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投射鍵盤

這是一個虛擬的投射鍵盤;它是用來解決 PDA 等手握式輸入裝置的輸入問題。原本 PDA 的輸入裝置有手寫輸入區、改良式筆劃輸入法;折疊鍵盤、塑膠膜捲式收納鍵盤等。如今虛擬投射鍵盤可以將鍵盤投射到任何凹凸不平的平面,根據光線的回饋訊息捕捉輸入的動作。我還有看過另外的手指動作電位偵測的虛擬鍵盤;根據綁在手指上的感應器來定義輸入。

一直都聽到有人想要申請經費作傳統鍵盤的延伸使用。理由是:針對殘障朋友與無法使用鍵盤、無法順利快速使用鍵盤、需要客製鍵盤的各種不同障別的人們,「他們將需要這一種的鍵盤。」持這種說法的人們大多秉持著助人為善的信念,並且堅持著自己所瞥見的殘障朋友的需求就是如此。螢幕虛擬小鍵盤、延伸個人定義觸控液晶面版鍵盤、PDA 輔助軟體鍵盤。圍繞著實體製作這樣各式各樣的軟硬體鍵盤,還有公學會與營利、非營利機構想要推廣 M$ Windows 視窗軟體的鍵盤操作指引。

在閱讀著各種各樣的鍵盤構想的同時,我卻覺得困惑。我在一兩年前就讀過像圖片與新聞中介紹的「虛擬鍵盤」:利用紅外線與其他新技術,打破輸入的一些預設習慣,創造出種種可能性。那是我在狂熱 PDA 的時候,看到的新資訊。但是在擔任某單位評審的過程中,提出這樣的意見總是被所有人勸阻;我覺得可以去了解一些關於輸入介面的最新研究,例如這個虛擬鍵盤的例子。但是申請的單位則很婉轉地說,這個恐怕還沒有那麼快會實現。

(我們的障友們現在就需要一些資訊輔具。這些國外的技術太難了、太遙遠了,我們國內的障友們現在還用不到。更何況我們需要發展自己的輔具技術,國外的太貴了,我們買不起。)

我還是充滿困惑。如果我現在面臨到手指關節退化的問題,我如果要選擇適合的「輔具」讓我能夠生活下去,我一定會存錢嘗試最貴的,真正能夠讓我覺得快樂的工具。這也是國外一家盲人鍵盤定價要幾千美金的原因。讓工作者能夠繼續在職場上工作,不因為他們遭受到的災難打擊而退縮;這些輔具等於是人的生命、尊嚴的延伸一般。

我的困惑是,在這些申請者在試圖尋求公部門的贊助,進行一些輔具服務的計畫時,為什麼不真正面對障友的需求做出更好的服務?我看到的反而是畫地自限,在技術與知識的限制下,不尋求更根本的突破與進展,卻僅僅是根據這些限制定義、切割著已經被災難打擊的障友們的生活。

我想到一些很有名的好萊塢片,例如像「羅倫佐的油」、「美麗境界」,描寫著陷入罕見疾病的人們與他們的家屬如何在各種專業意見中間痛苦的抉擇過程。相對於這些重大疾病的脈絡,殘障在國家與機構的觀點來說,似乎是一種靜止的分類系統。陷落這些分類中的人們,就被靜態地界定他們的生存方式;輔具的存在似乎僅僅是這些定義的再次註解。倘若人們還能夠在這些陷落中保持希望,人們就會需要外部的幫助、挑戰過時的技術與醫療、復健方式。這是資訊,尤其是持續流動的資訊之流,能夠幫上忙的方式。

虛擬投射鍵盤 有 “ 9 則留言 ”

  1. 很久以前曾經在某板子上寫過人們習於簡化事件的心態:

    多數人會因為「若 A 則 B 」、「若 B 則 C 」且「若 C 則 D 」,於是就略過中間所有的東西,然後祇選擇性地把「若 A 則 D 」這樣的結論記下來。可是如果某一天起,「若 B 卻不一定會是 C 」怎麼辦?

    取得資訊也是一種能力,無法取得足夠的資訊也是一種殘障。祇是相對來說,是更難產生自覺的一種殘障。

    好的,我要說的是,如果政府還在以為「聽障的族群無法聽清楚別人在說甚麼,所以我們『祇』應該補助傳真機跟顯示型呼叫器」,那麼便不難理解這些龐大機器裡,是如何看待這些努力想要過更好生活的人們了。

    繼續岔題:真的該砸大錢下去做的一直都該是「教育」,教育人們去接觸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想法、不同的習慣。可是開始走「企業化經營」的教育單位,真的還有辦法擔負本來該背負的重責大任嗎?

    (拉拉雜雜的完全變成 murmur….)(苦笑)

  2. 現在台灣的政府越來越朝向資本主義的【無為】而治,目前能做的事情是搞出一個進出口生意的公司來實作才是。反正不要 count on the government.

    現在我是越來越安那其了 :p

  3. 這令我回想起我還在念書時的一段往事
    那時我還是個碩一新生,跟著老闆拿著厚厚一疊"殘障輔具發展計畫",到各大政府機關和廠商尋求經費支援
    然而,沒有人願意資助我們
    沒有人願意為了小小的殘障市場投下這麼多的經費

    簡而言之,如果一項發明不能用在普通市場,而只能用在殘障市場,就很難找到經費支援
    以上述的虛擬鍵盤為例,它是為了要成為殘障輔具而發展的嗎?並不是!
    虛擬鍵盤本身就有它的市場價值在,作為殘障輔具不過只是它的附加價值而已
    廠商之所以願意投資發展虛擬鍵盤,是看在它的市場價值,而不是因為它可以成為殘障輔具
    至於公家單位,它們寧可把錢拿去發津貼(換選票?),也不願意拿來補助這種不知道會不會成功的研究

    我以前的老闆現在在陽明成立了一個殘障輔具研究所
    而我也早就離開了那個領域,轉作生物資訊去了
    但那是我第一次深深的體會到社會的現實面
    這個社會真正的driving force是市場,是利潤,而不是熱血
    熱血只存在個人心中,真的要推動什麼事情,一定要和利潤有著某種程度的妥協才幹得成

  4. dear 馬克貓:

    如果是半年前,我大概也很難想像在公部門與業界有任何利潤之外的可能性吧。一直到半年前有機會參與勞工局的業務討論,才發現政府有一筆基金:身心障礙勞工就業基金。這筆基金基本上有提供民間單位,提出對於身心障礙勞工就業上有幫助的企劃案,就類似各位熱血朋友會作的事情。

    這樣的基金與機構,我想是介於熱血與利潤之間的一種妥協吧。利益累積與正當性的平衡….

  5. 能障‧人
    相對於一般常說的身心障礙,上次跟 Jedi 在討論 disabled 議題時,突然想到『能障』一詞。這不是什麼機能障礙的簡寫,而是說我們是否容易為己之所能而障,卻常常忽視了一些不同領域中,

  6. 能障‧人
    相對於一般常說的身心障礙,上次跟 Jedi 在討論 disabled 議題時,突然想到『能障』一詞。這不是什麼機能障礙的簡寫,而是說我們是否容易為己之所能而障,卻常常忽視了一些不同領域中,

  7. 能障‧人‧車
    相對於一般常說的身心障礙,上次跟 Jedi 在討論 disabled 議題時,突然想到『能障』一詞。這不是什麼機能障礙的簡寫,而是說我們是否容易『為己之所能而障』,卻常常忽視了一些不同領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