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的錯覺

軟體產業是服務業。不是製造業。覺得它是製造業這樣的錯覺,大部分是由對產品進行行銷促銷的軟體生產者所造成;但是將他們所大量製造的錯覺,跟他們所提供的幾乎不存在的後續維護服務合併來檢視時,就會發現他們只是軟體產業當中的特例。這是 ESR 三部曲的最後一篇:「魔法大鍋爐」(autrijus 趣譯為「祿鼎記」:P)當中的第三章:製造業的錯覺

如果不是工廠模式[製造業],那又是什麼?為了有效的控制軟體生存周期真實的花費體系(同時在經濟學和非正式場合的意義上的"有效"),我們需要一個建立在服務合同、合約、和買賣雙方持續交易基礎上的價格體系。所以,在以效益為目的的自由市場條件下,我們能管窺大多數成熟的軟體工業最終遵循的價格體系。…

“free"的概念很容易被誤解為其它含義。降低產品花費會導致支撐軟體業的整個基礎投入增長,而不是降低。只有汽車的價格降低時,汽車的需求才會上升 — 這也是為什麼在開放源碼世界中,另外那 5% 的根據銷售價值付酬的程式員不好受的原因。在 free 的變革中,有損失的不是程式員,而是那些沒看清形勢而將賭注押在封閉源碼策略上的投資者。


另外的一些很棒的引言,例如在第五章:駁斥公用悲劇說中:

開放源碼項目的複雜性和溝通所帶來的成本,幾乎完全和參與的開發者的數量成函數關系。….

第十章:何時開放,何時封閉中則從 Doom 遊戲開放源碼的例子,解釋商業市場競爭趨勢怎麼促成這樣的動態發展:

如果當前的趨勢繼續下去的話,下個世紀軟體技術和產品管理的核心挑戰將是知曉應該何時放手──何時把封閉源碼轉變為開放源碼體系結構,從而得到同行檢驗的好處,並從服務和其它第二市場上得到更高的回報。

這種動態發展最淒慘的結果就是你的對手已經選擇了開放源碼的方式定義了市場,掌握到了第一批轉移到這個平台上的協同開發者。你不得不跟著開放源碼,但為時已晚。這些開發者的時間有限、注意力與人際關係/社會網絡有限。接下來的下個場景就是,by ~~~

邊讀的同時,腦海中想到的是台灣社會的脈絡與特質。國家安全與開放源碼之間相互利用的迷思。對於壟斷市場的依賴性格。台灣的發行商在哪裡?利用中文環境作為一個關鍵的進入門檻/障礙,發行商其實是在夢想著擴大並且壟斷市場的可能性嗎?利用國家政策作為一個擴大市場商業大餅的驅力,實質上是否在施行著封閉的在地策略?沒有利用開發者與社群之間的微妙互動,幾乎就直覺上來說,可以算是自絕於自由軟體的潮流之外吧。

台灣是一個商業世界中只有業務存在的島嶼嗎?技術外移以降低產品的成本,但是不了解員工的腦力資源才是真正的產品。但是反過來我們也可以捫心自問:自由軟體世界中難道就沒有中國效應?各國卓越而便宜的軟體開發者對這個產業的影響又是什麼呢?

在第十三章:開放研發與二次開發中,ESR 提到名氣與信譽,也就是明星效應中支持開放源碼模式對商業公司所帶來的正面效應。O’Reilly 公司,VA Linux 公司與 RedHat 等都是如此。

這些現象增進了我以前從另一個角度所作出的推斷的理解。像Red Hat, VA 和 O’Reilly 這些公司和他們的客戶以及開發人員之間的關系和傳統的製造業完全不同。這是一種非常有意思的特別模式,是一種知識密集型的服務產業。除了技術工業以外,我們還可以從法律界、臨床醫學界和學院中找到這種模式的影子。

實際上,我們可以看出開放源碼公司雇佣優秀的黑客和大學聘請知名教授之間有異曲同工之妙。在實現方式上,二者都有些像工業革命前貴族們對精緻藝術的投資方式,一些方面的相似性是顯而易見的。

最後,在第十五章:結論:自由軟體變革之後,ESR 描述了朝向自由軟體革命之後,軟體產業的面貌。具體來說其面貌可分為三:構件(infrastructure 基礎建設)、應用程式(application)和中間件(middleware,中介軟體)三種軟體形式將會以不同的方式向自由軟體體系過渡,以及他們各自體現出的自由軟體與封閉軟體相結合的形式。

a. 構件/基礎建設軟體將會逐漸開放,
b. 應用程式將會繼續保持封閉,
c. 中間件/中介軟體則會取決於軟體的破產風險,在開放與封閉之間的灰色地帶中游移。

並且還有一個重點是軟體生命週期的改變;並且,任何一套軟體都需要走過「從理智地封閉到理智地開放」這樣的過程。

我們可以預料到在未來,隨著自由軟體所帶來的強大競爭力,某個軟體的最終命運將不是走向滅亡就是成為開放構件系統的一部分。雖然這對於那些打算永遠從封閉軟體中賺取利潤的軟體企業來說的確是個壞消息,但是軟體產業作為一個整體仍然是一種產業,那時新的高層應用軟體將不斷開放,私有化的智力資源壟斷某個軟體將只有一個有限的生命周期,最終將紛紛轉化為自由軟體。

最後,我們要看到這種從封閉到開放的變革還是主要要由軟體產品的用戶來推動才能不斷發展。越來越多的高質量軟體將被創造出來並得到長期使用,而不是被某些人藏在密室裡得不到發展。這種奇蹟用 Ceridwen 的魔鍋來比喻還不夠恰當,因為魔鍋變出來的食品如果不吃就會逐漸腐爛掉,而自由軟體世界中的軟體將是取之不盡的寶藏。在自由軟體中你擁有最自由的自由,無論你是打算提供商業服務還是打算為他作出貢獻,自由軟體世界將向所有人提供一個不斷積累、取之不竭的寶貴財富。

製造業的錯覺 有 “ 4 則留言 ”

  1. 雖然是美好的理想,落實起來卻有些麻煩。首先要克服的就是自由軟體品質的參差不齊。用的人多的系統,除錯的人也多,比較不會是問題;就怕一個東西的用戶不多,參與維護的人本身品質也有問題,到最後變成一鍋外觀美妙、用料裡頭卻連老鼠藥也有的大雜燴,到時候利用這種東西來建置系統的開發者與這種系統的使用者就苦了。一將功成萬骨哭,每拱出一個自由軟體明星,後頭不知道有多少人受苦受難過。這種隱性的開發成本不是後頭的人所能洞見的。

  2. 就怕一個東西的用戶不多,參與維護的人本身品質也有問題,到最後變成一鍋外觀美妙、用料裡頭卻連老鼠藥也有的大雜燴,到時候利用這種東西來建置系統的開發者與這種系統的使用者就苦了。

    用戶不多的應用軟體,如 ESR 所述,很值得考慮維持封閉發展模式。維護的人本身品質問題,不管是在封閉或開放模式,對使用者都同樣會產生相當的危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