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的真實

兩年前拔掉智齒之後,右下角的臼齒就陷入了某種孤單的處境。原本蛀蝕只有一小角落,但是在對外的屏障消失之後,不斷地敗退;經過了根管治療與修補,最後在幾天前崩裂。上次嚴重蛀蝕造成舌頭被刮傷,應該算是齒亡舌傷吧;所以這次的不敢再拖了,昨天在一堆會議之後,終於衝去找可愛的牙醫大叔拔掉。

回家開始痛的時候,我發現有一個好朋友可以幫忙止痛:Matrix。我正好在看 Matrix 的哲學篇:做夢懷疑論。Christopher Grau 在引述笛卡兒老先生的「你在做夢」可能性理論:

As I think about this more carefully, I see plainly that there are never any sure signs by means of which being awake can be distinguished from being asleep. The result is that I begin to feel dazed, and this very feeling only reinforces the notion that I may be asleep." (Meditations, 13)

這剛好可以幫忙止痛。我就在想:到底拔牙的真實是什麼呢?我想像受傷的牙床跟撕裂的傷口、神經與肌肉在喘息的過程,我的心情也比較從執著於痛這件事情當中擺蕩開來。可以 enjoy 吸管、豆花跟粥這些好朋友了。最棒的是:我下載了 ANIMATRIX:The Second Renaissance 了。hahah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