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hidul:照相機不會說謊…

big.jpg『「照相機不會說謊…」本身才是最大的謊言。』那不曉得,網路會不會說謊呢?

被忽視不像被否定那樣危險。教導你如何成為一位成功攝影師的書籍,教導你攝影訣竅的書籍,實際上是教你如何變成一個西方攝影師。決定是否使用照片的人,總是距離事件本身最遠的人。因此,攝影師攝取會被採用照片的「公式」,就是不管發現了什麼,都要逐字逐句的遵循編輯的政策。如果一位本地攝影師想要獲得成功,這就是他/她必須做的事。這也是讓他/她們開始「存在」的途徑。 因此,危險是:一個人成為批著狼皮的羊,最後變成了一頭狼。

夏伊都爾.阿蘭姆(Shahidul Alam),「由救援機構及西方媒體聯手打造的開發中國家的視覺形象」(1994)。

苦勞網有一篇李文吉的文章: 促進社會變革的影像,是孟加拉「視野媒體」(Drik)與創辦人夏伊都爾.阿蘭姆博士的簡介。剛從台南回來的我,錯過了之前的活動(Thanks KarlMarx,台灣外勞行動網孟加拉基進攝影師 Shahidul Alam 行程),不過明天晚上可以去政大劇場聽他的演講。在介紹文章中提到他協助創辦 Meghbarta網路雜誌、建立了 Orientation 入口網站,以及人權入口網站 Banglarights。另外 drik 也跟 bytesforall 合作。他是由第四屆亞洲 ngo 論壇會議,所邀請來的駐館藝術家,在台灣還有一系列的演講活動。

在 1999 年 n5m3 的節目中,Shahidul 被邀請參加 South Asia Forum。在大會手冊的介紹中這樣寫著:

我們希望在 n5m3 裡面特別注意南亞這個區域。一個最近關於南亞網際網路發展的工作坊指出,南亞是全世界文盲比例最高的區域,並且面對著大量人為與自然的問題;會議中人們質疑網路媒體例如 Internet 該在克服這些問題的過程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在這個區域重要的媒體代表將會被邀請來參加 n5m3。我們希望調查傳統媒體跟新興媒體,例如 Internet,是否可以增強在地社群的力量。新媒體型態的特殊問題是什麼?媒體的組織與通訊基礎建設在不同的國家當中差異相當巨大。在地的言論管制問題、近用媒體的比例過低、參與媒體製作的困難等等。這些意味著媒體產出的自由散佈成果等將會在 n5m3 所提供的架構中有所探討。

n5m3 也將會舉辦 Internet 網際網路的發展在南亞作為一種戰術媒體的工作坊。這個工作坊將會介紹在地的政策議題,並且討論最近的發展,特別是獨立的網際網路服務提供的可能。工作坊想要促成世界上其他地方採取類似行動,並且互相合作的可能。Himal (一個南亞洲雜誌)曾經表達了後續在研討會後在地的雜誌上繼續關注類似問題的可能性。(* 聯絡人:Eric Kluitenberg (epk@xs4all.nl)

現在檢視這四年前的文案,我不禁在想:這些處境如今跟四年前有什麼不同?人民更有力量了嗎?運動者互相連結的網絡更堅定了嗎?提供了那些人更多的機會與世界交流了嗎?現在什麼是最可行、最實際的策略與戰術?社區媒體有什麼可能性呢?無線網路嗎?

台灣,又要怎麼樣理解這樣的南亞(孟加拉),怎麼樣的 Shahidul 呢?我回想四年前在 Amsterdam 看到他的樣子。今天他有機會到台灣來,這又代表了什麼意義呢?台灣的朋友能否了解從攝影影像到網路運動的漫長路途呢?

Shahidul:照相機不會說謊… 有 “ 1 則留言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