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者的選擇

deadhead 說,真相總是複數的。我想到的是那是敘述者的選擇。有意或者無意,認真或者鬆散,堅持或者寬容的一種選擇。

(書呆子認真開始講話)

在聆聽電視記者敘述場景的時候,我總會希望從他們的單一視角中跳脫出來。我不想被從腦海中傾倒那種寫得很爛的敘述/作文。文體決定了講故事的人要把故事說成什麼樣子。結構決定了內容泰半的可能性。

blog 也是一種敘述,一種講故事的場合。如果 blogger 講故事卻訴說著單一觀點,那麼這個新媒體跟舊媒體的形式雖然不同,但是傳遞的內容卻是接近的(換句話說,很可能跟晚間電視節目提供了同樣的服務 :P)

但是在 blogging 的時候,通常都很少有這些體會。blog 往往是片段的體驗,是一種集體寫作的接力,尤其是在引述的重大新聞時甚至會有波浪舞的感受。在波浪舞中間的個人從來並不真的擁有自己的觀點;那些 meta 後設的敘事框架更是遙遠地懸在星空中。

引述者/轉述者/翻譯者的框架時空與其他人共享。其他人可能是火星爺爺,可能是邪惡黑暗帝國,可能是精靈族長老,托爾金本尊,或者義勇地下反抗軍。繼承原來「他們的」文體,轉述屬於「他們的」故事。

但是寫作者在 blogging 中就面臨到很多重的選擇。我們如何萃取事實?我們如何呈現多重的真相?如何在我們第一人稱的侷限中,尋找第三人稱的正義?雖然大家都在習而不察(habitus)之中繼續寫作,但是科技帶來了視野的變換遞嬗,給了新時代的寫作者種種突破圉限的可能性。

這就是屬於寫作者/創作者的新媒體差異之所在。創造你自己的媒體,首先先把你看世界的方式改版吧!真相永遠是複數的,就看你願意花時間,寫出多少吧…..

廣告

寫作者的選擇 有 “ 2 則留言 ”

  1. 無力
    過年,心情從谷底看見一點陽光,但是有時候對於大人世界的裝的好像不想說謊式的虛偽,實在感到無力。為什麼連一件很簡單的事情,都把真相搞成複數的。也許在某種程度上就像ilya說的

  2. 我也有網誌經
    對麻瓜來說,玩網誌其實門檻還不低,但也有如好友Carol這般勤奮上進的自學者,徒手就把自己的網誌一點一滴建立起來,令人好生羨慕和佩服,她並也因此深深掉入網誌無邊廣大的魅力深淵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