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治與被統治:改變從何而生?

twblog.net的 inertia 提到了 Japan Media Review email 訪問了 Joichi Ito:「網站與部落格可以改變我們統治與被統治的方式嗎?」(Will the Web and blogs Change how we Govern — and are Governed?)。裡面提到了 Joichi Ito 所撰寫的線上文錄「浮現民主」(Emergent Democracy)。

網際網路的工具與通訊協定尚未演化到,足以讓網際網路民主創造出一種更高層次的秩序。

在這些工具演化的時候,我們正處在網際網路甦醒的邊緣。這次的甦醒將會加速由技術所啟動的政治模型;原本支撐民主的這些基本屬性已經在過去黯淡成為一種權力,並且大部分集中在政府與企業中間。

不知道為什麼,我並沒有看到在這當中的論證;只有看見期待與想像。也許是我還沒有仔細逐字檢視 EmergentDemocracy 的立論與例證,我目前瞥見的卻是似曾相識的「非理性的樂觀」(irrational exuberance)。是否這樣的樂觀想像,是後泡泡世代(post-bubble generation)的邏輯謬誤(begging the question)呢?在我討論到 Lev Manovich 的「新媒體的語言」(The Language of New Media)一書的文章「從軟體文化到文化軟體:開放源碼文化研究的基礎」中,我引述了他的這樣一段話:

在電腦時代,電影以及其他已經成熟的文化形式,已經真確地變成了程式碼〈code〉。它現在可以被用來溝通所有型態的資料與經驗,並且其語言被編碼在軟體程式與硬體設備的介面與預設狀態中…..

〔這些文化形式〕的介面元素轉變成獨立於傳統所連結的資料型態;更進一步地,原本在背景與邊緣的文化可能性,因為電腦媒體的緣故,躍進了新文化形式的核心。舉例來說,動畫挑戰了傳統的電影;空間的剪接挑戰了時間的剪接;資料庫挑戰了敘事方式;搜尋引擎挑戰了百科全書;……線上流通〈online distribution〉挑戰了文化內容傳播的傳統「離線」〈offline〉方式。使用電腦文化的譬喻來說,新媒體改變了所有的文化與文化理論,將其轉變成為了一種『開放源碼』〈open source〉。

技術與工具並不會帶來網際網路/人民的覺醒。技術與工具帶來改變,正巧,帶來的是控制力的改變。但是統治與被統治者同樣需要競逐這個新的場域,新的世界。擁有資源的人與資源匱乏的人並不會因為這樣的技術改變,湧現或浮現出大和解的美好世界。也許我們可以期待一場小小的地震,短暫的洗牌,但是地震之後的世界還是一樣美好,或者悲慘。我們需要更多的事實與論證、政治經濟學的知識爬疏、全球文化政治的反省來讓我們看見真實。看見在地的真實、全球的真實與線上的真實。

是否是該回到新媒體的真實面向的時候了呢?

統治與被統治:改變從何而生? 有 “ 5 則留言 ”

  1. 這是個矛盾的提問:是好的problematic卻同樣是begging the question,回到新媒體的真實面向大概不是是否的問題,而是如何,或者更前面的,什麼是新媒體的的真實面向,再前面一點,什麼是「新」媒體?

    我同意「我們需要更多的事實與論證、政治經濟學的知識爬疏、全球文化政治的反省來讓我們看見真實」,但實踐不會全由知識所預測,論述是實踐是多數人承認的事情了,還沒有被承認的是,少有人會喜歡黑手的奮鬥,以及面對自己想像力的困乏。

    「新媒體改變了所有的文化與文化理論,將其轉變成為了一種『開放源碼』〈open source〉」這句話讓我想到一般大眾對linux的恐懼,以及加入開放源碼的門檻實在不比使用MS來的低。所以,這一切,就是我們要面對「新」媒體的真實面向?

  2. > 這句話讓我想到一般大眾對linux的恐懼,以及加入開放源碼的門檻實在不比使用MS來的低。所以,這一切,就是我們要面對「新」媒體的真實面向?

    MT 也是某種開放源碼的軟體。這件事情的重點並不在於,它是否是一個 blog 的軟體;而是它是一套提供個人寫作出版、線上整理歸檔(archiving)的好用工具,並且它的源碼開放讓所有人都能夠近用(access),甚至作修改。這樣的工具也許相對來說學習成本不會近乎零,但是對於各種 end-user 來說,進行不同功能的操作已經相當好用了。

    這不也是新媒體的其中一個真實面向?並不是只有 OS 層次使用自由軟體,才是開放源碼(open source);各種多樣的軟體文化,讓我們的真實變得豐富而多元。

    > 但實踐不會全由知識所預測,論述是實踐是多數人承認的事情了,還沒有被承認的是,少有人會喜歡黑手的奮鬥,以及面對自己想像力的困乏。

    除了與實踐隔絕的知識的這種模式之外,也許該有其他型態的知識出現在我們的生活當中。實踐知識,與實踐緊密結合的知識/論述,並且不全然僅僅用來反映多數或少數人所承認的事情。如果僅僅是這樣使用的話,那麼我們的實踐能力可能會比想像力的貧困還要侷限。

    黑手/奮鬥被神秘化的時代總要過去。技術工具要與生活世界共存,而生活世界中的那一個面向不需要黑手與奮鬥?生物資訊領域中,先驅者預測了未來十年後不會再存在有bioinformatician 這個職業/職稱,所有人/大部分人都會做這樣的事情。blog 這個名詞還會存在多久?回歸到新媒體的各種真實面向,是讓我們更專注於事實本身,而非透過想像賦予技術/工具過高的期待。

    新媒體已經新了 20 多年了。什麼時候我們不能再說它「新」呢?只有平靜的凝視,我們才能越過自我想像的裝飾映像,重新看到真實的自己。就像我們批判那些傳統媒體那樣。

  3. 新媒體、工具和公眾自覺
    回溯閱讀:統治與被統治:改變從何而生? – ilya 回溯閱讀二:草根 – isaac 看了上面兩篇 blog entries 和後續的討論之後,有一些針對「新」媒體和公眾自覺的想法。 「新」媒體與公眾自覺的歷

  4. 我也有網誌經
    對麻瓜來說,玩網誌其實門檻還不低,但也有如好友Carol這般勤奮上進的自學者,徒手就把自己的網誌一點一滴建立起來,令人好生羨慕和佩服,她並也因此深深掉入網誌無邊廣大的魅力深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