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媒體與媒體危機

看到馬偕醫師寫公開信給媒體,就不禁回想到 SARS 開始的時候,和平醫院護理人員寫的另外一封給媒體的公開信(誰有 URL?)。我記得看到東森網路新聞有刊載一部分,但是卻偏偏刻意漏掉批判媒體的部分不刊載。更早一點在瘟疫還沒有開始之前,置入式行銷與新聞局媒體評鑑專案被吵的超級喧囂,方念萱、林元輝等老師們的(原始)投書被各大報編輯們修改塗銷。媒體變成一隻霸佔在所有人家中的巨獸。

我不常看電視,也很少買報紙,因為大的災難與危機才會參考傳統媒體的報導。反而我們這樣在網路上活動出沒的人,有了網路心情才比較平靜。從 921 那時候開始,我們就在談危機媒體(Crisis Media)這個概念;竊以為網路這種多樣性非壟斷的媒體,才是平靜社會的契機。

在馮建三老師的 email 裡面,有這麼一段摘要描寫災難之前的媒體奇景:報紙的藍綠問題,新聞商品結合了政治立場(僅供參考)

四月中旬的新聞局委託研究案風波,顯示了新聞自由不是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與台灣日報的共同利益。前二者把研究案上綱到了政府將要箝制媒體自由的層次,固然讓人錯愕,後二者主動擁抱國家而奉上新聞自由,同樣讓人稱奇。

SARS 爆發之後,媒體除了轉移大家的注意到新的災難之外,其運作的邏輯就是讓炒作商品的行銷動作繼續延續到災難新聞當中。反正大家也沒有別條出路。馬英九的台北市網路新都,網路只是讓人們去替關在裡面的人們加加油的「流言版」。

網路在整個防疫當中是一片空無。KarlMarx 在根據 WHO 的資訊質疑外交部的時候,他們自己的新聞稿錯誤百出。發布新聞稿之前,難道不該查證?馬偕醫院瓶中信的新聞,難道再第一時間裡面政府、醫院、媒體各方都不需要查證?

好像最後只有我們在網路上。所有人都在世界的另外一邊喧喧擾擾,爭論不休。記者、政客、總指揮、記者會。只剩下 blogger 孤零零在網路上互相無助的擁抱資訊。

延伸閱讀:臭氧層的立體漏洞sarai.net Crisis Media Workshop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