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時刻表的流動格

「只有被寫過的東西,才能夠在未來以不一樣的姿態再度登場。」

村上龍在吉本芭娜娜的小說《N.P.》末尾的作品解說中,寫了這樣的一句話。這其實是對一本小說作評論時,一種視角的改變;我還想不到恰當的詞彙來稱呼它,姑且稱之為「閱讀的運動」吧。

閱讀是一種靜態的活動。你坐著、你翻動著書頁、你闔上書本,坐起身子;你進入也離開了閱讀。但是也許對主題的熱切興趣,你開始翻閱書籍、尋找著作者其他的作品,檢視著其他人對這本書的評論/耳語巷議…閱讀,瞬間動了起來。

另外,還有別的運動方式:視角改變。像是很酷的攝影師運鏡,你跟你的 object 彷彿沒有任何移動,但是景深在改變。瞬間你疏離了,飄離開故事脈絡裡的得失,你獲得了解脫與釋放。在寺川修司電影中的劇場疏離手法、彼得格林納威的《魔法聖嬰》裡面謝幕時層疊電影裡的觀眾反身鞠躬,以及 Russian Ark 最後的運鏡,作者創造了讀者/觀眾的獨特體驗。你還是坐在原地看著電影,但是一切感受卻有了改變。

blog.elixus.org 火車時刻表般的寫作流動,打破了原本自己與幾個朋友之間的寫與看的關係。讓我想到這句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