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王朝》之《天下軟體》?

記者彭慧明在聯合新聞網的一篇報導《軟體商四月賣四千萬 抵一年業績》,實際採訪了銷售軟體的商家,得到一些基本而關鍵的「資訊」。這不禁讓我想到,從歌星反盜版到5月1日風聲鶴唳大規模掃蕩的今天,真正挖掘到問題關鍵的有幾個?捕捉到「反盜版產業」,甚至是「盜版產業」的核心的又有幾個?沒有一些具體的採訪與調查,只憑檯面上的大小動作與叫囂喊話、立法院找一些「雙方」代表來「交流」的被動「宣傳」立委公聽會,恐怕在報紙、電視機前面的讀者觀眾永遠都沒有知道事情真相的那一天。

彭小姐的這篇報導訪問了一種人們〈角色〉:光華商場軟體商家〈軟體經銷商〉。她問他們一個簡單的問題:生意好不好,得到了一個清楚的結論:四月份的業績抵一年的業績。微軟給經銷商的毛利有三成,所以在天價的軟體售價之下,賣出一套就現賺兩三千元。一個計程車司機一天從早跑到晚,大約淨賺兩千五到三千元。只需要幫微軟賣軟體,光是賣出一套就可以賺這麼多錢。

更有甚者,什麼是一套軟體?僅僅是一張憑證。一個號碼。光碟片與手冊都不用,尤其是企業版的使用者,沒有任何成本可言。想想誰能夠做這種無本的生意?只有政府。我記得 CoCo 二馬的《戰國時代》連載曾經畫過一幅四格政治漫畫,皇帝在抱怨國庫不豐,佞臣幫他想出一招無中生有的妙計:車牌。剪一塊木板,上面刻花寫了幾個數字,掛在馬車牛車的前後。然後下令:沒有掛牌的罰錢,掛牌了之後要繳稅。車牌號碼也就是軟體序號,攸關國計民生,也就是皇帝的荷包。皇帝是誰?皇帝的代言人、代理人是誰?故事恐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聯合報另外一則傳學鬥新聞,是關於傳播學生鬥陣昨天發的電子報〈第九十五期〉,裡面《編輯室報告:要談「道德」,先給我「自由」》裡砲轟政府掃蕩非法軟體的行為的政治考量:

「…選擇五月一日作為掃蕩非法軟體的衝鋒發起線,理由當然是政府為趕在美國際貿易委員會人員抵台之前,針對美國對台灣貿易障礙的不滿,提出令其滿意之完整回應的時間壓力考量。」

傳學鬥的電子報中並且提到一則數據:因為不能「執法犯法」,「….僅是法務部一個部會,若嚴格要求全部使用合法授權的電腦軟體,便需約十億元的預算時….」。我們不知道這個數據的出處為何,如何可以得到這個重要的資訊?聯合新聞網則並沒有這麼「詳盡」的數據資料,僅報導「法務部和台灣微軟都不願透露購買軟體授權的價格多少,陳定南強調,法務部今年預算有限,幾乎是以付頭款方式取得授權,未來再逐年編列軟體授權預算。」〈《法務部簽約》,聯合新聞網〉從這兩者之間的差距,作為讀者的我簡直滿頭霧水:法務部有權利不說他們花了多少錢,購買微軟的軟體授權?是否這些數據資料也屬於國家機密,像是劉冠軍案、秘密外交一樣,連法務部與微軟的「交易行為」都可以私下談,不公開給大眾知道?倘若是約十億元的預算,那麼光是一個部會就需要十億元,那整個中央政府加上地方政府,光微軟公司從台灣島就可以獲取,賺取,奪取上兆的經費,有沒有搞錯啊?

這樣看來,微軟的確會鬆口說,這些售價的確太貴了。不過他們還是非常的利害,左邊說不,不會太貴;這是數千萬工程師的心血結晶!右邊說,如果太貴的話,會促銷將售價打六折。更別提還有各式各樣的授權方式,如 select 合約、校園合約、企業授權方案等等。這樣矛盾的話語重點是:現金落袋,兩手〈多手〉策略。各種羊有各種羊的宰法,反正獨家壟斷,別無分號;只要有討債公司強力催討,所有size的羊一個都跑不掉。

我想,這些問題研究到了最後,還是政府自己害了自己。把一國的經濟發展的思考委身給商業組織來決定,把 gov 變成沒有競爭力的空殼子,掛著羊頭賣狗肉,讓 com 荷包賺進滿滿之外還變成一個超大的互利結構,直通壟斷的外國皇帝而毫無制衡之力,這些任何一個小型採購案的承辦人〈例如菜市場買菜的老奶奶〉都知道要殺價的市井常識,竟然在一個國家的廟堂之上變成啞口無言、悶聲大發財悲傷宮廷戲。偏遠地區上網、擴大內需方案,當年業務推廣足以誇耀的業績,如今如果我們還不能看見沒有用心建立自己的競爭力、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多樣性與根本出路……的憂傷下場,是舖了一條「新世界秩序」外資知識霸權的康莊大道,那麼這齣《天下軟體》的結局恐怕會有點,苦澀難熬….