在描述同樣的一件事情/一個目的。

以色列的Dr. Mike Naftali則展現了志願服務與資訊傳播科技交集地帶的另外一種風格:志願服務資訊系統。他的報告:ICT support for Risk and Resource Management in Volunteering(志願服務中的風險與資源管理:資訊傳播科技的支援)清楚地定義了NGO組織所想要解決的問題,包括客戶管理與追蹤、人力資源調度、責信度(accountability)、募款、網際網路的複合運用等;他的做法是確定NGO組織的需求、然後開發出一套軟硬體系統:Camayu Regulatory Platform來解決問題。在Dr. Mike Naftali的投影片裡面對那套軟硬體系統有很詳盡的介紹與描述,但是讓我收穫最大的還是透過Dr. Mike Naftali 的介紹,我看見了以色列的專業者看待志願服務資料交換、資訊角度的獨特視角,也深化了自己原本對於志願服務的理解。

回到台灣之後,我參與了IAVE台灣的討論並且更進一步了解了ICV主席與IAVE日內瓦代表Viola Krebs。雖然我在第二天沒有繼續參與IAVE的活動,但是國際志願服務迅速地切進了資訊傳播科技的核心問題:資訊志工服務(Informaticiens sans frontiers, a.k.a. programmers without borders)。裡面關於自由軟體有初步的討論,並且Viola主席、mcart日內瓦代表處的Randy Schmieder我們也交流了與自由軟體基金會(Free Software Foundation)的Richard Stallman的討論經驗與想法。正如Randy所說的,志願服務這個傳統、保守的領域與迅速、激進的自由軟體對話,這兩者之間是絕佳的平衡關係,會爆出相當有意思的創意與實務火花。我們彼此都很期待能夠更進一步深入地合作。

2. IRFD

第二天因為同行的資訊所莊庭瑞副研究員必須要前往CERN參加活動,所以我支援陪同曾副院長出席IRFD,International Research Foundation for Development國際發展研究基金會WFIS,World Forum on Information Society世界資訊社會論壇之Digital Divide, Global Development and the Information Society「數位落差、全球發展與資訊社會」(http://www.irfd.org/events/wf2003/intro2.html)的任務。IRFD針對聯合國相關活動有舉辦歷屆的研討會,在研討會中碰到的很多學者之前都參加過IRFD的活動發表論文,其中也有像我一樣初次來參加的成員。

我所參與的IRFD研討會議程包括開幕致詞Opening Remarks、寬頻服務與數位家庭Broadband Services and the Digital Home (Presented by IRFD East Asia Network)與下午的Session 5: Empowerment of Communities Through ICT「藉由資訊傳播科技培力社群」。開幕致詞的貴賓之一,UNDP,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聯合國發展計畫的政策顧問Radhika Lal是位印度籍的女士,她的演講深刻地處理到開發中國家所面對的問題,以及資訊傳播科技所能夠帶來的可能性。在我跟她請教聯合國發展計畫是否有針對自由軟體對發展中國家的資訊傳播科技能力帶來幫助時,她推薦她的一位哥倫比亞籍同事Raul Zambrano專門負責自由軟體計畫來跟我討論。在她身上,我可以感受到企圖要解決發展中國家問題的工作者對於可能資訊科技帶來的解決方案的熱情與分享的意願。

由中華電信所主持的「寬頻服務與數位家庭」該場次的演講則是讓人大開眼界:第一次有機會看到中華電信、日本NTT Communication Corporation、三星電子、韓國電信等亞洲電信霸主同台介紹各自的規劃。在會後我有與NTT Communication Corporation的副總裁請教NTT Docomo與Symbian OS自由軟體掌上型設備作業系統公司於12月初宣布合作的新聞,只可惜他是屬於網路長途數據通信部門公司,對於FOMA與手機系統部份的策略並不了解。

下午時段日本籍歐洲銀行的諮詢顧問Motoo Kusakabe博士所主持的演講討論:「藉由資訊傳播科技培力社群」讓我收穫豐富。三位主講人首先是流通科學大學(Univ. of Marketing and Distribution Sciences)的資訊系教授Shii Okuno(奧野志偉),專攻區域經濟發展;他介紹神戶地區的一個產學整合發展計畫。他曾經在亞洲各國有特殊的長期經歷,在泰國曼谷與中國讀書、研究與生活了蠻長的一段時間,現在該計畫的根據地在日本神戶。區域計畫考量業界與學界生活圈機能的複合需求,互相支援,其中所參考的理論則是跟自由軟體經濟學研究有關聯的在地貨幣系統(LCS, Local Currency System),在會後的意見交流中Shii教授提供了很多的日本的在地實驗計畫的資訊,這些資訊都相當的寶貴。

加拿大教授Cynthia介紹他們透過資訊傳播科技保存原住民文化的計畫,尤其是其中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在她的演講中讓我們清楚地意識到一個幅員廣闊接近極地的國家,其最單純的自然時空限制如何造成溝通與傳播的挑戰;加拿大政府從80年代開始便開始把所有的原住民納入他們的政府計畫中,歷經許多次技術上與政策上的修正,如今的一些檔案上的成果。這可以提供我們的原住民政策與內容實作上的參考。因為Cynthia教授的介紹,我特地去拜訪了會場中加拿大政府的攤位,也因此而發現他們的線上系統保存自然與人文原始資訊成績斐然。我有跟中研院資訊所莊庭瑞研究員(數位典藏國家型計畫參與重要成員)報告他們的成果,也希望能夠對台灣的原住民與數位典藏概念與實作有些幫助。

Motoo Kusakabe先生從世界銀行對國家與第三部門援助傳統開始講起。近年來概念上的轉變,讓世界銀行開始探討所謂培力計畫(empowerment program)與地方的關係。Motoo先生比較與檢討世界各國社區資訊中心(Local Information Center/Telecenter)實作成果,失敗與成功背後的模式各自為何。在Motoo先生主持的這場討論中,許多IRFD資深的發展研究者與教授都來參與討論,讓我感受到這場關於培力(empowerment)的討論相當的深入:亞洲與美洲的報告者也得到了與會者的支持與鼓勵。

由於有作自我介紹,我很榮幸地被歐洲銀行的Motoo Kusakabe先生邀請參加他第二天另外一場於市中心的演講報告:全球資訊傳播科技教育計畫(Global ICT Education Program)。因為臨時有變更地點的緣故,這場討論只有四位成員參加,包括MIT Media Lab的Alex Sandy P.教授、中華經濟研究院的陳麗瑛教授、教育部電算中心主任陳景章教授與我。Motoo先生報告了這個內容是想要將先進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大學知識機構形成一個網絡關係,然後在這個資訊傳播科技的網絡中訓練發展中國家政策與企業的領導人。我很高興與會者尤其是Alex Sandy教授特別根據MIT Media Lab的學生製作計畫的經驗,強調一個這樣的全球資訊傳播科技的訓練計畫,應該要強調hand-on動手作的重要性;我則回饋給與會者一個透過這種短期串聯起來的國際訓練計畫中,在地的學生/被訓練者所需要面對的全球與在地落差的壓力。參與者需要一個實體、實際的支援網絡(supportive network),光是透過學術的形式、視訊會議的時髦通訊,不見得能夠真正訓練出一個夠資格動手解決在地發展問題的領導者。如果沒有設想這些困境與處理的方法,這樣的全球計畫其實只會變成加深落差的一種優勢者的全球人脈資源。

與Motoo先生的後續討論,在回來之後還有繼續email在進行。我也提供了中研院資訊所在自由軟體與開放文化方面的國際合作經驗與重點,Motoo先生也回應了他們已經在Global ICT訓練計畫中加入這些最新的重要觀念與趨勢。台灣能夠參與這樣的活動是相當不容易的,但是如果可能的話,在扮演的角色上應該從底層資源的提供贊助,進階到對這樣一種國際合作的實質內容參與、批判與貢獻。台灣已經有相當好的學術資源,在地的文化多樣性與各種實作的成績都不輸世界一流學府;接下來怎麼參與圓桌並且作出自己的貢獻我想會是國際交流最重要的事情。

總結來說,這次到了日內瓦才開始了解到IRFD這個組織以及他們所舉辦研討會的內容,其實有點可惜。我因為支援曾副院長的緣故該天呆在會場,才了解到這個研討會的議題設定與規模都不小而且吸引到的學者也都有一定程度的水平,相當精采。例如伊朗社會學家、非洲、美國與亞洲的研究者針對ICT交流的豐富與多樣性頗高,反倒是台灣的人文社會科學學者了解與參與的比例則是很低,讓我相當驚訝。世界資訊高峰會是這些相關問題的一個重要的全球交流場,國內關心數位落差的學者應該可以在這樣的空間中找到很多新的解決方案與想法。

3. 自由軟體相關內容

這次來日內瓦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了解自由軟體相關組織在聯合國世界資訊社會高峰會的脈絡下各自有什麼策略與實際行動計畫。原本應該是被納入市民社會與政府的重要議題的自由軟體,這次在美國代表從PrepCom一路攔阻之下,沒有正式地浮現在主要的議程中。因此尋找這些機構與活動、並且進一步建立可能的聯繫,便是一個相對來說有點困難的事情。我這次主要參加了兩場自由軟體的大會活動,分別是由PCT Patent, Copyright and Trademark專利、著作權與註冊商標工作小組與 Ynternet.org舉辦Free Software, Free Society「自由軟體、自由社會」以及UNDP在12.11下午舉辦的ICT4D Forum – 8. Institute@WSIS: Moving from Policy to Action:8.4 TECHNOLOGY CHOICES FOR DECISION-MAKERS「從政策到行動:決策制定者的科技選擇」自由軟體工作坊。正如同微軟支持的組織名稱叫做Software Choice軟體選擇一樣,自由軟體也跟各式各樣的政治考量混合在一起,有著各種不同名稱的變形與政治脈絡。前面的演講標舉著自由軟體的名號,邀請Richard Stallman與Laurence Lessig教授來演講;後面的工作坊則針對開放源碼作為一種決策制定者的「科技選擇」來邀請與聯合國發展計畫相關與友好的機構國家一同來討論如何在各自的國家脈絡中使用自由軟體/開放源碼。

中研院資訊所與Creative Commons組織在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創意公用授權條款方面的國際合作剛好在11月的時候確定雙方簽署完成備忘錄(MOU);因此,我們還在會場猜想說這樣的一個全球的場合,Laurence Lessig教授會不會出現?會不會有我們合作的Creative Commons組織的報告?結果就在自由軟體自由社會的演講中,首先就是Lessig教授的演說。他告訴我們隨著所謂近幾十年來出現的著作權法律,我們已經從一個自由社會變成一個「管制社會」(permission society)。原本創作creation本來就是一件修改既有的作品,加入自己的修改,然後重新推出的一種行為,如今在管制社會底下,任何創作都需要別人的首肯才能夠進行。這遠離了真正的自由。他追溯1980年代Richard Stallman創造出自由軟體的貢獻,介紹了在2002年所推出的Creative Commons授權條款,並且說明這就是遵循著同樣的精神,一個針對軟體開發、一個針對數位內容所製作的維護自由社會的行動。

Creative Commons的實際運作分作三層:人們可理解層(human readable layer)、律師可理解層(lawyer readable layer),機器可理解層(machine readable layer)分別對應到分類的授權方式描述、與在地著作權法相容授權條款,以及搜尋引擎等機器可解讀之後設資料(metadata)。透過這三層的結合,來確保數位內容能夠被創意共享的規則所保護與索引。另外將這樣的想法進行國際合作的計畫則是iCommons, International Commons,是由德國柏林的Christine Asschenfenldt在負責。包括台灣在內的15個國家,目前已經加入了國際Creative Commons的行列;這意味著這些自己宣示授權讓別人「有限度的共享」(some rights reserved)的行為,已經有了15個國家在地法律團隊的背書。我們後來有在會場碰面,大家都很高興我們在這個場合有機會碰面。後來還約了第二天中午午餐的聚會,對未來Creative Commons後續的國際合作作了進一步的討論。

Richard Stallman的演講因為是他參加其他的圓桌會議,最後才到會場發表簡短精神性的演說。詳盡的資料我有翻譯Newsforge所發表出來的Richard Covers WSIS(http://ilyagram.org/archives/001033.html),請參考。

12.11我在與Lessig和Creative Commons的工作夥伴聚餐之後,下午趕回來會場參加聯合國發展計畫所進行的自由軟體討論。這場演講與討論是由第二天參與IRFD時UNDP政策諮詢顧問Radhika Lal所推薦的同事Raul Zambrano 主持,各國的自由軟體參與者都出席了這場工作坊。講者包括:Paul Dravis世界銀行InfoDev自由軟體白皮書的作者,美國e政府與自由軟體中心執行長,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教授Tony Stanco(eGovos),以及巴西的Marcelo Branco、南非的代表等。與會的各國代表包括非洲烏干達、納米比亞,巴基斯坦Shahzad Ahmad (SDNP計畫資訊召集人)、德國政府代表與民間組織。基本上我針對美國eGovOS中心所報告的內容,提出台灣的成果與在地的提問,並且在會後表達了邀請UNDP與eGovOS來台灣訪問的想法。

除了兩場自由軟體的議程之外,會場中有跟自由軟體相關的攤位我也大約都去拜訪與交換名片。其中較特別的是OKN開放知識網路計畫與OneWorld.net全球著名的協助保存在地文化內容的國際計畫。我拜訪了Kanti Kumar(digitalopportunity.org)與K.G. Rajamohan資訊鄉村研究計畫的首席科學家,了解了這些內容為主的國際計畫背後的科技使用情形。在OneWorld.net印度的攤位上,我拜訪了印度的自由軟體商業公司:NatureSoft。他們是一個約有150人左右的自由軟體公司,產品線相當多元,包括提供給非政府組織與e政府的ICT Toolset工具集、e-Learning與知識分享的計畫,他們並且透過新加坡的策略合作夥伴,接到了新加坡航空公司的eLearning訓練計畫。在跟國際合作計畫的投入方面,他們有25個人力投入OneWorld.net的內容支援。他們對台灣我在進行的自由軟體鑄造場計畫深感興趣。我則邀請他們的行銷經理Zubin Baben來拜訪台灣,就他們成功的商業模式與國內的自由軟體公司作交流與合作。

會場中唯一一個標明是Linux的攤位是LPI,Linux專業協會(Linux Professional Institute)。我特地連上線上頻道(IRC Channel)與軟體自由協會的常務理事劉政先生連絡,確定將國內的問候訊息帶到WSIS的會場給這個已經在Linux界作認證與國際串聯有名聲的組織。後來更巧的是,因為他們組織與FSG(Free Standard Group)有互為會員,而軟體自由協會也是與FSG互為會員,因此我們協會的名稱已經出現在會場當中了,這件事情也是讓我們都相當高興。我這次透過香港理工大學代表鍾臻智先生(SWP, Sun Wah Pearl Linux)與他們的總裁Evan Leibovitch、商業發展部主任Stacy Gildenston小姐晤談,並且參與了他們舉行記者會之前的小小討論。雖然沒有正式參與到LPI在會場中的活動,不過也已經表達了來自台灣的問候之意與後續合作計畫。我們也在回國後繼續連絡中。

4. 會場其他攤位內容

這次世界資訊高峰會中有非常豐富來自世界各地的內容,其中對於一些已經在文化領域或商業領域有突出表現的成果,也在大會的安排中與其他國家的人們有所對話與交流,我也因此獲益甚多。其中我舉三個例子來介紹:奧地利林茲數位電子藝術季(Ars Electronica)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點名的全球性重點展覽,已經是第十多年,今年特別在二樓的展場中有特別一區提供給Ars Electronica Center作展示。他們負責展示的兩位Futurelab成員Erwin Reitbock與Mag. Pascal Maresch介紹了一些很有創意的互動設備,包括視覺化聲音互動裝置與大型的數位互動電子書(可以用手翻閱,透過感應器來接受訊號輸入)。Erwin Reitbock同時也是他們目前正在林茲展出的飛人計畫(Interactive Space Creation)作者,我們也有互相邀請參加明年各自國家的活動,其中他們的展覽主題將會是數位社群(digital community)。

會場的日本館除了高科技手機的酷炫展示之外,我這次特別拜訪了Sharp的攤位,與他們的代表Mamoru Takatsuka作了比較深入的請教。Sharp有推出超小型的Linux PDA,並且與NTT Docomo合作OEM他們的FOMA手機與3D立體顯示器。我在請教他們的自由軟體經驗時,他有透露他自己是參與與歐洲自由軟體Symbian 談判成員,並且告訴了我他們投入了相當多的資源在了解自由軟體這個領域。雖然現在還沒趕上,但是在過幾年他們會推出相當多的自由軟體為基礎的產品。日本館中還有一個令人驚羨的作品,是NTT Comware 與MIT Media Lab 合作作品:Tangible Network Designer.這是一款直觀式的網路拓璞設計支援系統,在雜誌的標題名稱是:簡直就像玩具!透過對網路狀況的模擬與偵測,設計者可以即時的在天線平面與磁鐵節點的擺置中得到網路狀況的監控結果資料回饋。然後透過宛如力回饋搖桿的立體裝置調整網路拓璞。我特別注意了他的機械臂上面標示著德國公司的logo,不由得感嘆這是一個美日德各國尖端研究成果的小小合作成果,最後在NTT Comware的攤位上由日本的人員加以解說。台灣對於這種國際合作的殘酷遊戲有所準備了嗎?

六、專案執行評鑑:

這是本會第一次由青輔會補助參與這項國際會議。由於資訊傳播科技已經是各國推動所有重要政策與行動的重要支援工具,這次以聯合國層級的方式來讓這些不同發展狀況的組織與國家能夠共聚一堂,交流彼此的心得與成果,我覺得對於一個以自由軟體為關心重點的非政府組織來說,以資訊組織的角度參與並且對文化內容為主的國家行動、組織提出我們的貢獻與交流,是一個相當重要的第一步。

我們協會並沒有參與先前的籌備會,對於世界資訊高峰會相關的脈絡也是最後才在努力的跟上其他國內外先進的腳步;這代表著台灣社會方面議題的蓬勃發展,但是資訊方面的NGO組織還沒有跟上大家的腳步。這次認識到國內志願服務領域的強大合作網絡關係,並且因為他們的協助得以參加世界資訊高峰會,我更體認到大家互相合作的重要性。我希望能夠把這樣的資訊帶回給軟體自由協會,並且協助他們與國內的第三部門NGO與政府單位有更多的互動與互相支援。
在對外聯繫的目標上,這次參與很成功地建立了許多國際機構對台灣成果的重新認識。估計將會有一些實質的合作在2004年下半年會陸續進行協商,也希望這些成果能夠回到補助、協助我們與世界接軌的青輔會與IAVE Taiwan等單位與組織中。

七、心得分享:

這次是一次相當豐碩的國際參與,尤其又有其他台灣的夥伴的支援與協助,讓我們除了能夠關注了解國際對於自由軟體的認識與行動方案進行的情形之外,同時能夠把未來的實際行動落實到台灣這塊土地上。我這次重新認識到青輔會與志願服務組織多年對於第三部門的耕耘,希望以後還有機會有系統地介紹資訊領域的成果,讓大家能夠分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