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量,自難忘

最近感觸太多,寫字爬格都得喘氣才接的下去。看到蘇案那積壘鬱積的氣悶在胸,工作鬱悶疲累在心,感冒入喉,沒想到還遭逢竊賊入屋的苦難。作筆錄完了之後,面對的是不一樣的家園。以前上過老畢的《環境心理學》課,就在講被偷過( more than that….被進屋劫財施暴)的受害者的心理。你不知道歹徒碰過哪些東西。你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再來。現象學的研究看見的是受害者世界的立體呈現。如今我自己親身體驗,知道了那種安全感被剝奪的感受。

我現在雙重的活著。雙重:既知道知識上是什麼意思,也知道感受中有著什麼暗潮洶湧(那是知識沒有辦法壓制下去的部分)。更慘的是,這些生活中的事件都彼此相連著牽動著。從十多年前以來,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這麼強烈的不確定感。(讓我想到七傷拳的歌訣,「藏離精失意恍惚」….)

你不知道下一秒鐘會發生什麼…

這就是那個不確定感。不思量,卻很難忘。很難想像我四五點還在上 irc,還坐在家中客廳看到 autrijus 說,看完 blog sf 小說跟介紹 opencola,下一分鐘竟是看到我的皮夾和室友的書包躺在樓梯中間?

或許,在搖晃中能夠期待的是夢境能夠結束。也許荒謬的事情湧現,跟現實的角力鬥爭,權力們說嘴喧囂都是不斷地在上演(劉靜怡越洋電話報導說,東京 WSIS 裡面中國代表要求聯合國拒絕承認台灣 NGOs 存在?說他們是邪惡政治組織…blah blah),也許我們日常的生活本來就是惡夢。(這是事實)

但是裡面總會湧現某些幸福的時刻。那是有一天我們的恐懼、害怕這些情緒,會像大屠殺倖存者、以色列上校夢中從不停止的輸送帶一樣,有一天會停了下來。

廣告

不思量,自難忘 有 “ 9 則留言 ”

  1. 每次看到你又累的近乎破病時,就不免懷疑,網路真的帶給人們幸福嗎?

    另外,在防駭高手的家被小偷入侵,又是一則怎樣對比強烈的新聞:)

  2. 以前住公寓,只出去不到三十分鐘,也一樣被入侵。從天庭的窗戶翻近來,鐵窗根本沒有用。另外一次是車子被撬開,差不到十分鐘。破財事小,是心理安全感的侵犯,讓人感到極度不安!

  3. 昨天一整天似乎在抗拒著其實心裡相當害怕的事實。到了晚間,再度回到被侵入的家,終於有勇氣說出來:我好害怕。接著動手把門窗全給上了鎖。原本如空氣一般的安全感,被翻牆而入的小偷突然抽乾了一樣。

    為什麼不生氣,而是害怕呢?我真生氣我沒有生氣。
    從前以為害怕是懦弱的表現,現在知道首先要承認害怕,然後,才能夠好好的生氣。

  4. 你能想像身在異國時家裡在一小時內所有家電用品和可以變賣的東西(除了家具)被搬得一乾二淨,所有抽屜和櫃子被翻得亂七八糟,連護照都被拿走那種恐怖又無助的感覺嗎?
    因為這樣,我媽自此後平常拒絕出家門一步(尤其是如果沒有人看家),把自己關在屋子和花園的範圍內關了五六年之久. 剩她一個人在家時, 她從不接電話, 從不開門. 懷疑左鄰右舍, 懷疑復活節和聖誕節期間上門來宣道的傳教士, 懷疑附近走動的東方人(她一度認定小偷一定是中國人)…她緊張得五六年都睡不好, 晚上一點聲響就嚇得從床上跳起來大喊:"安怎啦?安怎啦?"
    雖然現在我們已經遠離那個恐怖事件, 可是偶爾想起那些許多被拿走的,毫無經濟價值卻滿是sentimental value的東西,以及那些我媽因為囚禁自己而囚禁/折磨孩子們的痛苦歲月. 就恨不得那些竊賊被天打雷劈,五馬分屍,萬蜂螫身而死.
    被偷後的五六年後我終於了解,被偷走的不是我們的財產,是我們五六年來的安全感,自由,快樂和生活.

  5. c: 看來你留了一個無效的 email 喲。老畢在城鄉所教環境心理學,我們曾經有一整群的同學湧入選課。我還多選/旁聽了幾堂課像是建築設計與溝通技法、研究設計等等。心理系本來就是一個容器,可能性恐怕是在你們的身上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