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所有,有限使用

我現在拿筆寫下了這些句子。這些句子屬於我,同時也不屬於我;這些句子表達我的想法,是我的創意表達,然後被我的勞動所完成撰寫出來。因此,它是屬於我的;並沒有任何別人可以取代我來決定這些句子的處理方式。但是這些句子並不好懂。我在表達的過程中,其實不斷地使用大家已知的譬喻、成語、陳腔濫調、經典名句,來讓我的表達更為清楚;沒有這些內容,我的這篇文字也不會、無法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因此,它又不全然是屬於我的。我想要選擇一種授權方式,這種方式能夠讓任何使用我的創作作品的人們,既不會因為這件作品屬於我而無法使用,也不會因為這件作品不屬於我,而可以規避任何作品都屬於這個地球上的所有人類這個終極事實。

我想,這就是 creative commons 這個授權條款的精神吧。如果沒有理解這樣的精神,恐怕很難用一種線性的比較方式搞懂為什麼有人能夠擬出這樣一份「並沒有比較優」的條款出來。這是我看到章忠信先生的文章「版權所有,歡迎取用?」的初步想法。另外對於章先生對於自然與人為的區分,我也有一些意見。下回再來繼續討論。最後送出前重讀了聯合報記者梁玉芳小姐的一篇「版權所有歡迎取用 4個小圈圈 解放著作權」,我想章先生的「…取用?」恐怕是引自這裡吧。我自己倒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說,「歡迎取用」這樣的說法。因為大部分列出授權條款的作者,表達的是對自己作品的一種願意與人共享的意願以及相對應的法律實務。而不是像是進香路上奉茶那樣的傳統思維。取用,可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意思在內?如果有的話,也許我會同意這樣的用法。

版權所有,有限使用 有 “ 3 則留言 ”

  1. 看起來章先生的文章應該純粹是對梁小姐那篇文章的回應。如果是直接閱讀 Creative Common 的 ‘about us’,應該就不會那麼在字裡行間糾纏。

    簡單來說,我認為現有的著作權法,在效果上類似於一場大型的美食展,由於裡面有些攤位的菜有相剋的危險,所以在簡介上特別標示了「需有專人協助,禁止隨意取用」。

    問題是,不管是找專人或是查資料來點餐,都是要花錢花時間的。有人全然不理會這項規定,完全憑自己的喜好去吃,結果,果然出事了。有人認為必須要更嚴格限制,才不會再出事,有人則認為應該把那些會造成相剋的素材全數拿掉,那麼隨便吃也不會有事。

    兩派相持不下,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許多參觀者肚子餓了,而有些攤位的菜,眼見著就要涼掉或變質了。

    這時候,有人提供了一些標示牌以及不同的組合餐菜單,凡是按照這些標示牌的規則,或是菜單說明,參觀者可以自行到插著標示牌的攤位上安心無虞地吃東西,不必擔心會發生相剋的問題。這樣子,參觀者的肚子可以填飽,攤位想要服務客人或是推銷自己的目的也達到了。

    插不插標示牌,跟優劣無關,也不是要對美食展有所質疑,純粹就是為了要讓整個活動的進行可以方便、省事,賓主盡歡。

  2. 作為一個長年浸淫於著作權領域的實務工作者,對於著作權所涉及的相關議題都很有興趣,也許所見有其一偏,倒是歡迎共同分享與討論。
    有空來坐[著作權筆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