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效應中的媒體真實

感謝 ghost 的引介,聯合新聞網張貼了一則別人的新聞:「Google 決定概念屬於誰」。

紐約時報網路新聞說,Google網站是很有用的網路搜尋工具,但有時也會產生一些讓人意料不及的結果。…


幾年前紐約時報就報導過「網路日誌」(blog)。為什麼聯合新聞網不報導 blog?我想到的是台灣/媒體的悲哀性格。沒有能力自己去開發議題,大部分的時候決定議題與事情的重要性取決於外部其他媒體世界對事情的討論。CNN 訪問前署長涂醒哲,結果轉到各個頻道都是在報導「CNN 訪問的新聞」。

我們世界的真實在哪裡?有那麼多的人在討論和平醫院的隔離日記,這個討論與處理的過程為什麼不算新聞?難道沒有更多的人想要打破無力感嗎?這些人不值得看到這樣的一則新聞嗎?

我感受到的是深層的悲哀。這層層疊疊的資訊中間人傳遞失真,好像以前爛綜藝節目的「喝水傳話」….

以前在大學時期擔任立委國會助理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有「媒體感」(the awareness of media)的訓練。後來隨著跑遍各地,除了偏遠地區不重要的地方版,平常都很清楚大部分的事情除了遵守媒體界分線新聞稿的遊戲規則之外,幾乎都不會上媒體。好像兩面人的生活一樣。知道媒體是我們的另外一個世界。另外一種真實。跟我們的真實純然無涉。

那媒體究竟是什麼?

Google 效應中的媒體真實 有 “ 7 則留言 ”

  1. 那最早應該不是紐約時報的,大概是三月中就有這則新聞。使用的例子是 “second super power" 和 “emergent democracy",理論背景為 Clay Shirky 的 《Power Laws, Weblogs, and Inequality》。

    聯合新聞網為什麼不把原文對照語登出?

  2. 現在回過頭來看,領航員初期算是中文網路媒體中第一個網誌。只不過寫到後來變得像專欄,不像網誌。….

    it seemed that the number one in a relative local area is always a great things. dunno why. weird humanbeing.

  3. 最近的掙扎
    最近考慮是否要休學一年,朝一位專職部落客走去。ipa 說:在文字不值錢的台灣,作一個「自己的媒體」的困難度到底有多高?更不要說養成全職的blogger的社會資源了。在什麼樣的技術支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