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與舊的戰爭

cover_naow.jpg「我們可以在許多新型態戰爭中看到全球化的衝擊痕跡。這些戰爭的全球化影子可能包括,各國的記者、傭兵部隊和軍事顧問、漂泊流離的志願者,以及各式各樣的國際機構,例如非政府組織(NGOs)、拯救兒童組織、無國界醫師組織、人權觀察組織、國際紅十字會,乃至各個國際機構,例如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UNHCR)、歐洲聯盟(EU)、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歐洲安全合作組織(OSCE)、非洲團結組織(OAU),以及有權出動和平部隊的聯合國(UN)。

的確,這些戰爭是那些可操英語、擁有傳真機、電子郵件和衛星電話,使用美元、荷蘭幣或信用卡,可以自由旅行的富有階級,以及另外一些被排斥於全球化進程之外,依賴身邊可供出賣或交換的少數長物,或所收到的人道救濟物資維生,因為道路交通不便、無力辦理簽證、供不起旅行的花費而導致行動受限,以及經常受到包圍、非自願性的飢餓或地雷等傷害的貧窮階級之間的全球化與地域化分野的縮影。」

《新戰爭 — 全球性的組織化暴力》(New & Old Wars),Mary Kaldor 著,陳世欽譯。聯經出版社。

新與舊的戰爭 有 “ 1 則留言 ”

  1. 「一場史無前例的戰爭」
    瑪莉卡德在 OpenDemocracy 的文章中,闡述了現在在國際組織機構中立場的分裂,以及對於秉持著自由主義人道干預立場的人們,現在是一個與全球民意站在一起、並且對於未來的重要事件有著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