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視移民的社會詩學

如果說剛出版的中文加斯東.巴謝拉的「空間詩學」是一種靜態的、語言與空間的對望,那麼 Shahidul 的影像與敘事應該是一種社會意義與圖像的寂靜而暴力底對峙。在台灣這個太平洋上的大冰箱裡面,人們還在激昂地尋求共同體的政治認同,沒有想到新的我們已經慢慢在孕生。這些我們是:移民勞動者、偷渡客、台商小孩、外籍新娘。習以為常一致性的日常生活裡面有著新一代人們的參與色彩。透過他們我們才重新聽見我們自己的流亡與移動歷史。宛如侯鳥,暫時或者永久(這兩個詞有差別嗎?)停留在這一座或者那一座島上。透過 Shahidul 的影像/故事我想到第一次孤零零踏入國際機場對我的意義。揮著手的親友歡欣的搖擺著手臂,但是對於沒有第二次與第三次踏進機場的人來說,所有的情感與焦慮,未來的未知與不再相見,都被壓縮進去那瞬間凝結的歡欣裡面。Shahidul 說,JOYFUL。Realizing that the first time they are leaving behind the last part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